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你们看到的是死亡,我看到的是新生

来源:互联网 2017-09-20 09:08

说起来落寞。好多媒体号都被封或者不更新了,人人自危中要么明哲保身要么建个小号给自己留条后路。比特币大限已至?虚拟币黯然落幕?创业者集体抑郁?好吧,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人言微轻的孙斯基,始终颤抖地紧紧搂住心中最后一米阳光。

微信图片_20170920090856.bmp

昨晚,《焦点访谈》谈了在海南破获的一起传销案。仔细一看,原来是“亚欧币”啊!没听说过。但是这又是一个打着虚拟数字货币旗号行骗的案例,涉案40多亿,还供出了动动键盘改走势之类的“操盘”之事。消息看了一半就看不下去了,不忍卒读。用这个词可并不是歌颂骗子团伙如泣如诉,是实在令自己悲伤。那些“得了抑郁症”的区块链创业者,都是被这种人害得殃及池鱼。

网民们本就对数字货币有误会,这种事一出更是“坐实”了他们本就模糊的概念。“你看吧!这就是传销!央视都报道了!你们搞什么比特币这种币那种币,什么区块链ICO的,都是骗子!”我已经能脑补出愤怒的键盘侠们会怎么喷了。实际上,他们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比特币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就像三鹿奶粉、伪劣国货,信任一旦崩塌,重建之难难于上青天。

曾经叱姹风云的史玉柱认为:“不该过分妖魔化比特币,大家看不懂的东西不一定都是坏东西。比特币交易环节如果存在违法,就该猛烈打击非法交易,不该取缔比特币交易。即使不准中国人拥有比特币,外国人仍会继续持有的,甚至将来有些国家政府的外汇储备可能会配置比特币。比特币基于的区块链技术,将来会深刻改变金融等领域,进入每个人的生活。”

孙斯基对此深以为然。但比特币在某些角度上确实不是完美的,生来就带有“原罪”:比特币因为它的匿名和无法监控属性,在暗网黑市、网上博彩、敲诈勒索和非法吸纳资金上大显身手。当然,一切非法交易,都青睐既可远程支付又无法追查的交易手段,这就是比特币的原罪。中国央行封杀它的理由也在于此,而非比特币本身有什么原生的非法属性。

CFT50高级学术顾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表示,最近货币当局对比特币进行了比较严厉的处置,“我相信世界上各主要的货币当局都会有这样一个态度,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发现它是没有用的,对实体的经济发展没有任何用处。现在看来,它只是创造了一种资产,可以炒作的资产。”比特币根本就不是货币,作为货币最基本的一个条件就是币值稳定,但比特币价格波动剧烈,它就不可能作为货币,它危及了金融稳定,不能服务于实体经济,不符合金融创新的本义。

孙斯基也相当赞同这其中一部分观点,如果说作为货币用,确实不能波动得太厉害。不然今天一个币能买十斤大米,而第二天却只能买一斤、第三天又能买五斤,确实不像话。现实中的法币,其通货膨胀是看得见的,毕竟我们总在吐槽工资涨得没有物价房价快,钱越来越没以前“硬”。所以孙斯基爷爷辈的“万元户”们,如果只是守着那点钱,如今已是不入流了。但是若在当时能盘下土地做出投资,也定当是另一番景象。所以才会有“资产避险保值”这么一说,案例不胜枚举,都懒得说津巴布韦。

一部分投资比特币的人,确实是抱着这种想法。虽然现在已经有很多国家地区或业务都支持比特币支付了,可就这如此不稳定的币价,如何定价便已困难,花费的时机不当更可能做了冤大头。这可能也是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将比特币定义为大宗商品、与黄金原油小麦的归类一样的原因。我国央行认定比特币是“特定虚拟商品、不具备货币法律地位”,和美国一样也未禁止交易。德国和瑞典等国家同样认为比特币应该作为一种商品来加以对待,而英国则认为比特币是一种货币,欧洲法院也裁定比特币应作为货币加以对待。

既然国际上对比特币的属性定义都没能达成统一的一致性意见,玩家们更是自己见仁见智了,任何有理有据的观点都无可厚非。我们说比特币不是神话也不是骗局,而是技术规则产生的新型信用价值载体,但何以遭致如此打压?

