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王思聪花1个亿做综艺选女神,钱原来赚回来了?

来源:互联网 2017-10-27 10:05

刺猬公社 | 段宜飞

“这一辆车,还没有我一个钱包贵。” 中国敢如此大胆开玩笑的有钱人,甚至是对赞助商“爸爸”开玩笑的,除了王思聪也就没谁了。

王思聪说的车是东风旗下的一款车型,它是王思聪监制的直播综艺节目《Hello女神》的分冠名。作为讨论直播综艺绕不过去的节目,《Hello女神》号称“投入超过1亿元人民币”,成为当年制作成本最高的一档直播综艺节目。

但是,直播综艺这阵风来得快去得也快,在2017年初,随着直播行业的“冷却”,多数中小型直播综艺基本都没了下文。2016年宣布投入20亿进行直播综艺的来疯直播,“去年直播综艺概念最鼎盛的时候,来疯上有上百档节目,而如今,打开来疯APP的页面,用户只能看到各种秀场直播”。

 

据报道,主张打造直播综艺的来凤直播总裁张宏涛,今年6月已离职,他手下几个负责综艺直播的总监也相继离职。

但在今年9月,映客副总裁丁来滨抛出10个亿,成立关于PGC的“直播综艺专项基金”。直播综艺似乎又被直播平台提上了日程,到底“下半场”该何去何从?

 

 

从左至右,直播榜姜一,熊猫TV陈曦,万合互娱周琴,暴龙电竞余堃

昨天直播榜E.T沙龙上,熊猫TV的PGC事业部总经理陈曦,除了分享了开头王思聪的小花絮,还首次公布了《Hello女神》的营收状况。

“节目说是投入了一个亿,实际上没有到,大概是大几千万。主要花在了制作成本、和一些黑科技的研发上。”但是陈曦透露,“整体的收入是过亿的,节目还是盈利的。”

 

《Hello女神》的主要盈利手段分为两种:首先是冠名商,因为王思聪每期节目都会露面,加上林更新、韩寒等一众明星的捧场,总冠名网鱼网咖和分冠名东风汽车、听风手环支付的赞助费用就有“大几千万”。

 

其次,“ 人们大大低估了直播用户的付费能力 。”陈曦拿视频平台做了对比。视频平台的会员制收费相对单一,人们单纯的就是为了收看内容进行付费,“ 但直播平台的付费点几乎无处不在,只看你买不买单 。 我们的综艺时长是六个月,里面有很多可以让你花一点点费用,就能进行深度参与的收费点。”

 

在《Hello女神》中,观众可以刷礼物来决定,主播吃什么东西、穿什么衣服。制作团队甚至还专门设计了会翻转的床、奶油喷射器、乒乓球发射器等一系列“黑科技”,观众刷礼物可以启动这些“黑科技”进行恶搞,其实时通信的程度可以用秒级来计算。

陈曦没有透露具体金额,只说打赏“是一笔很大的收入”,但作为主要两个收入来源之一,打赏能有数千万的收入已经非常惊人了。

 

获得这样的收入,单靠王思聪一个人,其实流量是远不能得到保证的。作为一档直播为主的综艺节目,它的宣发相对于录播节目,难度要大得多。因为在录播节目中,制作方可以提前剪辑出一些花絮,在各种媒体平台上进行提前炒作预热。但直播综艺的随机性实在太大,节目中会发生怎样的碰撞、产生怎样的梗是无法提前全部设定的。

而且,从电视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许多人已经从守着电视机看节目,转变为抱着iPad在视频平台上点播节目。如何将人们的收视习惯再次扭转,保证直播平台的综艺播出时人们能够准时收看,流量不出问题,陈曦分享了四点经验:

 

1.主播的提前预热

在直播平台竞争逐渐激烈的情况下,大平台的大主播直播基本是每天都会开播。每次开播,其实就是一次节目预告。弹幕中的交流中,也经常会提问+回答节目时间。主播的粉丝要比综艺明星的粉丝更加垂直,他们在接收到节目信息后,更有可能在节目开播时准时进行观看。

2.平台的预热营销活动

 

除了传统的启动页广告、Banner位广告等预告手段,直播平台可以设置抽奖系统,奖品和节目的内容高度相关。既可以是虚拟礼物,比如说类似于“球星卡”的“虚拟主播卡”,也可以是真实的主播签名照、与主播共进晚餐的机会等等。不同于电视每天只能在固定的时间播放固定的预告,只要你打开直播APP,直播平台的预告活动就能自动进行推荐。

 

3.内容选择上更精准,贴合观众的口味

 

爱奇艺、优酷等大型综合类的视频平台,他们的观众已经是非常泛化的了。相比起来,直播的观众非常垂直。以熊猫TV为例,他们主要的观看人群就是年轻的男性受众。所以“女神”主题是不错的选择。而9月底开播的一档主播搏击秀《King of Panda》,就是借着上半年徐晓东等事件把搏击带入到大众视野的契机,立刻反应进行的制作。

 

4.视频的二次传播、三次传播

 

每档直播节目做下来,除了直播平台自己有专门的频道,每天24小时不停轮播,节目内容进行粗剪放在合作的视频平台上,也可以进行二次的传播。节目后,每一个主播的直播间都会自动的激发观众的讨论,时不时地会有主播之间的“隔空喊话”,这都是对下一轮节目很好的预热。

 

“熊猫TV的原则是,如果没有把握做好的事情,我们一定不会做。我可以说,熊猫目前做的东西,暂时都是盈利的。”陈曦说。

 

陈曦说,今年10月初刚刚开始录制的《Pandakill熊猫杀》,其冠名商已经排到了第十季。

但并不是每一档节目,都能有熊猫这样的资源整合能力。

2016年宣布投入20亿专门进行直播综艺生产的来疯直播,此前在与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交流时就提到:“平台做直播,某种程度上是在消耗平台的资源,消耗那些大主播的资源,对外部来看,其实效果还是一般般的。”

直播综艺目前两条主要路径,一是走过去的大成本、大制作方向。《Hello女神》《明日之子》这样的节目,已经证明了直播综艺是可以盈利的。二是把观众做得足够垂直,但目前还没有特别成功的案例。媒体报道中,大部分亏钱直播综艺都是来自于这些垂直领域。

当沙龙谈及这一点,几位嘉宾还是颇有信心。暴龙电竞的CEO余堃说:“直播综艺还是处于蛮荒时代,我们仍需要百花齐放。”

 

或许,再给直播综艺多一点耐心,它就能成为一个不大不小的风口。

 

 

论坛热帖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