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爱名号
  3. 杭州人民不相信崩盘

杭州人民不相信崩盘


1

 

杭州楼市走到了今天,市场开始微妙了起来。

 

在持续了长达1000天的连续高潮之后,没想到最后开发商先怂了。

 

7月7日,位于良渚的住宅地块流拍。市场一惊!

 

是这块地的位置不够好吗?

 

当然不是。这块地距离地铁良渚站仅有数百米,旁边万科保利融信各巨头齐齐聚集,隔壁邻居更是网红神盘融信澜天,摇号报名18000人。

 

而最后流拍的原因更是让人非常吃惊。竟然是无人交纳竞拍保证金。对于财大气粗的开发商来说,仅仅只够塞牙缝的区区4.257亿元的保证金,竟然无一家交纳。

 

开发商真的是穷的只剩底裤了。

 

紧接着是一周的7月16日,三块位于滨江、钱江新城等核心地块的宅地出拍,最终全部被低溢价拿下。

 

市场再次震惊!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另一种声音接踵而至,杭州楼市就此要凉?

 

2

 

1998年,朱镕基政府开放了房地产行业。

 

一年后,朱去浙江调研。他叮嘱了浙江说了一句话,影响了此后杭州楼市三十年。

 

加快住房制度改革,启动消费需求增长。

 

杭州市政府迅速行动了起来:

 

1、取消福利分房,全面实行货币化。

2、按揭贷款的实施。

3、允许房改房的上市交易。

政策环环相扣,如同一张大网照在了杭州的头上。

 

杭州成为全国第一个房价迅猛上涨的城市。

 

2002年第四季度,杭州商品房均价为5861.6元每平,北京的是多少呢?4066.7元;上海则是4553.8元。

 

改革开放40年,中国的大城市排序,一直都是北上广深。但后来就变成了北上深广。再后来,又成了北上深杭。到底杭州能不能将广州挤掉,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其实你看,早在15年前,杭州就已经是最一线了。

 

中国最牛的政经杂志《财经》写了一篇关于杭州楼市的报道,标题叫做《杭州楼市虚火》。

 

在这篇文章里,财经的记者发出了终极之问:

 

2001年,杭州市人均年可支配收入为10896元。年人均收入不过万元的杭州市民如何能够消受每套价格在数十万、甚至百万的“天价”房呢?

 

今天看来,你会哈哈一笑,觉得这个记者好搞笑好幼稚。

 

但是在那个时刻,人们对楼市的迷茫、恐慌,以及追逐,与今日你所看到的情形并无二致。

 

一位杭州的开发商在进行成本核算和预期利润计算后,决定将销售价格定在每平米3500元价格。但是在开盘前一天他去周边的售楼部转了一圈,当晚他将价格提升至了4500元。

 

第二天被一抢而空。

 

他一脸懵,在高兴之余,充满担忧。

 

他感觉自己定的价格太高了,害怕市场出现波动,会影响后期客户交款;又害怕在高价之下,后期入住时品质不到位,最终产生影响。

 

他说,他看不懂杭州楼市。

 

而此时,你肯定在想,那个时候的开发商也挺幼稚!

 

不是他看不懂,是所有人都看不懂。

 

早在15年前,从中国最牛的财经记者到深陷其中的开发商,大家对于楼市,都慌的一比。

 

荒诞之处就在于此,人们一边对楼市充满警惕、疑惑、恐慌;一面却在坎坷不安中,将杭州楼市一路跑出了黄金十年。

 

3

 

2005年,杭州新民生报还没有停刊,有个记者去了一趟深圳,她被眼前的现实震惊了。

 

她搞不懂,深圳,这个人均收入可以高出杭州高出一大截的明星城市,房价却比杭州低出一大截!

