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ICO泡沫破灭后,区块链创业圈“得了抑郁症”

来源:互联网 2017-09-19 10:43

“99%的ICO都是乱来,那些代币只有账号,没有后台系统。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不好打脸,说谁的项目不好。但大部分ICO确实什么都没有。”

 

微信图片_20170919104713.bmp

 

刘维在中关村一家咖啡厅里说着,有些气愤和无奈。他是一位区块链创业者,利用区块链技术做社交相关项目。他的项目没有进行过ICO,但媒体关于ICO铺天盖地的负面报道与监管部门的禁令给他带来了不少烦恼。“别人都嘘寒问暖的,你知道的,那种同情和关心的语气,问我们好不好。员工积极性也会受影响,他们亲戚朋友分不清区块链、ICO这些,问他们不会在做什么骗人的事吧?!”

9月4日监管部门叫停ICO起,用刘维的话说,区块链创业圈就像“得了抑郁症”,受ICO牵连,资本甚至不敢投区块链项目,整个氛围都让人寒心,微信群里大家都不说话。一些人在考虑转型,很多优秀的人才和项目准备去海外发展。

不断出现的传闻让整个行业人心惶惶,其中一些尘埃落定,近日火币网和OKcoin就相继宣布在10月31日前停止所有数字资产交易业务。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认为,取缔ICO的大招过后,一场针对虚拟货币的更大的监管风暴还将来袭。

虚拟货币是区块链技术的代表性应用,刘维担心人们对区块链技术失去信心,将区块链与ICO混为一谈,一棍子打死。

简单来说,区块链是一种加密的分布式账本系统,能永久保存数字交易的记录,创业者将该系统应用于各领域。区块链技术是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因此比特币具有数据不可篡改、去中心化的通缩性质,这让其长期看涨。利用区块链技术创业,并公开发行自己项目的虚拟货币,就是ICO。最知名的ICO是以太坊,这是根据区块链技术做的智能合约系统,它发行了自己的代币以太币,价格从1.33美元涨到300多美元。

进行ICO的区块链创业者希望能像以太坊那样,代币价格飞涨,这种自我激励的经济模型被认为是区块链的核心。但现实却是,大部分ICO背后只有毫无意义的白皮书,没有任何有价值的项目。

刘维说,现在很多ICO项目都建立在以太坊区块链之上,使用ERC20标准,直接复制粘贴代码,“10行代码就能做完,太荒唐了。”他也曾经挣扎过是否要做ICO,但后来放弃了,因为融资够了,不太需要靠ICO来融资。

曾经有其他区块链创业者说,看了很多ICO白皮书后,横竖睡不着,满本都写着三个字“骗钱吗”。认为那些ICO的确是非法集资,不能代表区块链技术和虚拟货币的未来。

对于这个领域的合规玩家而言,监管清扫了行业中的泥沙,刘维完全同意监管的必要性,但同时他也认为行业“需要新激励”,不能一直这样“抑郁”下去。一位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副总裁则用新技术成熟度曲线来解释,区块链、虚拟货币在经历了过高期望的峰值后,必然要进入泡沫化的低谷期,之后再稳步爬升。

ICO本来可以很有趣。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近日评价说,ICO可以实现开源项目货币化。但是这个市场很年轻,人们不知道如何区分长期存在的项目和那些不会长期存在的项目,而大多数ICO他都没有参加,因为他认为那些项目估值过高。他认为市场终将冷静下来。

 

 微信图片_20170919104746.bmp

图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

 

ICO的暴富神话在这半年被炒到顶峰,实际上早在一两年前,泡沫就已出现。

2015年,孙欣曾在区块链创业公司比特汇通短暂工作过几个月,该公司当年ICO发行了一种叫做鲨鱼币的虚拟货币。孙欣抱怨说,当时一万多的工资有一半发的是鲨鱼币,随着鲨鱼币的崩盘,最后她卖掉这些鲨鱼币时,原本价值几万块钱的鲨鱼币已经缩水了10倍。

不能说这是一家骗子公司,在孙欣看来,它的商业模式没有问题,所以她才决定加入,但是之后的发展没能像预期那样顺利。

比特汇通有线上线下两方面业务,线上开发了一款类似大众点评的app,推荐商家。线下做股权投资项目,将人民币等法币与鲨鱼币进行配比。当这些项目增值,鲨鱼币价值也能有所提升。项目包括咖啡馆等店铺,这些店铺可以使用鲨鱼币进行支付,也会在比特汇通的线上app得到推荐。

孙欣看好这一模式,也曾有媒体报道在2015年11月北京某咖啡厅实现线下的鲨鱼币支付。但根据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云币网运营者老猫在文章《我们为什么没有上线鲨鱼币?》中的说法,鲨鱼币的开发团队联合平台和坐庄团队一起控制价格。孙欣不同意这一观点:“只是每种币都有不同的玩法”。

她认为,开发团队是迫于监管压力主动“散场”。2017年1月央行约谈火币网等交易平台,虚拟货币逐渐键入强监管期,或许是嗅到这一变化,鲨鱼币团队早在半年前就主动解散。媒体上关于鲨鱼币业务的正面报道停留在2016年3月,鲨鱼币宣布与后海多家商家合作,可使用鲨鱼币支付。

早已抽身出来的孙欣说,再也不想进入币圈、链圈。“那个圈子的人就好像洗脑了,还不断给别人洗脑。”今年来不断有人邀请孙欣去做区块链项目或研究机构的顾问,她都拒绝了。

行业需要更多理性。ICO的“空手套白狼”让区块链项目变得更加鱼龙混杂,当大妈也跑步进场希望有所收获时,却不小心成了这“50亿美元的空气”中被收割的“韭菜”。一些散户还算幸运,拿到了ICO项目退回的一些钱,一些散户却根本找不到原来的项目,因为代币停止交易后,项目也没有官方及其他公开的联系方式,散户只能血本无归。

这终究这不是一场适合大众参与的游戏。而那些陷入抑郁期的区块链创业者,更需要证明项目的价值,才能挺过这段时期。

 

(应受访者要求,刘维、孙欣均为化名)

 

论坛热帖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