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火爆的现金贷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校园贷”

来源:互联网 2017-10-24 10:11

文/刘文昭

现金贷为何突然得宠

现金贷,一般是指互联网金融平台提供的一种无担保、无抵押、无场景的小额短期信贷产品。

过去,现金贷行业并不被资本市场看好,业内曾有公司年利润一个亿,估值也才一个亿。今年4月,在银监会发布的《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中,还首次提出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更让不少人以为现金贷会走向衰落。

而这家成功赴美上市,股价暴涨的公司,却让人们突然发现,现金贷不仅活得挺好,还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目前,已宣布或正在筹备上市的现金贷或现金贷产业链条的公司近20家。

上市,一方面是为了低成本融资,扩大业务;一方面是为了在监管的靴子落地之前,赶紧套现。在这些公司背后,是成千上万家平台积极开展现金贷业务,其中不仅有互联网公司,还有不少大的实业企业。

不少企业出于监管压力,渴望尽快上市套现不少企业出于监管压力,渴望尽快上市套现

为何在监管层已有表态的情况下,现金贷依然人见人爱?答案是暴利。有统计显示,目前排名前10的现金贷平台,月放款金额在30亿之上,业内人士表示,“月放款10亿,除去坏账、流量成本、运营成本,净利润大概是六七千万”,这意味着排名前10的平台,每月纯利润有2亿以上。

很多现金贷就是高利贷,利润出在普通人身上

现金贷无抵押、无担保,必然产生坏账,为何依然能获取高额利润?这是因为不少现金贷产品有着极高的利率,有市场信息机构披露,市场上超过90%以上的现金贷产品都是高收益产品,平均年化利率高达150%。

有了这样的高利率,“只要坏账率不是太过分,就可以盈利”。

对于借款利息,我国有着明确的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2015年)

为了规避高利贷的指责,保证盈利,不少现金贷平台名义上降低了利息,却以高额的手续费、管理费继续维持高收益。过去,这类游走在灰色区域的收费是否合理有一些争议,但在2016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依法审理和执行民事商事案件 保障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通知》已经明确表示,要严格执行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标准,对商业银行、典当公司、小额贷款公司等以利息以外的不合理收费变相收取的高息不予支持。

然而,对于很多现金贷公司来说,执行36%的年利率基本上是等死。有平台曾经算过账,首先,一个用户的“获客成本”,是50-100元,一旦用户申请了贷款,平台风控需要调取各方数据,单个成本是3-5元,行业一般的通过率是15%,也就是说,一个通过用户的“数据成本”是20-30元,再加上坏账拨备、资金成本、通道费等等,整体成本在120-220元。

如果年化率是36%,借款1000元,一个月还款,利息只有30元,利息根本无法覆盖成本。

因此,绝大多数现金贷平台还是变相维持高利率,并用各种手段收回高额利息——短信电话轰炸,告知亲朋好友,贴大字报,甚至上门暴力催收……不懂法、要正常生活的老实人只能就范;但这些手段对蓄意欺诈的骗贷团伙(一些公司里恶意欺诈损失能占到整体坏账损失的 60%),或者什么都不在乎的老赖,则没有丝毫作用。

目前,现金贷的总体规模已接近万亿,积累的风险也越来越大。有调查数据显示,现金贷行业用户多头借贷行为(向两个及以上平台借贷)已超过50%,多数借贷人在3家以上平台借款。一般来说,当借贷人出现了多头借贷的情况,说明该借贷人资金需求出现了较大困难,不得不借新还旧。

这就有点击鼓传花的庞氏游戏的味道了,当然只要现金贷平台不断增加,新的资金持续进场,这个游戏就可以玩下去。但如果坏账率上升(目前国内现金贷平台的坏账率在30%左右),或者监管大幅收紧,导致资金紧张,没有新的平台加入,这个行业离崩塌就不远了。

届时,不仅是投资者受损,借款人面临更凶悍的催债,整个金融系统的稳定都可能受到影响。

但要看到中低收入群体对现金贷的需求

说了现金贷这么多问题,现在也要说说现金贷的好。现金贷是个舶来品,来源于美国的发薪日贷款(Payday Loan)——贷款期限短,数额小,用发薪日的工资就可以还清。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发薪日贷款在美国迅速发展,由于其利息较高,受害者也是不计其数。为何不一禁了之?答案是它是不少美国人的刚需。

