热搜词

被蠢人、穷人与聪明人放弃的“概率权”

来源:互联网 2017-10-11 14:02

我开始思考,什么是应该放弃的次要的东西,放弃了它我才能集中精力追求最重要的。然而,归根结底,只有一件事对我来说是最主要的:那就是和你在一起。

--安德烈·高兹

人无时不刻不在选择。然而,当你贱卖掉自己的选择权的时候,你将处于严重的被剥削之中。

1一道趣题的5个思考

 640.webp (1).jpg

如上,这是一道”简单”的选择题。你按红色按钮?还是绿色?

这道题比想象中有趣,我试着回答一下:

1. 根据期望值理论,绿色按钮的价值足足有5000万;

2. 然而,很多人仍然愿意会选择拿到确认的100万,因为他们无法忍受50%几率的什么都拿不到;

3. 换而言之,假如一个人无法承受“什么都得不到”,那么他就只能以100万的价格贱卖掉自己的选择权。

4. 开放地想,假如你真的拥有这个选择的权利,你可将右侧价值五千万的选择权卖给一个有承受力的人,并且标价2500万甚至更多。这样只要你能卖出去,你将稳赚2500万。

5. 然而,你也许很难找到能一下子拿出2500万的人。所以为了更容易卖出去,你可以不卖那么贵,先卖100万,但是约定购买者如果真中了一个亿,得分你5000万。这样你可以稳赚100万并且有一定概率赚5000万,而出价的人只需要支付100万;

在后面的问题中,我们将帮助大家分析:

1. 为什么人们会贱卖掉自己的选择权

2. 如何做到将自己的选择权卖出一个合理的价格

 

2两个风险决策概念

100万到5000万,让我们跳出脑筋急转弯游戏,研究一下背后严肃的经济学原理。

经济学里有两个风险决策概念:期望值和期望效用。

期望金额:在概率论和统计学中,期望值可以简单理解为结果的平均值。例如,掷一枚六面骰子,其点数的期望值是3.5,计算如下:

640_看图王.web.jpg

期望效用:可以简单理解为期望的“幸福值”,比如一个穷人和一个富人同时获得100万,他们俩的期望金额都是100万,但是穷人获得100万会感到更加幸福,所以穷人获得100万的期望效用要远远大于富人获得100万的期望效用。

 640.webp (2).jpg

 卡尼曼和特沃斯基

基于以上理论基础,我想抛出几个有趣的结论:

1、“每一步都按照整体期望金额最优化做决策”,是传统意义上成功人士的第一秘密;

2、为了将期望效用最大化,穷人会将自己的“选择权”廉价卖给了富人,然而选择权却是隐蔽并且大笔的剩余价值剥削;

接下来我们对以上两点做更详细的解释。

 

3期望金额的思考

如果计算期望金额,50%几率得到一个亿,和100%几率得到5000万,是一回事情。可是,这个期望金额理论无法回答,为什么红色按钮价值低到100万,仍然有很多人选择?

 

4期望效用理论(野心或者恐惧)

丹尼尔·伯努利在1738年的论文里,以期望效用的概念,来挑战以期望金额为决策标准,论文主要包括两条原理:

a. 边际效用递减原理:一个人的财富越多,获得100万所增加的幸福感就越低。

b. 最大效用原理:在风险和不确定条件下,个人的决策行为准则是为了获得最大期望效用而非最大期望金额。

回到文头的案例。穷人选择红色按钮,立即变现100万而放弃价值5000万的选择权,是因为对于穷人来说:

1. 获得100万就可以让他的财富得到数量级的变化,能解决几乎所有当下遇到的和钱相关的问题,已足够心满意足。而再多两个数量级,1个亿能干嘛呢?可能也想象不到;

2. 是想规避绿色按钮50%的归零风险。对归零的恐惧感,远大于多拿到4900万的期望。

 

5穷人放弃的选择权

穷人急于变现,无法做到满足延迟。

哈佛教授塞德希尔在《稀缺》一书中阐述到:

我们陷入了稀缺的困境。每个人一旦面临稀缺状态,不管是时间还是金钱稀缺,我们都会走入“短视”状态,进而引发我们的稀缺心态,稀缺心态容易引发鼠目寸光和向未来借债。最终我们陷入越来越穷,越来越忙的困境。

曾经和一位老兄聊天,他说,我们最缺的,其实就是有个老爸告诉自己你很牛逼。为何书香门第或者财富世家会一出一大串牛人?除了基因,资源,可能还有以下原因:

1. 有足够高的参照点,不会被小利益勾走,更能承受风险(其实是低概率的),从而捕获高回报;

2. 身边一群人的示范效应;

3. 被点燃的内心激励。

他们比穷人更不容易“廉价”甩卖自己的选择权。

 

所以:

1. 贫富差距的关键决策点上,“穷人”放弃了自己的选择权益;

2. 所谓赢家的秘密就是,坚持按照优势概率行事,哪怕屡屡受挫也不更改下注的原则;

钱多的话就价值投资,钱少的话就赌一把。--这可能是投资领域最被广泛实施的愚蠢。其实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期望金额本身。

小概率的事情很难实现,看起来反而容易,例如买彩票;大概率的事情则显得路途遥远,其实到达目的地的可能性要大得多,例如放弃稳定,但是并没有前途薪资也不高的工作,走出舒适圈,看准一个新趋势,博一些大概率的机会。

放弃自己的选择权,选择舒适的小概率,其实是在用自己本来就微薄的资源,去补贴“成功者”。

 

6智者定义的赌场

扎克伯格不过是中产家庭出身。他仍能在公司成立两年的最困难阶段,拒绝了雅虎的10亿美元收购。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几年以后,扎克伯格对记者说,拒绝收购的一年内,几乎所有的高管全部走光了。

你是马上就拿到10个亿,还是以百分之十的可能性在数年之后拿到1000个亿?--这个摆在扎克伯格面前的选择,多么像本文开篇那个按钮选择。比较而言,扎克伯格的绿色按钮(失去惩罚)要残忍得多。

秘密在于,摆在扎克伯格面前的,并非10亿和1000亿的选择,而是坚持或放弃梦想的选择。

数年后,snapchat以类似的方式拒绝了扎克伯格的30亿美元收购要约。

无论结局如何,这便是硅谷的精神之一。仅靠发财梦,很难驱动太大的事业。

财富观、雄心壮志、年轻气盛,超越经济动物的贪婪,让他们按下了成功概率远低于50%的绿色按钮。

 

7如何不贱卖选择权?

许多人生选择题,除了红色和绿色两个按钮,还可能有一些“其它”的选项。

我可以按红色,也可以按绿色,意味着我拥有选择权。我可否有另外的变现渠道呢?

第三条路,出卖选择权,将其卖给VC和PE。对应第一节的第4、5条,创业者将选择权卖给VC和PE,是利用资本的风险喜好与承受力,分享了100万与5000万之间的价值地带。

有趣的是,财富世界为一穷二白的年轻人留下了一个暗门。他们并不因自己渴望100万而错失5000万。他们只需要更广阔的视野。

这是当下社会财富的创造与分配核心驱动力之一。亦为资本的美妙之处。

对于“选择权”的决策思想与行动模式,决定了最终的财富食物链。

 

论坛热帖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