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聪明还是博傻 中国比特币交易由场内迅速转向场外

来源:互联网 2017-09-15 16:33

随着境内交易所即将被关停,币圈开始了一场比特币交易大迁移,由场内交易迅速转向场外交易。包括场内交易在内,全球用户可购买比特币的途径多达31种,OTC交易产业链也迅速分化为“B2C”和“C2C”等多种形态。

6e5d7030719047b985b8dcf71d3add7220170915080652.jpeg

随着国家互金协会提示防范比特币等所谓“虚拟货币”的风险、多家媒体证实监管层的态度是比特币交易平台限期关停、国内首家比特币交易场所:比特币中国停止新用户注册并于月底关闭所有交易业务,国内比特币的二级市场生态势必发生巨变。

华尔街见闻曾提到,比特币中国的交易者疯狂抛售数字货币资产,恐慌情绪最大时,比特币被打压至17000元,较24小时前暴跌32%,而莱特币大跌57.3%、比特币现金暴跌72.32%。主要数字货币跌幅随后收窄,截止发稿,比特币和以太币均跌16%,莱特币跌25%,比特币现金跌近30%。

这轮看似抄底的行情走势,似乎印证了比特币交易的暴富梦想,说到底只是一场投机的博傻游戏。随着境内交易所即将被关停,币圈开始了一场比特币交易大迁移,由场内交易迅速转向场外交易。

据证券时报等多家媒体观察发现,场外交易主要分为两种形式:交易量小的仍在线上操作,只是转战交易所之外的OTC平台,具有拍币、付款、收货、评价全流程,跟淘宝购物的模式类似。交易量大的改为线下当面交易,一手交币(现场转币至买家钱包地址),一手交钱。

央行旗下《金融时报》撰文指出,比特币的OTC交易由来已久。如果搜索“How To Buy Bitcoins”,外国玩家网站会告诉你,包括场内交易在内,全球用户可购买比特币的途径多达31种,OTC交易产业链也迅速分化为“B2C”和“C2C”等多种形态。

 

比特币场外交易B2C

场外交易的英文是OTC(over-the-counter),通常来说,不是交易所中用撮合方式完成的交易都属于OTC。具体到比特币,OTC的主要渠道有机构自营的信息中介平台、机构自营和许可加入的信息中介联盟,以及个人、微型团队主导的微信群、QQ群。

在比特币OTC市场的B2C领域,最有名的莫过于全球比特币场外交易最大平台LocalBitcoins.com。这家芬兰公司创立于2012年,官方称初衷是为第三世界国家的货币转移和财产保值提供稳定媒介。现在已为245个国家、超过1.4万个城市的用户提供比特币OTC服务,其中也包括人民币用户。

LocalBitcoins本身不参与交易,也不经手任何法定货币,只是为全球用户提供信息平台,玩家可以选择线上或线下交易。对于线上交易的用户,公司提供第三方托管服务,并从中收取1%的托管服务费,托管费用以比特币的形式从成功完成的交易中自动扣除,大部分员工的工资也是比特币。

coin.dance第三方数据机构的周报统计,LocalBitcoins平台上在岸人民币兑换比特币的交易高峰分别在今年2月和5月出现,都符合中国监管动态的特殊时点。

2月正是中国监管机构对境内比特币交易平台进行现场检查,当时各交易平台由于升级反洗钱系统,暂停了比特币的提币服务。另据财新网5月报道,央行拟向OKCoin币行、火币网和比特币中国等三家境内最大交易平台下发行政处罚意见通知书;而有关比特币交易平台管理办法、比特币平台反洗钱规则的两个重磅文件或于6月出台。

中国监管动态令2、3两月的LocalBitcoins网站人民币交易量翻了42倍,按当时比特币的市场平均价格计算,该场外交易平台的人民币交易额超过4亿元。由下图可知(点击放大),5月时的人民币玩家交易量更为凶猛,5月第三周的交易额就破了亿字关口。

证券时报记者也发现了香港的一家类似平台,名字是“可盈可乐香港首家比特币场外交易平台”。该网站提供的双向交易中,好评度和信任度越高的“店家”或个人,排名就越靠前,线上交易的次数也越多。线上交易付款方式支持支付宝、微信支付和国内银联转账,并有限额限制。

整个线上交易的流程是:点击购买,拍下比特币,然后就是付款→收货→评价。当一个交易请求发出后,所要购买的比特币金额从卖家钱包中扣除,锁定在该网站的托管账户中,卖家确认收到付款后再完成转币。整个过程无风险提示、无担保人。

 

比特币场外交易C2C

顾名思义,C2C主要由个人或微型团队主导,传递信息的载体是微信群和QQ群。

有买币或卖币需求的用户通过熟人介绍,加入中间人的微信/QQ群,与群里其他用户自由交易或通过中间人进行担保交易。在担保交易中,中间人会收取1%至5%不等的手续费。

在微信群和QQ群的搜索页面,带有“比特币场外交易”、“OTC交易”等关键词的群组数量近百。这些活跃的群组背后,正是在灰暗中生存的场外交易“大部队”。

中国《金融时报》就援引了比特币知名投资人赵东的朋友圈。他在7月26日和8月3日两度发声:“有没有要出比特币大货的?1000个”。按照8月3日国内比特币交易平台的价格计算,1000个比特币约合2000万元人民币。

赵东的置顶微博也显示,“正式推出大额比特币代购、代售业务,60万元人民币、10万美元起,采用VWAP算法,使用机器人拆分成小单,按照市场成交量买卖,佣金1%。”他主持的某个QQ场外交易群公告显示,“入群免费、无身份验证;交易如需担保,可以找我或者沈锋、张宇君,每笔交易担保费用0.5%”。

证券时报记者发现,C2C交易的对话较为简洁,上来就问“要多少币”或“你手上有多少币”。确定买卖数额后,接下来是确定交接地点和付款方式,大部分中国境内的OTC只交易比特币,并只接受人民币现金支付。

如果选择私下当面交易,不允许旁人在场。交易的价格为:出货(卖方)按国外比特币交易价格,收货(买方)按国内比特币实时1小时内现价,再减少500元进行交易。

但这就为套利提供了空间。据华尔街见闻统计,北京时间周四晚7点比特币中国宣布限期关停交易平台后,比特币兑人民币一度跌至170000元,同期美国最大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比特币价格为3655美元,换算成人民币是24000元,价差高达7000元。

不过C2C模式从比特币诞生之日起就存在,并不是监管重压之下临时产生的应急手段。有比特币资深玩家透露,一些初级用户在国外网站购买某项服务,但服务只接受PayPal和比特币,如果用户没有PayPal账户也不会使用比特币转账,就会雇佣第三方完成比特币支付,随后用微信等方式把包含服务费的人民币转给第三方。

 

论坛热帖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