根据皮尤中心的数据,美国现在有1200万名短期借款人,约占美国人口的4%,它背后的现实是,有950万美国人没有传统银行的账号。美国乔治亚大学迈尔莎·巴拉达伦教授指出,短期信贷之所以成为“美国另一半的银行”,与正规银行越来越不爱做薄利而繁琐的小额贷款有关。

高利率的短期贷款,对很多人是陷阱,但也有穷人依赖它来度过财务危机,而非贫困人口的中低收入者,也会因为很多事情,陷入短期财务困境。他们都对短期贷款有刚需,2001年,两位美国学者援引普华永道的一个调查发现,66%的这类贷款用在了克服负向冲击(譬如灾祸)和应急需要上。

发薪日贷款帮助不少美国中低收入者度过了难关

发薪日贷款帮助不少美国中低收入者度过了难关

回看中国,根据央行数据统计,10亿成年人里有借贷纪录的只有4.4亿,这意味着有几亿人不在消费信贷服务范围内。对于他们来说,贷款的可得性是第一位的,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吴晓灵也表示:“对于低收入人群来说,有融资的机会,远比融资价格重要。”

现金贷业务则给了他们这样一个机会,有数据显示,我国现金贷市场活跃用户量已达1000万至1500万。一些平台也在努力让行业更为人性,一些风控较好的大平台现金贷利息较低,一些平台则对滞纳金封顶,以免用户被债务压垮。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讲席教授廖理认为,现金贷的主要受众是城市蓝领、学生和部分白领人群,近年的发展也证明其在国内是有市场的,改善了一部分人的福利,虽然有恶意催收、过度消费的问题,但对现金贷的监管政策应该引导产品改善设计,解决陷入财务困境人士的燃眉之急,而不是一刀切。

对现金贷要强监管,这也有利于行业的长远发展

目前,虽然有平台试图为行业挽回局面,但仅靠行业自律显然不够。对于这个很容易变成高利贷的行业,各国普遍制定了较为严格的监管政策。

以英美两国为例(美国部分州禁止现金贷),对现金贷的监管主要包括3个方面:1、要求信息披露;2、明确利率上限;3、防止暴力催收。

信息披露,意味着现金贷企业要明确告知消费者贷款的年利率和还款金额,不能用日利率等方式迷惑和诱导消费者,以便集中打击恶意欺诈行为和恶意高利贷行为。

明确利率上限和总负担封顶,则是为了避免消费者陷入债务陷阱。有学者认为,从英美的经验看,我国的合法利率上限偏低,与现金贷超短期的产品特性不符,如英国规定所有贷款的利息和费用每天不得超过0.8%,年化利率不能超过200%。

现金贷服务的是中低收入群体,确实需要较高的利率覆盖风险。不过,麻袋理财研究院总监路南指出,欧美发达国家发薪日贷款公司以线下营业网点服务开展业务为主,需要大量的人力成本和物力,综合运营成本较高,所以贷款利率较高。而我国的超短期现金贷公司成立即以线上获取借款人为主,如果现金贷公司能提高风控水平和运营能力,那么降低费率是很有可能的。

一家美国发薪日贷款公司的营业网点一家美国发薪日贷款公司的营业网点

实际上,目前国内一些现金贷企业动辄300%—500%的年利率,正是因为风控太差,或者根本不愿风控,才用极高的利率覆盖风险。而利用高利率弥补坏账的做法,只会走向死循环——为了弥补高坏账,必须提高利息,然后出现更多的坏账……

因此保持一个较低的利率,虽然可能导致现金贷行业增速放缓,但这也能倒逼企业加强投入和研发,提高风控水平,这有利淘汰劣质企业,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如果对现金贷放任不管,会有更多的公司加入这场盛宴,更多的人渐渐陷入债务泥潭。一旦影响社会稳定,现金贷像校园贷那样被叫停,也并非没有可能。

论坛热帖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