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马云与李连杰的执念

来源:互联网 2017-11-08 15:59

 

 

马云拍了部电影,《功守道》,李连杰攒的局,一票功夫明星全来捧场。除了李连杰外,还有袁和平、洪金宝、程小东、甄子丹、吴京、邹市明、朝青龙、托尼·贾、向佐、刘承羽等顶尖高手。

 

 

马云还和王菲一起唱了首《风清扬》,据说在新歌排行榜上势头逼人。风清扬是《笑傲江湖》中的人物,令狐冲真正意义上的启蒙者和授业恩师。风清扬还是马云在阿里巴巴的花名。马云喜欢风清扬,大抵是喜欢他的性情,以及他跟令狐冲说的那句话:“剑术之道,讲究如行云流水,任意所至。”

 

 

阿里巴巴创业的时候,马云是性情的。他喜欢武侠,行事风格就像是《七侠五义》中的人物。阿里巴巴创始团队中的年轻人,也都曾被他的风格感染。

 

事业上愈成功,马云的性情就愈发显露无遗。以前他只是喜欢武侠,组织“西湖论剑”,让公司里的人都有一个来自武侠小说的花名,给西溪园区的每一处都安排了“光明顶”、“思过崖”的名称,后来卸任了CEO只保留了董事局主席一职,便玩得“行云流水、任意所至”,开始跳舞、唱歌、演电影了。一些人揶揄他“有钱任性”。他的确任性,也的确有钱,有钱也的确是任性的资本,但他却并非因为有钱而任性。

 

他是因为执念。

 

 

2007年,李连杰与马云相识。那时候柳传志、马云、王健林他们组织了一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马云是首任轮值主席。

 

有一次开大会,正在做壹基金的李连杰获得邀请,他得到了五分钟做一个分享。“五分钟里头讲啥呢,只能讲讲壹基金。”

 

李连杰从小在什刹海体校练武术,17岁拍了《少林寺》一举成名,成为最炙手可热的功夫明星。2004年东南亚海啸,他差点儿在海啸中丢了命。生死关口转了一圈,他一下子顿悟了。回来后就一门心思扑到公益中去,组建了壹基金,专门进行灾后救助。

 

李连杰用这五分钟讲了自己的想法、壹基金的理念,以及太极。练功夫的人都会讲到太极,最终会进入到哲学中。李连杰相信,“太极”是中国哲学的源头。

 

李连杰讲了五分钟,以为没什么事了。会议结束后吃饭,一大帮企业家聊天。马云说:“李连杰,你讲得不错,你的战略很清晰,但是我觉得你的战术完全没有弄清楚,你在乱打一锅粥。你给我三天,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

 

李连杰想,这个机会很难得——之前给他五分钟,现在突然给他三天了。他们就定了个“三天之约”。

 

2008年初,马云和李连杰专门去了趟海南。他们俩坐下聊了三天公益。他们探讨未来的公益是什么、该怎么做?马云教了他很多战略落地的方法,这是他做运动员和演员时从未拥有过的逻辑。“我们做电影是想一个事,做就做了,现在他教我怎么落地、怎么做。”

 

李连杰后来回忆说,马云帮助他把那些表述不清楚的地方给理得非常清楚,告诉他要怎么样做平台、怎么样做公益。他们花了三天时间最终达成一个共识——“我们要推动人人公益”。

 

2008年的汶川地震和2009年的玉树地震,壹基金以其开放透明的体系和高效的救灾赢得了普遍认可,李连杰的形象比其作为演员的时候更显伟岸。一切步入了正轨,李连杰觉得自己可以休息一会儿了。

 

“这个时候我就回到新加坡躲起来了。一天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校长(马云)找我,说你在吗?在。他说出来聊聊。我说聊什么。他说我想做我写的剧本,我想做编剧,我想做导演。”

 

李连杰说:“你又做编剧,又做导演?”马云说:“我还想演。”李连杰说:“好吧,出来聊聊吧。”

 

对李连杰来说,这是个轻松的话题,是他的老本行。他们聊了两个小时。马云给李连杰讲了他写的故事,第一集怎么写,第二集怎么写,第三集怎么写,主题就是讲太极。“他写了一个太极的故事。”

 

李连杰喜欢太极,他觉得马云的这个事有意思,他们就找时间反复聊。他们相约去河南陈家沟访问,做调研。他们做了很多民间访谈。马云在那儿认识了王西安,还拜了王西安为师,学习太极拳。

 

