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门户被今日头条革了命,那么新闻呢?

来源:互联网 2017-10-20 09:59

台湾淡水。2017年9月22日

门户已经被今日头条打败了,这是一个不想承认的事实,但也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一个十年门户老编的哀叹:被今日头条革了命》这篇文章中的这段陈述,如此无奈但又不容置疑,似乎引起了不少门户编辑的共鸣。你被一个你曾经无视、轻视的对手打败了,所以你现在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今日头条化”,被迫而且无望。

在门户如日中天的时候,大众普遍的认知是,传统媒体已被门户革了命。但在传统媒体自己看来,所谓门户革命,不过是一次介质的改变,就像过去的纸、广播和电视这种介质的改变一样,谈不上革命。关键是,媒体数百年来逐渐形成的那一整套理论和方法,在新的介质上仍然有效。受众仍然需要新闻,而新闻仍然需要通过原始的方法产生,新闻仍然要用专业主义的态度去对待,媒体仍然要恪守沿袭下来的那些操守和原则。

在门户时代,传统媒体的编辑、记者是在跟一群掌握着更廉价、更便捷、更高效的介质的同行竞争,他们慨叹的是,纸媒成本太高、周期太长、效率太低,打不过门户也是必然的。而在头条时代,门户网站的小编们是在跟一群从来没把自己当媒体的工程师竞争,新闻从来都不是什么神圣的东西,内容只是饲料,给读者喂什么,全看读者的个人口味和偏好。

早在一年前,我在《陈彤的时代,张一鸣的时代》中就已经表达过,那个还将新闻当新闻,将评论当评论,将门户业务当媒体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内容不再是一门媒体生意,而是一门流量生意:

张一鸣同学作为一个软件工程专业的高材生,当他做一个基于算法的资讯产品的时候,他并不需要懂得新闻理念,甚至也完全用不上情怀这种东西,这个产品跟推荐火车票,或者推荐二手房没有本质区别。在一个工科学霸眼中,用户的口味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媒体给一个用户推荐越来越low的内容,也不代表媒体不正经,服务用户同样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读者并不在意谁喂给他饲料,他在意的是饲料是不是可口、顺滑,是不是都是自己爱吃的。没人规定新闻资讯一定得是媒体人生产和贩卖,而不能由算法来操作,就像没人规定牛肉一定得是来自牧场,而不能由实验室来合成。

而且你不能说,今日头条只关注分发,不关注原创。它一掷千金地到处笼络、挖掘、收集各类自媒体、知乎答主和当红主播,不是在支持原创吗?

不过,这种个体户式的“原创”,并不是媒体人所理解的那种原创。那种低效率的、高成本的、无法批量生产的、需要团队进行专业化合作的原创,那种支撑起媒体的品牌和价值的,同时也可能意味着巨大风险甚至生命安全的原创,那种关乎真相,而非关乎流量的原创,其实并不是头条类内容平台所需要的,也不是这类平台真正在意的。尽管今日头条会按季、按年给这类原创的媒体和媒体人发发奖,但目的真的不是为了鼓励这种原创,它只是为了证明今日头条在你们媒体行业的行业地位而已。

张一鸣认为,在机场看杂志的人会为了证明自己高雅,而去指责火车站的杂志低俗。他说:“历史上精英们一直在试图让大众拥有很高的精神追求,但社会整体从来没有达到过这个目标。以前的媒体精英意识不到这一点,他们认为自己特别希望导向的才是特别重要的。但多数人的强烈主张,从历史上看,多数都没有产生多大价值。”

你看,他看到了媒体精英自己都意识不到的问题,媒体精英一直在费力不讨好地做那些“试图让大众拥有很高的精神追求”的事,却从未成功过,他当然不会干这种挑战风车的傻事。至于媒体“无限逼近真相”的使命,则更像个笑话,哪有什么真相,有的只是用户数、访问量、用户停留时长等统计学和经济学数字而已。

门户被今日头条革了命,这真不算什么大事,比这事严重得多的是,新闻报道尤其是调查性报道,也一起被革了命。从投入产出比上说,调查性报道通常不会比一个庸俗段子带来的访问量更大,把美国总统赶下台的水门事件的报道,以及戳穿蓝田股份和银广厦陷阱的相关调查报道,并不能代表大众趣味和大众价值,但却要投入很大的成本。它顶多能满足一下精英们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但对一个流量平台来说,这明显是不经济、不划算的,不应予以鼓励的。

2013年,经营《华盛顿邮报》的格雷厄姆家族,决定把《华盛顿邮报》卖给亚马逊CEO贝索斯,是因为他们相信贝索斯有办法拯救这份报纸,同时不会把它完全变成一门流量生意。美国有很多流量巨大的网站,但没有一个网站能够替代一张报纸的价值,即使这张报纸当下的日子不太好过。

菲尔·格雷厄姆有句名言:“新闻是历史的第一个手稿。”但是谁会在乎历史呢?我们只想活在当下。有投诚来的知乎知识网红和转会来的快手一哥为我们提供最鲜活的内容消遣,谁还需要去读枯燥无味的《基金黑幕》?

 


 

 

论坛热帖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