 

2004年,深圳8000元/平的房子占了13%,10000元/平以上的只占5%。

 

而杭州,在售万元盘占据了市场供给的27%,还多;均价在8000元以上的楼盘,占到了市场供给的51.4%。

 

你看,杭州,这个总是在长三角被南京压制,在本省内被宁波鄙视的省会城市,凭借房价,一路杀神噬佛,跃上了中国第一线。

 

这一跃,比它后来凭借新科技和政治红利,被民间称为北上深杭,时间早了整整12年。

 

不过,这只是开挂的开始。

 

真正让人对杭州楼市佩服的五体投地,是在2008年。

 

逢8必灾,这个充满宿命论的预言,就算是放在2018年年初,几乎也是无人相信的。因为厉害了,我的国。

 

但是到了今天,它已经俘获了许多人。

 

而十年前的那个灾年的末世难景,注定让许多商人记忆犹新,但更让押注房地产的投资客噤如寒蝉。

 

励志做全宇宙第一大房企的许老板,在这一整年的时间内都在忙于四处借钱,用来维持企业能够多苟延残喘一天。他吃了万科前任王老板的闭门羹,转身去了香港陪大佬打了三个月的桥牌。

 

在许老板急的如热锅蚂蚁的时刻,深圳房价开始暴跌,从12500的价格,直接跌破10000。很多炒房客在这一年赔的血本无归。

 

在1997年,当大陆客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去高位接盘香港楼市时,再加上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香港楼市很快从高点跌落,进入长达数年的低迷期。

 

这个时候自杀开始接踵而至,要么跳楼,要么自焚。最后逼得政府不得不救市。

 

而在十年后的2008年,这一现象又在深圳产生。

 

之前,深圳的炒房中介倒卖房子赚了很多钱,大家手里都屯了不少的房子,等待着下一轮的暴击。

 

但无人能知,等来的却是暴跌。无数的房子砸在了手里。最后只能低价折本甩卖。

 

血本无归。深圳人也开始跳楼。一直跳到政府出手救市。

 

在人们将身家性命全部投进房地产,豪赌暴涨行情和收益预期的那一刻,结果便已经注定,房价只能上涨。

 

你要跌,那我就死给你看。

 

4

 

而在整个2008年,只有杭州是欢欣鼓舞的。

 

在别人暴跌的暴跌,跳楼的跳楼的时候,只有杭州逆势上涨,幅度还不小,涨了足足1000元,如果算上别人跌下去的,那么这个数值只会更高。全国仅此一城!

 

 b473807dd8ec4913ac6d75a62676cc97.jpeg

 

数据在此,你只说,你服不服?

 

在最近的20年,当中国的某个城市,忽然中邪一般发生巨大变化时,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原因。

 

凡事须得研究,才能明白!

 

你去翻历史一查就会发现,那一届的领导肯定非常能搞钱。比如说曾经的大连,以及8年前的杭州。

 

2000到2010的杭州市委书记是王国平。在杭州,王国平被称为苏轼之后最伟大的市委书记。但在他身上的争议,就如同他背着的荣誉一样多。

 

他筹钱的办法简单而粗暴,卖地,策略是让“面粉贵过面包”。

 

在2009年,杭州的土地出让收入仅次于上海和北京,综合地价全国第一。

 

王国平对于杭州楼市最经典的语录是:

 

一旦楼市大落、房价大跌,土地市场必将进入不景气周期,政府土地出让收益会大幅减少,相应的城市建设、城市管理和民生保障资金也会大幅减少,最终受害的还是老百姓。

 

这真是新时代父母官的典型样本!他用超越北上深的房价拯救杭州人民于水火!

 

2008年,在全国楼市暴跌的时刻,王国平放出“救市25条”,成功让杭州房价上涨了1000。

 

如果在坐标轴上画上一条王国平和杭州房价的曲线,你会发现,杭州楼市的黄金十年,正是王国平任期内的十年。

 

他用十年时间打造了杭州楼市的黄金时代,通过高房价牺牲了整整一代青年,完成了自己仕途的辉煌。

 

这个世界上,黑和白,从来都不分明!

 

5

 

但,更大的问题在于,书记都是有任期的,之后该怎么办?