据说,马云的三个“太极”故事创意,经由其好友王中军的华谊兄弟变得丰满,拍成了电影,其中《太极之从零开始》《太极之英雄崛起》已经公映,《太极之巅峰在望》也在华谊兄弟的“H”计划当中。然而马云不是编剧,不是导演,也没有去演。陈长兴属于梁家辉。

 

这一年是阿里巴巴成立的十周年,马云在杭州做了一场规模宏大的庆典。他又歌又舞,开始展露其本性。在此之前,他在阿里巴巴开设了太极班,因为参与者众,太极拳被定为阿里的内训项目。

 

 

 

在《太极》筹拍过程中,李连杰有一次问马云:“你为什么要去做电影?为什么又选中了太极?”马云说,他(2007年)那次讲太极对其触动很大。马云讲了他如何开始学太极、学了多少年。于是他们开始聊太极、聊哲学、聊佛教、聊道教。“其实除了公益以外,我们聊的更多的,是很多人生的东西。”

 

他们很自然地又开始探讨“精神和物质怎样在未来三十年找到平衡”。马云对李连杰说,未来中国拉动经济的三个方向,第一个是健康,第二个是文化,第三个是体育。“这是中国新经济拉动未来的动力。”

 

《太极》一直在筹备,他们专门组织了人马在民间收集资料。有一次李连杰跟马云说:“如果当一个未来发展方向做的话,要有一家公司专门做这个。”马云说:“是的,专门做。”

 

2011年3月,马云和李连杰一起在北京成立了太极禅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旨在推广太极。李连杰说:“推广太极是一项挑战自己的事业,同时也是我对前辈、老师以及整个武术界的回馈,用这种方法去报答、去感恩。”

 

马云则说:“我对道家感兴趣,从道家里面悟出了领导力,从儒家思想里面我明白了职业经理的管理体系,从佛家思想里学到人怎么回到平凡的人。这些思想需要融会贯通,刚柔相济,就是太极。”

 

公开资料显示,太极禅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马云任太极禅国际的董事,李连杰是CEO、法定代表人,王占海任技术总监。

 

两年后在杭州,他们又成立了太极禅院。陈家沟王西安师傅的入室弟子在太极禅院授课。除马云外,柳传志、郭广昌这些商业领袖,都曾在太极禅院练过太极。他们寻求的不是技击,而是试图在动静之中强健体魄,以及寻找内心的澄明。

 

 

在成立太极禅公司的时候,马云给了李连杰三个定位,相当于“约法三章”。

 

他说第一,用公益的心,用企业运营。因为纯公益这事儿做不好,太多人质疑。社会还没有成熟,说公益大家好像就觉得应该帮助贫困上学的,帮助留守儿童,帮助扶贫。你们公益怎么能弄太极呢?这事情没办法解释,解释不清。不用解释,但是出发点要用公益的心,用企业运营,这样不用跟大家解释我们在做什么,这是第一个立足点。

 

第二个立足点,千万别想这件事怎么赚钱。 不出三年,中国的投资界和企业界,一定会闻到文化产业会赚钱,大家都会去搞文化;体育产业会赚钱,大家都会搞体育。千万别去跟他们争,埋头练功,想清楚我们做什么样的文化产业,太极怎么做,把这个源于中国、属于世界的,跟世界去分享。

 

我给你的任务就是三年不能赚钱,但是第二个任务就是五年别死,亏死这事情就不行了,但是七年基本上就想清楚要做什么了,这是第二个大的方针。公益的心,企业运营,公司运营就是这样,你也不要有压力。

 

第三件事,不能碰地产,要做一个21世纪的智慧型公司。

 

“交代完了,他就把钱给我了,我也拿了钱了,他就走了。”李连杰说,“这可把我难住了,要弄一个公司,智慧型的公司。什么叫智慧型的公司?这是我2010年要想的。我想了差不多八个月,才注册公司。智慧型的公司?问周围企业家的朋友们,你们知道马云在想什么?这是一个什么玩法?怎么弄一个智慧型的公司?挺纠结的。企业家们也没弄清楚,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公司。”

 

李连杰喜欢打坐。他就打坐,思考什么是太极。

 

“虽然我8岁那年开始练,到现在几乎练了一生,但我还是得再想,倒回来想,什么是太极。”他说,“打坐了两三天,我想可能大家心目中的太极是太极拳,是老人们长寿的、养生的一种方法,在公园里退休了,没事儿干的一个做法。基本上做一个小小的市场调查,大概知道好像是这么一个定位。”

 

这个普遍的定位肯定不是马云说的“智慧型公司”。李连杰只好接着打坐、接着想。终于有一天,他跑去找马云说:

 

“校长,首先我想清楚了两件事。第一个,这个公司我想叫它太极禅。为什么?禅一般是活动的,桌子它不会动的,它不会禅,禅是思考的东西,是转的东西,所以叫太极禅。”

 

马云问:“还有什么呢?”

