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阅文集团昨日港交所挂牌上市,借助资本东风的网络文学还能走多远?

来源:互联网 2017-11-08 16:02

阅文集团上市了,网络文学的春天走的更远了。

11月8日,阅文集团在港交所正式上市,按此前其在招股书中的发行价每股55港元,公司拟在全球发售1.51亿股,其中香港发售占比10%,国际发售占比90%,另有15%超额配股权,上市之后的阅文集团市值将达498.52亿港元。随着此次的港股上市,阅文集团更加夯实了其业内老大哥的地位。

至此,国内排名前五的五家网络文学公司阅文集团、掌阅科技、阿里文学、中文在线和百度文学中,中文在线、掌阅科技、阅文集团三家网络文学公司单独完成上市,上市之后三家公司的市值分别约为100亿元、143亿元、430亿元。在资本的助力之下,网络文学的春天看上去十分明媚。

微信图片_20171108160145_看图王.jpg

风口下的网络文学

如今的网络文学,再也不会像1998年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带给我们的那样惊喜,毕竟在现有网络平台上,可供选择的网络文学作品太多:《斗破苍穹》、《鬼吹灯》、《琅琊榜》……任意一部,在故事情节跟文笔文风上都能让我们欲罢不能。在移动互联网越发普及、人们阅读习惯愈加碎片化的今天,网文无疑成了当下年轻人热衷的休闲娱乐方式。

据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已达3.53亿,占网民总数的46.9%。截至2016年12月底,国内40家主要网络文学网站提供的作品数量已高达1400余万种,并有日均超过1.5亿文字量的更新。此外,这40家主要网络文学网站还出版了实体图书6443部,改编电影939部,改编电视剧1056部,改编游戏511部,改编动漫440部。

网文作品量产的背后是网络文学市场的增速发展。有业内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文学市场规模为人民币46亿元,占我国文学市场总规模的11.4%。预计,未来几年我国网络文学市场将以30.9%的复合年增长率持续增长,到2020年我国网络文学市场将达到134亿元,占文学市场总规模比例将增至22.7%。网文市场增速良好,也引发了资本的不断关注。自2015年中文在线A股上市以来,国内网络文学企业数量不断增长,据业内有关人士统计,2015年~2017年的3年间,国内网络文学的数量已经超过了五百家,如果再加上一些不知名的自媒体小站,网络文学数量已破千家。可以说,在受众、企业、资方三方的共同努力之下,中国网络文学发展迅猛,呈现一片“繁荣“景象。

不仅仅是资方、市场、受众的认可,一直以野蛮姿态生长的网络文学也收到了来自官方的赞同。在今年北京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 ”大会主题论坛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司长张毅君表示,“当下的网络文学不仅通过付费阅读完成常规的经营循环,还在通过对原创作品IP的深度开发和多重利用,创造出更大的精神价值和物质价值。”

井喷式发展背后的隐忧

当前,大部分网络文学平台的营收主要来自三个方向:在线阅读、版权运营、纸质图书。其中,在线阅读是大部分网络文学平台的主要营收方向,可以说,当前我国网络文学平台的营收来源非常单一,一旦业务出现变动,单一的变现渠道极易威胁到网络文学平台发展的稳定性。

地位如老大哥阅文集团也是如此,据阅文集团在此次中的招股书显示,2014~2016年,阅文集团的在线阅读收入分别为4.53亿元、9.71亿元、20亿元,在公司总营收的比重分别高达97.2%、60.5%、77.1%。营收来源单一仍是阅文集团面临的挑战。阅文集团方面也表示,倘若在线阅读收入减少,将对公司业务、财务状况、经营业绩以及前景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不仅仅是阅文,于9月份刚在上交所挂牌上市的掌阅科技也一样,据数据显示,过去三年,掌阅科技的营收九成以上都是依靠数字阅读。在电子阅读的大背景下,在线阅读让大批网络文学平台焕发生机,同时,也给这些平台的发展带来了潜在威胁。

微信图片_20171108160149_看图王.jpg

“单一的盈利模式和过度依赖在线阅读会让平台的发展陷入困境。”业内有分析人士直言,目前网络文学平台营收过于单一,如果不采取相关措施,网络文学平台将会受到市场稳定性的影响,陷入发展的被动局面。

IP运营会是个好方向吗?

针对营收来源单一的市场困境,部分有资源的网络文学平台也在积极寻找在线阅读之外的营收渠道转型。

如阅文集团依托腾讯资源做的IP版权运营尝试: 2016年与腾讯视频、东申影业、哔哩哔哩联合出品动画《全职高手》;2016年联合腾讯影业、企鹅影业等推出由鹿晗主演的《择天记》电视剧;今年6月19日,与腾讯影业、腾讯游戏及万达影视共同成立合资公司,专注于网文IP的运营和管理。除此之外,阅文集团还从资本运作层面上加强平台业务的多元化布局:今年7月份投资专注于漫画、动画、VR内容开发、制作的娃娃鱼动画5000万元投资;同月,投资声优创业公司音熊联萌千万元天使轮融资。

不只腾讯,拥有BAT背景的阿里文学在2015年的12月份也推出了针对IP运营的“光合计划”,其通过“中短作品曝光计划”、“精品阳光扶持计划”、“IP联合培养计划”、“IP联合开发计划”等环节,深入培育和运营IP。有BAT资源背景的网络文学平台纷纷探索在线阅读之外的变现渠道。而如掌阅科技、中文在线等网文渠道运营平台,只好借助其它优势试水多样化的营收渠道。如掌阅科技2014年开始陆续试水的版权产品、硬件产品和游戏联运板块,中文在线在北美市场的游戏出海布局,虽然就目前效果来看,这些措施带来的反应平平,但已可见国内网文平台在摆脱单一营收、尝试多元化发展的决心。

IP运营的三个掣肘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司长张毅君曾这样概括目前国内IP运营出现的三个问题:内容角度上,存在“量大质低”之疾,重迎合市场轻价值导向;产业角度上,存在“急功近利”之忧,对优质IP存在匆忙立项、涸泽而渔和过度开发的趋势;市场角度上,存在“失序失范”之困,抄袭之风蔓延,侵权盗版仍盛的乱象。

事实上,在IP改编的热潮中,这样的行业乱象在业内并不少见。阅文集团旗下的《楚乔传》、《琅琊榜》、《甄嬛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多部作品就曾被指涉嫌抄袭。又有《甄嬛传》火了之后,游戏行业便出现《甄嬛run》《植物大战甄嬛》《愤怒的甄嬛》等与IP价值极度割裂的过度开发现象。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曾这样表述自己对国内IP运营的看法:当下国内的情况是,IP运营无论是授权方,还是被授权方,都比较急功近利。 “我们现在过多依赖IP一次授权带来的利益,缺少一个培育IP的过程。”

过度依赖IP、对IP运营的把握度不够、行业内抄袭风严重、没有统一标准的运营手法……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国网络文学IP运营的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依托于IP运营、想尝试营收渠道转型的网络文学,或许其春天从现在才刚刚开始。

 

论坛热帖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