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想做快速医疗消费市场的“苹果”,他们要把癌症早筛这件事做到极致

来源:互联网 2017-10-31 10:05

 

把癌症早筛打造成高标准的快速医疗消费品,这要求诺辉必须把这三件事做到极致:全民教育普及、用户体验、生态。

 

“更像有谁刚刚用燃烧弹炸毁了你一心一意前进的道路。现在我必须绕道而行。”美国医生保罗·卡拉尼什在自己被确诊患上肺癌时,写下了这句话。

 

之所以多数人“谈癌色变”,原因在于癌症常在晚期才被发现,治愈几率相对较小。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数据显示:癌症是全球第二大死因,2015年导致880万人死亡。从全球情况看,近六分之一的死亡由癌症造成。

 

如今,在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随着用户对自身健康意识的更加重视,预防优于治疗的理念正逐渐普及。除了自身对于日常饮食健康的管理,预防——即早发现、早治疗、早诊断被认为是癌症防治的最佳出路。

 

“早期癌症诊断90%都可以治愈,标准是治疗以后5年没有复发、没有转移。”中国癌症基金会理事长赵平教授向钛媒体记者介绍,癌症在早期阶段被发现的治愈率较高。虽然早期筛查不具有诊断意义,但可以用快速、简便的方法,将表面健康的人区分为可能患病者(阳性)或可能无病者(阴性),以便患病者可以早期发现并及时治疗。

 

 

早筛的市场普及教育,要先回答三个问题

 

 

政府鼓励,医生重点宣传的早癌筛查领域,如今也涌入了不少科技公司。

 

CellMax Life通过多生物标记、血液测试,实现大肠癌早期检测;Grail针对健康人群,对血液检测实现癌症早期筛查,今年3月份获9亿美元B轮融资,其投资队伍里有亚马逊、腾讯、ARCH Venture、比尔·盖茨、贝佐斯和Google风投等。

 

腾讯在今年8月正式推出“觅影”产品,利用人工智能影像筛查技术辅助医生实现食道癌、肺癌、宫颈癌、乳腺癌等的早期筛查;今年9月完成1亿元A+轮融资的体素科技,也是基于人工智能医疗影像,辅助医生进行早期癌症筛查,投资方有红杉资本中国和腾讯。

 

Cologuard基于粪便样品,分析癌前病变或者肿瘤的DNA特征;诺辉健康利用分子诊断与基因检测技术对大肠癌进行早期筛查,今年8月完成2000万美元B 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了启明创投、君联资本、软银中国等。

 

液体活检、AI影像识别、分子诊断,虽然实现早期癌症筛查的技术手段和切入领域各有不同,但早癌筛查的意义以及可产生的商业价值正吸引着创业者持续涌入。

 

 

朱叶青作为诺辉健康的CEO,带领团队在癌症早筛的市场教育方面深耕多年。诺辉健康成立于2013年,常卫清、常卫宁、常卫明以及噗噗管四个与消化道相关的产品。主打产品常卫清利用人体粪便,检测三个指标,其中包括与肠癌相关的6个靶基因,从而判断一个人的肠道是否出了问题。。

 

朱叶青对公司的定位,就是想把癌症早筛打造成高标准的快速医疗消费品。而这要求诺辉必须把三件事做到极致:全民教育普及、用户体验、生态。

其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如何向公众普及早筛的必要性。朱叶青在接受采访时告诉钛媒体记者,向公众专业的普及早筛首先要回答三个问题:

 

第一,检测结果有没有明确的临床指导意义?一定要告诉患者下一步干什么;

 

第二,有没有简便的确诊办法?阳性有没有办法确诊?如果很复杂,早期筛查没有意义;

 

第三,早期阶段有没有可行的介入手段,如果一个病筛查确诊了但不能解决,就增加了病人的痛苦,还不如不告诉他。

 

加拿大安大略省癌症研究所帅世民曾解释过,“癌症难治的很大一个原因是其遗传异质性(Genetic Heterogeneity)。在癌症中,它指的是:同一种癌症可能是由不同的突变造成的。”正因如此,并非所有癌症都适用于早期筛查,乳腺癌、宫颈癌、结肠癌,适合普通人群筛查;而肺癌、前列腺癌、子宫内膜癌等,适合高风险人群筛查。

 

“医院都分的很细,没有哪一个医生全部都看得了,我们不做诊断、不做风险评估,只做早期筛查,我们目前聚焦在消化道。”在谈到早期癌症筛查如何落地时,朱叶青如是说。

 

 

如何把用户体验做到极致:从大肠癌早筛开始探索

 

 

诺辉的第一个产品为什么是针对大肠癌筛查?