 

李连杰说:“再一个,找人类的共性。这个公司卖什么?看整个人类最想得到的是什么,我的答案是健康快乐,四个字。中国人喜欢健康快乐,外国人喜欢健康快乐,大家都觉得很重要。健康快乐,这是人类共同要达到的。为了健康有很多的手法,快乐有很多的手法。怎么去达到物质的、精神的健康快乐?”

 

太极禅这个“智慧型公司”就这么形成了,硬件卖的是身体的健康,软件卖的是精神的快乐。

 

 

如果只是做一家销售“健康快乐”的智慧型公司,马云和李连杰算不上有什么执念。他们至多是有情怀的企业家而已。他们想干大事情。他们想把太极推广到整个世界。

 

在杭州的太极禅院,李连杰经常会看到马云和郭广昌在那儿比划,有时候他们会请李连杰进行点评。李连杰说:“如果从技术角度讲,马校长也就是一个四段左右的拳手,但是从太极哲学上来讲,那么他是一个超九段的人。”

 

李连杰记得有一次马云在国外访问,有人问他:你又没有上过商学院,怎么把18个人带到一个世界十大互联网公司之一、带到上市?你怎么去演变出阿里巴巴的文化?马云就说是太极文化、太极哲学。

 

李连杰知道,社会上对太极有很多误解,以为太极同于太极拳。“其实在我们两个的世界里不是这么看的,”他说,“人类生态圈其实都是在玩太极,你也在玩,我也在玩,大家都在玩。”

 

李连杰因此相信,太极文化有全球性的禀赋。他也慢慢领悟到,马云为什么要把源于中国的这样一个古老传统的哲学和文化思想以及体育的表达形式,跟全世界去分享。

 

“因为它本身就是属于全世界,”他说,“身体的平衡、心理的平衡、健康和快乐的平衡,这是人类共需的,所以我们一直在研究这个。”

 

 

李连杰想创造出一种产品来,但却无可措手。

 

他研究过瑜伽、空手道、柔道和剑道,也研究过柔道如何从一个民族项目变成了奥运项目。日本人把柔道变成了产业,韩国人把空手道变成了产业,美国人把印度人的瑜伽变成了产业。它们成为了文化符号,开始对整个世界产生影响。

 

中国经济正在崛起,却罕有能够成为符号的文化产业与世界分享。马云和李连杰有一个执念,他们想创造一个符号,去建立全世界的影响力。

 

 

每过两三个月,马云就会跟李连杰聊一次。“聊天的时候,他一定会把你所做的东西,放到对应的位置上,然后告诉你下面怎么做好,他就走了,我又开始去想去做。”

 

马云知道这个事只有李连杰能干成。李有着运动员、演员和NGO组织领导者的履历,更重要的是,他有博大的关怀和信念。这种力量,曾经推动他将壹基金变成中国最值得信赖的公益基金,也会推动他去完成他的执念。

 

马云的“约法三章”,李连杰起初觉得不可思议。时间证明了马云的远见。“本来人家都说马云先生疯了,电商搞得好好的,没事儿投资电影,没事儿又买足球队,没事又弄这个,大家都觉得疯了,但是没过两年,大家跟着一起疯,个个都投资文化产业,个个都投资电影、体育,个个都投,家家都投,本来觉得人家疯,现在他们自己都跟上来了。”

 

马云的“约法三章”,也帮助李连杰成功抵制了诱惑。听说他们俩办了个太极禅公司后,很多地方都争先恐后地拉李连杰去投资,又给土地又给政策。他拒绝一次,对方就会以为他胃口大给他更好的条件。他只好反复告诉对方,我真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做文化产业,不碰地,就是很纯粹的梦想。

 

这是对人性的极大考验。除了来自官员的诱惑之外,还有一些房地产大佬的引诱。他们跟他说,李连杰你拿,你拿了以后,你不做我们做啊。也有人跟它说,老马不让你做地产,你别做,我们帮你弄,做完以后,给你钱不就行了嘛。

 