 

大连为了维持前任的繁荣,苦于无借钱门路,便引进了庞大的石化产业,励志要将自己打造成为中国北方最重要的炼油基地。

 

结果就是,大连一举从北方明珠,变身为北方炸都。从2010年到2017年,大连炼油系统8年7连炸。这让多少大连人一到了每年7月就开始坎坷不安。

 

2010年,王国平卸任退休。杭州楼市的黄金时代也结束了!

 

这一年,四万亿的大水已经将中国楼市灌溉成了巨婴。国家又开始嫌弃夜壶了,就顺脚踢到了床下。

 

杭州楼市遇到了有史以来第一次的爆冷。

 

 7c1a5eee8ec64ddb98ab64b625e440de.jpeg

 

你看,在2012年3月,杭州在售楼盘最低的折扣已经是54折,平均折扣维持在7折左右。

 

也许这是有原因的,比如说,远、小开发商。

 

但真正知道杭州楼市的艰难,是绿城的精神教父宋卫平。潘石屹说,绿城那时候的生命,都是按天来数的。

 

2011-2012年,这是绿城历史上最命悬一线的时刻。

 

老宋和同事去西湖边南山路上的钱王美庐餐厅吃饭。他酒量不错,但还是很快喝多了,忽然哭了起来。

 

在这之前,绿城下属对眼前这个充满极致精神的老板,从来都只有害怕和敬畏,因为他对细节的执着和对品质的苛刻让所有人都自叹不如。

 

但是就在这一刻,这个与书为伴,一直独居、无子嗣的男人,让人心疼。

 

日子从来没有这么难过。

 

但对于杭州楼市来说,更难的日子还在后面。

 

2014年,杭州楼市的库存达到了夸张的12万套,如果加上二手房,则整体库存超过了20万。

 

而在2012年杭州一共成交了83690套房子,2013年有所提升,达到了85823套。

 

2014年?2014年是一把铁硬的实锤。杭州透明售房网的数据,一周内,杭州主城区成交了354套。

 

在两年后,杭州楼市重新崛起的2016年,杭州9.18一天的成交数据,是5105。

 

杭州妖风大起,杭州楼市崩盘的消息四处流传。

 

2014年春节刚过,位于杭州城北桥西的德信·北海公园率先降价3000元/平方米,天鸿香榭里跟风狂降6000,原本1.8万元入手的业主,一夜间至少损失了50万元。

 

“非常不妙”,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的这句评语,一夜过后,开始盛行。

 

而在杭州房产界的微信朋友圈里,人们突然疯狂转发起财经作家吴晓波的一篇旧文,题目正是:“杭州:飘忽不定”,这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隐喻。

 

最终,杭州的异动惊动了墙外的媒体,他们翻墙进来报道了杭州崩盘,告知这将是中国楼市的第一声丧钟。

 

对信心的打击是巨大的。连杭州市长去北京开两会,都不得不向全国媒体辟谣“杭州楼市没有崩”。

 

但温州人正在撤离,绿城也将自己第一次卖给了融创。

 

融绿之融充满翻转、故事性超强,但作为杭州楼市标志性人物和企业的宋卫平和绿城,这一卖身之举,无意之中将寒冬中的杭州楼市推向了最深的谷底。

 

黄金十年,杭州人民被充分的保护和娇生惯养。当寒冬来临时,他们注定比别人伤亡更重。

 

至今在中国楼市史上,杭州也是唯一一个楼市腰斩,连跌五年的重点城市。

 

当时之时,有一张大网笼罩在杭州头上,上面写了八个大字“此地已崩,无一幸存”!

