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大智慧巨亏17亿,被ST背后:被羊毛党撸垮的上市公司!

来源:互联网 2017-10-26 16:55

最近,有一则很火的消息,趣店创始人罗敏在回应平台客户逾期不还时说,不还我们也不会催,就当做雷锋了,结果引发热议。

不少职业撸口子的站出来,其中有一个晒了自己撸口子的战绩:他声称自己从50多个平台贷了18万多,在当地买房付了首付,但是贷出的钱,是坚决不还的。

一个人撸也就罢了,结果还带领全村人一起去撸,现在村里逾期不还的人已经有500多人了。这位撸口狂魔称,看到村里一栋栋小洋楼拔地而起,我感到蛮自豪的。

如今,这位老兄依然活着,还活的挺有劲,还在坚持撸口子,坚信“总有几个口子会放款”,“下款了就像发工资一样,心里美滋滋的!”。

这个故事深刻的描述了如今现金贷市场的混乱:高利贷,撸口子,老赖,羊毛党,雷平台并存,这是一个混沌的世界。

看完这个故事,也许你也能理解,为什么现在很多现金贷平台的利率那么高了,不靠这些暴利支持,怎么弥补这些撸口党带来的损失呢?

但是,逾期不还的那些钱,大部分都是这些平台的投资人的钱,如果发生逾期,这些人的本金也拿不回来了。

如此嚣张的黑户,为何还能活的这么舒服?这的确是个很大的问题,值得我们去思考这背后的成因。

老赖为何敢欠钱不还?

一般人从现金贷平台借钱,最怕的应该是逾期催收这个过程了,这个过程充满恐吓,暴力等各种灰色手段,所以不少还不起钱的人出现跳楼现象。

为什么怕催收呢?因为这些人提交资料的时候,可能把手机通讯录里所有人的电话都给了平台,这些人怕家人朋友知道自己借钱不还,迫于压力,会想尽办法还钱,实在没辙才会跳楼寻死。所以,本质上,暴力催收并不多见,更多的是依靠面子进行催收,但这并没有什么强制力。

而那些职业撸口子的人,肯定提供的都是虚假信息,到时候什么电话轰炸,恐吓,对他们都没什么用,所以才会出现上面故事里面的情形。

催收行业表示,之所以现在对老赖没什么办法,是因为网贷平台属于非银行金融机构,法院,警方对此类案件很少受理,更关键的是,很多网贷平台并没有上征信系统,即便不还网贷的欠款,也不影响其在银行系统贷款,也不影响买房等重要事项,难怪上文的撸兄还买了房。

如果国家现在对网贷进行规范,全面上征信系统,那这些职业撸口子的人恐怕就没好日子过了。

之前有大平台的负责人对独角兽表示,现在他们是期待监管赶紧出台的,这个行业乱象太多,肯定不利于行业长期发展的,像他们这种大平台还是很希望长久发展的。

在此,独角兽呼吁有关方面尽快制定监管措施,毕竟,这些黑户黑的可是投资人的钱啊,保护投资者权益是当务之急啊。

互金江湖乱象:黑平台,羊毛党,撸口子黑户

微信图片_20171026165401_meitu_6.jpg

据统计,截至10月23日,互金登记披露平台上的101家网贷机构,有92家机构披露了截至2017年9月30日的信息,以上92家机构中,有36家机构出现逾期(项目逾期或金额逾期,或两者皆有之)情况,占比39.13%。其中,截至2017年9月30日,微金客项目逾期率为31.25%,在参与披露的101家机构中项目逾期率最高,富润尚美项目逾期率为21.35%,紧随微金客后面。

这些机构还算是大平台,出现逾期的比例高达近4成,那可想而知那么多小平台的生存环境是多么的恶劣。

数据显示,近两个月问题平台数量开始增加。网贷之家数据显示,9月份,网贷行业新增问题平台数量70家,是8月份数量的两倍。进入10月份以来,已经有27家平台出现问题,其中,跑路8家,提现困难12家。

这些问题平台,有些本身就是黑平台,想撸投资者,有些则有可能是被撸口子的黑户给撸垮的。这个市场,羊毛党想薅羊毛,反被平台薅羊毛的情况多了去了,很多黑平台都是跑路之后,改个名字重新开始。而羊毛党大军,也能够把一个平台给撸垮。

前两天有篇文章介绍羊毛党大军,举了大智慧的例子,据说大智慧就是被羊毛党给撸垮的。

微信图片_20171026165405.jpg

 

上图说的是大智慧视吧直播这个项目,这个项目大智慧投入16亿,去年年报亏损17个亿,仅视吧就亏了10个亿,股票直接成为ST,仅仅主播分成就达到了近14亿,其中不知道有多少被僵尸军团撸走了。

互联网金融行业可以说是受手机黑卡产业影响最严重的,各互联网金融平台为了吸引客户到自己的平台,争相砸入重金做各种新用户注册活动。羊毛党利用手机黑卡到各互联网金融平台大量的注册新用户,平台的活动经费大量的落入羊毛党的口袋中,活动的效果大打折扣,有的平台直接就被薅羊毛薅到倒闭。

除此之外,攻击者在社交平台大量注册小号,用这些小号从事发广告、刷粉、刷阅读量、充当网络水军、传播色情内容、进行网络诈骗等等。

目前国内的羊毛党已经形成了利润丰厚、组织严密、组织化程度极高的灰产组织。上到BAT,下到不知名互联网公司,只要举办市场活动,都可能面临羊毛党的巨大威胁。

正因为羊毛党如此大的规模,引发了行业的抱团打压。10月14日,北京互联网金融协会成立了反羊毛联盟,联盟的成立,旨在促进成员之间的信息交流,增强识别羊毛能力,打击羊毛模式,降低运营风险。

羊毛党撸公司,有些黑平台反过来也撸羊毛党。那些跑路的黑平台,就是反撸党。以高利率为幌子,让羊毛党的资金有去无回。跑路之后,再开个新的平台,重新反撸羊毛。

黑户上文已经提到过了,群体也不少。

总之,这个行业现在依然还在野蛮生长,各个群体都在灰色的边缘,进行着斗智斗勇。随着大平台开启了新一轮的上市潮,这个行业曝光率越来越高,也会引发一些积极的变化。相信网贷这个普惠金融行业,不忘初心,发展的越来越好。

这需要监管层的行动。

 

论坛热帖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