“假如我有5百亩,我转手卖了,我公司都活了,钱大把的。我想起校长说的,不碰地产。”他说,“我觉得8年来的诱惑和坚持,挺有意思的。生命就是一个太极,校长一直告诉我,你一定要想清楚,你有什么,你要什么,你要放弃什么。这三个东西必须经常想。诱惑太多了,你一定要想清楚这三个东西。”

 

李连杰想清楚了,想得越来越清晰。马云让他七年想清楚,他花了六年。“好在我不是特别傻,提前了一年。”

 

 

他们曾做过很多尝试,最终发现必须要开发出一个对抗性的产品来,能够标准化,“按体重,让全世界都清楚”。按体重对抗,是竞技体育通行的游戏规则,柔道、跆拳道、拳击都是按体重来。除此之外,他的产品还得设计出超越当下奥运竞技项目的规则,“人家有的,坚决不要”。他要自己特殊的东西。

 

拳击,往脑袋上打,不要;跆拳道,往身上拼命踹,不要。他的舍弃,来自与前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的一次交流。罗格说,用手的我们叫拳击,用脚的叫跆拳道,用摔的叫国际摔跤和柔道,武术是用什么的?“武术进了奥运会,中国的一万名都是奥运冠军,不公平。”

 

李连杰11岁出国表演,说武术没人懂,说功夫大家都知道。“功夫、太极、针灸,几个单词外国人都很清楚。”

 

武术与拳击、摔跤、投掷项目一样,都是冷兵器时代的军事项目,却没有转化为现代的竞技运动。现在李连杰想从武术中提炼开发出一个产品来,能够标准化,成为现代竞技项目,这个项目,就叫“功守道”。

 

 

“功守道”是什么?

 

“就从太极这儿拨出来,健康快乐;再一个,太极2.0版,推手,两个人打;3.0版,推手再升级。非常清楚的一个产品,这个产品才有可能进入市场。”

 

简单、清晰可复制,是“功守道”的规则,电影是用来推广“功守道”的工具。李连杰说:“我们不做,十年后还是有人做,五年后可能有人做,但是我们怎么样做?我输得起。”

 

“功守道”,李连杰说,“它的源起,是我们两个人的梦想,是我们一直非常清楚我们在做什么,我们是怎么样想把一个属于传统文化中,在21世纪运用出来,跟世界去分享我们的文化、体育”。

 

李是功,马是守,他们一起寻找一个道。

 

李连杰一直在思考,需要撬动多少资源,才能让全民讨论“功守道”。他相信一定是“游戏规则”来确立“游戏”。多牛的NBA球员来到足球场上都一定输,斗地主的跟下围棋的比赛没法比。“关键是游戏规则谁定的,什么样才叫一个公平的打法。”

 

“功守道”出现的时刻,正是太极拳在中国面临空前危机的时刻。一位格斗选手将一位太极拳手打得鼻青脸肿。“功守道”的出现,正是试图确立一种现代竞技的游戏规则。它不但是一种对抗性的竞技,还是一个IP,一个符号。

 

为了“功守道”,李连杰跟马云磨了三年,想到“双11”晚会上进行展示。如今《功守道》电影拍出来了,马云也终于松了口,给了李连杰8分钟。李连杰很感激。

 

“用这样一个平台,去宣传《功守道》,一个源自于传统文化,而且创新的体育IP,可以在这里落地,而且就是因为这个信念,我才用这个方法,请到了我所有在电影里将会看到的这些明星们。”

 

如果从明星阵容上来看,《功守道》一定是史上最贵的电影之一。所有明星都是义务参演。李连杰说服了他们,打动了他们,也使他们意识到自己可能在参与和开创一段历史。

 

李连杰想把“功守道”变成一个产品,一个IP,有一天能进入奥运会,能够代表中国影响到整个世界。“功守道”如果做到了,就意味着太极和武术做到了。有人说这是他们的任性,也有人说这是他们下的一盘大棋。

 

这不过是他们执念而已。

 

“梦想要有,万一实现了呢。最快2028年,十年。不成功,没有问题,但是我梦想永远要有。2032年,2036年呢,一代人不行,咱两代人努力,怎么样在这么一个伟大的民族,今天对世界影响这么大的一个经济体,跟世界分享我们的文化、我们的体育,这个就是前前后后,我和校长心中的那个动力。”

 

马云大声唱,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这是他们的妄念。

 

事尚未了,他们就必须活在执念当中,无处可藏。

*图片来自网络

 

论坛热帖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