 

6

 

所以,当行情再次到来,上海人民来降维打击,温州人民再次涌入,杭州人民一口吐沫吐在了地上,心里写着两个硕大的英文字母。

 

但在外地客扫楼扫了一圈又一圈之后,杭州楼市还是启动了。

 

杭州人民忽然犹豫了,深深刻在心里的英文字母渐渐抹去,开始观望。就在外地人扫完货开始进攻下一个阵地时,杭州人民终于醒悟了。

 

之前黄金10年,他们在温室里失去了市场敏感性;然后五年寒冬,不断下跌的房价让他们躲在自己的洞穴里,孤独地舔伤口,并对市场充满了排斥和质疑。

 

而当他们终于醒悟时,整个市场已经一篇红海,每个售楼部里都在上演血流成河。

 

没有人缺钱,大家都怀揣全款跑进售楼部;大家只能靠拼关系,这时你的媳妇开始不停地埋怨你为何没有个大爷是政府官员。

 

后来,不拼关系了,拼人品,公开摇号。

 

这看似很公平,其实最无人性!

 

当结婚已经56年,年纪超过80的老奶奶也冲进售楼部摇号时,你可以买到房子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

 

最初,你本知自己买不到,从而不去想,从此江湖两忘;但是在勾起了你蓬蓬勃勃的希望之后,绝望却如同一把重锤,一锤将你打入黑暗的最深处。

 

但利益才是最好的指挥棒。

 

南京河西可以10000多人连夜排队,大量抽出了资金硬生生搞倒钱宝网。

 

成都也可以40000多人摇几百套房,3岁孩童一边吃着奶嘴一边参与摇号!

 

他们都是新时代杭州人民的向导和老师。

 

显然,这一刻,杭州人民是充满决绝地相信楼市再也不会暴跌了。

 

这就如同两年前当上海人来扫楼时,所有杭州人都相信他们是暴发户一样。

 

杭州人民是习惯于相信的。


声明:本网站发布的内容(图片、视频和文字)以原创、转载和分享网络内容为主,如果涉及侵权请尽快告知,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邮箱:tougao@22.cn。 



返回爱名头条首页 >



杭州人民不相信崩盘

A+


1

 

杭州楼市走到了今天,市场开始微妙了起来。

 

在持续了长达1000天的连续高潮之后,没想到最后开发商先怂了。

 

7月7日,位于良渚的住宅地块流拍。市场一惊!

 

是这块地的位置不够好吗?

 

当然不是。这块地距离地铁良渚站仅有数百米,旁边万科保利融信各巨头齐齐聚集,隔壁邻居更是网红神盘融信澜天,摇号报名18000人。

 

而最后流拍的原因更是让人非常吃惊。竟然是无人交纳竞拍保证金。对于财大气粗的开发商来说,仅仅只够塞牙缝的区区4.257亿元的保证金,竟然无一家交纳。

 

开发商真的是穷的只剩底裤了。

 

紧接着是一周的7月16日,三块位于滨江、钱江新城等核心地块的宅地出拍,最终全部被低溢价拿下。

 

市场再次震惊!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另一种声音接踵而至,杭州楼市就此要凉?

 

2

 

1998年,朱镕基政府开放了房地产行业。

 

一年后,朱去浙江调研。他叮嘱了浙江说了一句话,影响了此后杭州楼市三十年。

 

加快住房制度改革,启动消费需求增长。

 

杭州市政府迅速行动了起来:

 

1、取消福利分房,全面实行货币化。

2、按揭贷款的实施。

3、允许房改房的上市交易。

政策环环相扣,如同一张大网照在了杭州的头上。

 

杭州成为全国第一个房价迅猛上涨的城市。

 

2002年第四季度,杭州商品房均价为5861.6元每平,北京的是多少呢?4066.7元;上海则是4553.8元。

 

改革开放40年,中国的大城市排序,一直都是北上广深。但后来就变成了北上深广。再后来,又成了北上深杭。到底杭州能不能将广州挤掉,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其实你看,早在15年前,杭州就已经是最一线了。

 

中国最牛的政经杂志《财经》写了一篇关于杭州楼市的报道,标题叫做《杭州楼市虚火》。

 

在这篇文章里,财经的记者发出了终极之问:

 

2001年,杭州市人均年可支配收入为10896元。年人均收入不过万元的杭州市民如何能够消受每套价格在数十万、甚至百万的“天价”房呢?