中国金融时报刊发黄震(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院院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署名文章称,“中国政府防控虚拟货币风险,是为了防止比特币风险传染至我国金融体系,维护我国金融安全和稳定的重要举措。当前主权国家依然是世界政治的根本。比特币等虚拟货币试图挑战主权国家的货币发行权,要求货币发行去国家化等是行不通的。我国对于货币形态的数字化有着清醒的认识,也正在积极部署相关工作,央行专门成立了课题组和数字货币研究所探索主权货币数字化。经过这一轮虚拟货币市场和监管的洗礼之后,我们期待,在央行主导下尽快推出我国自己的主权数字货币。”

孙斯基积极拥护党的政策路线,也许带有“原罪”的比特币终究在历史长河中成了古董一样、作为一种象征性收藏品而存在,能亲眼见证国家发行拥有国家主权的数字货币也是无憾此生。上海金融报也在今天发文称:“尽管监管趋严,但在‘科技和信仰’的名义下,虚拟货币的时代不会就此终结。对监管部门来说,货币的数字化也是历史的必然,未来有关虚拟货币与现实监管之间仍将不断爆发冲突。特别是在区块链去中心化的大背景下,各国都是一个小中心,无论是分区监管,抑或是商定全球协议,由此产生的利益都是巨大而难以分配的,将对各国金融监管提出更严峻的考验,也将对全球金融体系带来不可估量的变化。”

这正是孙斯基想说的话。今天上午,新京报刊发了以加拿大皇家银行风险管理资深顾问、央视《华尔街》学术顾问陈思进口述整理的《虚拟币被落幕  货币主权受威胁何谈金融安全?》一文,陈思进也表示:“近年来国人海外购房热潮频频上演就暗藏疑问: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之下不可自由兑换,即人民币换汇之后不能对外进行投资、更不能用于海外购置资产,几百亿购房款额又是如何可能?虚拟代币为此提供了可能。不少玩家在国内购买代币后,立刻转向境外兑换外币,就可在当地购房。倘若虚拟币在国内泛滥,国内财富即刻就可被转移。从这个角度看,泡沫破裂后,政府背书下发展的数字货币也将成未来大势,至于其他未经背书的虚拟代币,最多只是商品,终不可能成为货币。”

所以方向是一致的:时代在发展,改革要进步,但不能是这么个搞法。东北有句话叫“小树不修不直溜,人不修理哏赳赳。”这个意思差不多,土话诠释起来可能还更得劲一点儿。于是币圈不管多萧条,都犯不上抑郁。太一云CEO邓迪说:“链圈和币圈,其实这两者最终要往同一个方向上走,币圈寻找合规落地,链圈寻找跟市场的结合,传统的金融机构会应用区块链技术,区块链公司也在寻求获得金融牌照。各国的区块链系统和民间的区块链系统必然会走向融合,未来所有的资产都将以代币的形式在各个区块链系统中流转。”

这是条光明的路,只要跟随着明灯所指的方向。“从9月4日监管部门叫停ICO起,用刘维的话说,区块链创业圈就像‘得了抑郁症’,受ICO牵连,资本甚至不敢投区块链项目,整个氛围都让人寒心,微信群里大家都不说话。一些人在考虑转型,很多优秀的人才和项目准备去海外发展。对于这个领域的合规玩家而言,监管清扫了行业中的泥沙,刘维完全同意监管的必要性,但同时他也认为行业‘需要新激励’,不能一直这样‘抑郁’下去。一位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副总裁则用新技术成熟度曲线来解释,区块链、虚拟货币在经历了过高期望的峰值后,必然要进入泡沫化的低谷期,之后再稳步爬升。行业需要更多理性。”

以上摘自凤凰科技今日所发文章《ICO泡沫破灭后,区块链创业圈“得了抑郁症”》。确实,最近的声音大多是唱衰,反调的声音不敢出现,中立的声音被堙没。但丧钟不应该为所有人而鸣,目前一片混沌的状态,也不会是任何人真的想要看到的结果。孙斯基猜测,这之后应该还有牌没出完。海外交易是否封杀,还是等确切消息就好,海枫藤昨日已关,在韩国却有家叫coinlink的交易所新开张,当然,新的打着“海外”旗号的交易所早都出得令人目不暇接,大家投资务必谨慎。

比特币,是没那么容易被消灭的。无论它被怎么定义,我们都应该积极地去认真研究和熟悉,既不能固步自封,也不能放任自流。当货币还是金银的时候,人们历经战争。于是全世界不一而同地发明了法定货币,即以国家政府信用背书的、印制出的一种“承诺”。比特币可以是一种过渡,作为一种新的尝试,它做的已经足够多了。也许终究数字货币被认同,但是并不是比特币,而是一种更“合适”的载体。没关系,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农村每年烧剩的草木灰,也都成为了新农作物的养分。

死亡中必然孕育着新生,孙斯基切实地这么认为着。

 

论坛热帖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