 

今天看来,你会哈哈一笑,觉得这个记者好搞笑好幼稚。

 

但是在那个时刻,人们对楼市的迷茫、恐慌,以及追逐,与今日你所看到的情形并无二致。

 

一位杭州的开发商在进行成本核算和预期利润计算后,决定将销售价格定在每平米3500元价格。但是在开盘前一天他去周边的售楼部转了一圈,当晚他将价格提升至了4500元。

 

第二天被一抢而空。

 

他一脸懵,在高兴之余,充满担忧。

 

他感觉自己定的价格太高了,害怕市场出现波动,会影响后期客户交款;又害怕在高价之下,后期入住时品质不到位,最终产生影响。

 

他说,他看不懂杭州楼市。

 

而此时,你肯定在想,那个时候的开发商也挺幼稚!

 

不是他看不懂,是所有人都看不懂。

 

早在15年前,从中国最牛的财经记者到深陷其中的开发商,大家对于楼市,都慌的一比。

 

荒诞之处就在于此,人们一边对楼市充满警惕、疑惑、恐慌;一面却在坎坷不安中,将杭州楼市一路跑出了黄金十年。

 

3

 

2005年,杭州新民生报还没有停刊,有个记者去了一趟深圳,她被眼前的现实震惊了。

 

她搞不懂,深圳,这个人均收入可以高出杭州高出一大截的明星城市,房价却比杭州低出一大截!

 

2004年,深圳8000元/平的房子占了13%,10000元/平以上的只占5%。

 

而杭州,在售万元盘占据了市场供给的27%,还多;均价在8000元以上的楼盘,占到了市场供给的51.4%。

 

你看,杭州,这个总是在长三角被南京压制,在本省内被宁波鄙视的省会城市,凭借房价,一路杀神噬佛,跃上了中国第一线。

 

这一跃,比它后来凭借新科技和政治红利,被民间称为北上深杭,时间早了整整12年。

 

不过,这只是开挂的开始。

 

真正让人对杭州楼市佩服的五体投地,是在2008年。

 

逢8必灾,这个充满宿命论的预言,就算是放在2018年年初,几乎也是无人相信的。因为厉害了,我的国。

 

但是到了今天,它已经俘获了许多人。

 

而十年前的那个灾年的末世难景,注定让许多商人记忆犹新,但更让押注房地产的投资客噤如寒蝉。

 

励志做全宇宙第一大房企的许老板,在这一整年的时间内都在忙于四处借钱,用来维持企业能够多苟延残喘一天。他吃了万科前任王老板的闭门羹,转身去了香港陪大佬打了三个月的桥牌。

 

在许老板急的如热锅蚂蚁的时刻,深圳房价开始暴跌,从12500的价格,直接跌破10000。很多炒房客在这一年赔的血本无归。

 

在1997年,当大陆客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去高位接盘香港楼市时,再加上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香港楼市很快从高点跌落,进入长达数年的低迷期。

 

这个时候自杀开始接踵而至,要么跳楼,要么自焚。最后逼得政府不得不救市。

 

而在十年后的2008年,这一现象又在深圳产生。

 

之前,深圳的炒房中介倒卖房子赚了很多钱,大家手里都屯了不少的房子,等待着下一轮的暴击。

 

但无人能知,等来的却是暴跌。无数的房子砸在了手里。最后只能低价折本甩卖。

 

血本无归。深圳人也开始跳楼。一直跳到政府出手救市。

 

在人们将身家性命全部投进房地产,豪赌暴涨行情和收益预期的那一刻,结果便已经注定,房价只能上涨。

 

你要跌,那我就死给你看。

 

4

 

而在整个2008年,只有杭州是欢欣鼓舞的。

 

在别人暴跌的暴跌,跳楼的跳楼的时候,只有杭州逆势上涨,幅度还不小,涨了足足1000元,如果算上别人跌下去的,那么这个数值只会更高。全国仅此一城!

 

 b473807dd8ec4913ac6d75a62676cc97.jpeg

 

数据在此,你只说,你服不服?

 

在最近的20年,当中国的某个城市,忽然中邪一般发生巨大变化时,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原因。

 

凡事须得研究,才能明白!

 

你去翻历史一查就会发现,那一届的领导肯定非常能搞钱。比如说曾经的大连,以及8年前的杭州。

 

2000到2010的杭州市委书记是王国平。在杭州,王国平被称为苏轼之后最伟大的市委书记。但在他身上的争议,就如同他背着的荣誉一样多。

 

他筹钱的办法简单而粗暴,卖地,策略是让“面粉贵过面包”。

 

在2009年,杭州的土地出让收入仅次于上海和北京,综合地价全国第一。

 

王国平对于杭州楼市最经典的语录是:

 

一旦楼市大落、房价大跌,土地市场必将进入不景气周期,政府土地出让收益会大幅减少,相应的城市建设、城市管理和民生保障资金也会大幅减少,最终受害的还是老百姓。

 

这真是新时代父母官的典型样本!他用超越北上深的房价拯救杭州人民于水火!

 

2008年,在全国楼市暴跌的时刻,王国平放出“救市25条”,成功让杭州房价上涨了1000。

 

如果在坐标轴上画上一条王国平和杭州房价的曲线,你会发现,杭州楼市的黄金十年,正是王国平任期内的十年。

 

他用十年时间打造了杭州楼市的黄金时代,通过高房价牺牲了整整一代青年,完成了自己仕途的辉煌。

 

这个世界上,黑和白,从来都不分明!

 

5

 

但,更大的问题在于,书记都是有任期的,之后该怎么办?

 

大连为了维持前任的繁荣,苦于无借钱门路,便引进了庞大的石化产业,励志要将自己打造成为中国北方最重要的炼油基地。

 

结果就是,大连一举从北方明珠,变身为北方炸都。从2010年到2017年,大连炼油系统8年7连炸。这让多少大连人一到了每年7月就开始坎坷不安。

 

2010年,王国平卸任退休。杭州楼市的黄金时代也结束了!

 

这一年,四万亿的大水已经将中国楼市灌溉成了巨婴。国家又开始嫌弃夜壶了,就顺脚踢到了床下。

 

杭州楼市遇到了有史以来第一次的爆冷。

 

 7c1a5eee8ec64ddb98ab64b625e440de.jpeg

 

你看,在2012年3月,杭州在售楼盘最低的折扣已经是54折,平均折扣维持在7折左右。

 

也许这是有原因的,比如说,远、小开发商。

 

但真正知道杭州楼市的艰难,是绿城的精神教父宋卫平。潘石屹说,绿城那时候的生命,都是按天来数的。

 

2011-2012年,这是绿城历史上最命悬一线的时刻。

 

老宋和同事去西湖边南山路上的钱王美庐餐厅吃饭。他酒量不错,但还是很快喝多了,忽然哭了起来。

 

在这之前,绿城下属对眼前这个充满极致精神的老板,从来都只有害怕和敬畏,因为他对细节的执着和对品质的苛刻让所有人都自叹不如。

 

但是就在这一刻,这个与书为伴,一直独居、无子嗣的男人,让人心疼。

 

日子从来没有这么难过。

 

但对于杭州楼市来说,更难的日子还在后面。

 

2014年,杭州楼市的库存达到了夸张的12万套,如果加上二手房,则整体库存超过了20万。

 

而在2012年杭州一共成交了83690套房子,2013年有所提升,达到了85823套。

 

2014年?2014年是一把铁硬的实锤。杭州透明售房网的数据,一周内,杭州主城区成交了354套。

 

在两年后,杭州楼市重新崛起的2016年,杭州9.18一天的成交数据,是5105。

 

杭州妖风大起,杭州楼市崩盘的消息四处流传。

 

2014年春节刚过,位于杭州城北桥西的德信·北海公园率先降价3000元/平方米,天鸿香榭里跟风狂降6000,原本1.8万元入手的业主,一夜间至少损失了50万元。

 

“非常不妙”,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的这句评语,一夜过后,开始盛行。

 

而在杭州房产界的微信朋友圈里,人们突然疯狂转发起财经作家吴晓波的一篇旧文,题目正是:“杭州:飘忽不定”,这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隐喻。

 

最终,杭州的异动惊动了墙外的媒体,他们翻墙进来报道了杭州崩盘,告知这将是中国楼市的第一声丧钟。

 

对信心的打击是巨大的。连杭州市长去北京开两会,都不得不向全国媒体辟谣“杭州楼市没有崩”。

 

但温州人正在撤离,绿城也将自己第一次卖给了融创。

 

融绿之融充满翻转、故事性超强,但作为杭州楼市标志性人物和企业的宋卫平和绿城,这一卖身之举,无意之中将寒冬中的杭州楼市推向了最深的谷底。

 

黄金十年,杭州人民被充分的保护和娇生惯养。当寒冬来临时,他们注定比别人伤亡更重。

 

至今在中国楼市史上,杭州也是唯一一个楼市腰斩,连跌五年的重点城市。

 

当时之时,有一张大网笼罩在杭州头上,上面写了八个大字“此地已崩,无一幸存”!

 

6

 

所以,当行情再次到来,上海人民来降维打击,温州人民再次涌入,杭州人民一口吐沫吐在了地上,心里写着两个硕大的英文字母。

 

但在外地客扫楼扫了一圈又一圈之后,杭州楼市还是启动了。

 

杭州人民忽然犹豫了,深深刻在心里的英文字母渐渐抹去,开始观望。就在外地人扫完货开始进攻下一个阵地时,杭州人民终于醒悟了。

 

之前黄金10年,他们在温室里失去了市场敏感性;然后五年寒冬,不断下跌的房价让他们躲在自己的洞穴里,孤独地舔伤口,并对市场充满了排斥和质疑。

 

而当他们终于醒悟时,整个市场已经一篇红海,每个售楼部里都在上演血流成河。

 

没有人缺钱,大家都怀揣全款跑进售楼部;大家只能靠拼关系,这时你的媳妇开始不停地埋怨你为何没有个大爷是政府官员。

 

后来,不拼关系了,拼人品,公开摇号。

 

这看似很公平,其实最无人性!

 

当结婚已经56年,年纪超过80的老奶奶也冲进售楼部摇号时,你可以买到房子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

 

最初,你本知自己买不到,从而不去想,从此江湖两忘;但是在勾起了你蓬蓬勃勃的希望之后,绝望却如同一把重锤,一锤将你打入黑暗的最深处。

 

但利益才是最好的指挥棒。

 

南京河西可以10000多人连夜排队,大量抽出了资金硬生生搞倒钱宝网。

 

成都也可以40000多人摇几百套房,3岁孩童一边吃着奶嘴一边参与摇号!

 

他们都是新时代杭州人民的向导和老师。

 

显然,这一刻,杭州人民是充满决绝地相信楼市再也不会暴跌了。

 

这就如同两年前当上海人来扫楼时,所有杭州人都相信他们是暴发户一样。

 

杭州人民是习惯于相信的。


声明:本网站发布的内容(图片、视频和文字)以原创、转载和分享网络内容为主,如果涉及侵权请尽快告知,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邮箱:tougao@22.cn。 



返回爱名头条首页 >

爱名号官方微信
相关内容
揭秘!中国最大互联网公司的管理秘籍!
揭秘!中国最大互联网公司的管理秘籍
“狗”均消费逼近6000元!深圳人,你过得比狗好?
“狗”均消费逼近6000元!深圳人,你过
 瓜分340亿美元物联网芯片半导体市场!机会在这五大行业【附下载】| 智东西内参
瓜分340亿美元物联网芯片半导体市
 史上最“中国”的AI学术大会!讯飞秒掉全球对手,情感识别大热
史上最“中国”的AI学术大会!讯飞
 重磅!比特大陆被科技部评为中国“独角兽”企业!
重磅!比特大陆被科技部评为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