 

大肠癌是非常明确的有预防和筛查效果的恶性肿瘤,早期治疗效果好,晚期治疗效果则相对较差。但目前我国临床上大肠癌早期确诊的比例仅为5-10%,60%-70%的大肠癌患者被发现时已是Ⅱ期或晚期。

 

上述这段数据,来自由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大肠外科主任、中国抗癌协会大肠癌专委会前任主任委员蔡三军教授、浙江大学肿瘤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郑树教授、诺辉健康首席科学家陈一友博士共同发布的《中国大肠癌流行病学及其预防和筛查白皮书》。

 

该报告还显示,中国大肠癌的发病率居恶性肿瘤发病谱的第三位,仅次于肺癌和胃癌,死亡率居肺癌,肝癌、胃癌和食管癌之后。

 

2014年,FDA批准了粪便DNA结直肠癌筛查试剂盒Cologuard,产品由Mayo诊所与Exact Sciences公司共同研发,针对早期结肠癌前病变和结肠癌的非侵入式sDNA检测手段,同时也被纳入医保在全美推广。

 

Cologuard这种非侵入式的筛查方式被认为是早癌筛查普及的关键点。在美国2016年肠癌指南中,把粪便DNA基因检测列为肠癌筛查的7种办法之一。现在较多采用的筛查方法主要有以下几种:大便隐血、乙结肠镜、纤维结肠镜、CT-MRI 模拟肠镜、粪便DNA检测。

 

尽管肠镜检查是筛查的“金标准”,但这种创伤性检查仍使很多人抗拒,“作为大肠癌的初筛,人群接受率很差且成本较高。”赵平教授认为肠镜的方式并不适合初筛,最常用的无创性检查是对大便血液进行分析,Cologuard和诺辉健康都是基于粪便 DNA 的检查,可以居家自取解决依从性问题,并已被证明敏感性更高。

 

“肠镜不是筛查手段,肠镜是治疗的主导,”浙江大学肿瘤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郑树也有着同样的看法,大肠癌高危人群做肠镜之前,都能够做分子检测、多靶点检测,虽然是有限的,但说明了病变的性质。“早期筛查不能作为临床手段,临床手段必须要有金标准才可以。”朱叶青强调了早筛和临床的界限。

 

粪便DNA检测主要是检测从粪便中进行肠癌脱落细胞中变异基因,患者可以居家提供粪便作为检测样本,通过特定的装备送到实验室分析粪便中的遗传物质,检测出直径1厘米以上进展期腺瘤和肠癌病灶。

 

“要从三个不同的维度来检查消化道肿瘤,常卫清检测的是肿瘤细胞的内因基因变异;噗噗管便潜血检查的是生理变化;还有检查微环境的外因,到底有哪些微环境造成了哪些人会有癌症。”诺辉健康CTO陈一友详细介绍了诺辉健康针对大肠癌早期筛查的产品逻辑。

 

2016年,诺辉健康曾上市了一款名为“噗噗管”的产品,取样+检测一体化的便隐血检测方法,“它可以提高民众对于便隐血检测的顺应性,但噗噗管可以发现大约70%的肠癌,缺陷是对于癌前病变不敏感。”其推出的“常卫清”产品,在生理变化、便隐血的基础上,加上了肿瘤基因内在信息,视野从肠癌扩展到了进展期腺瘤和异型增生。

 

从肿瘤本身引起的症状到第三个维度:到底是什么样的微环境跟肿瘤发生是密切相关的?正常的健康管理怎么针对盲区的人群提供进一步的指导?基于此,诺辉健康的“常卫友”产品帮助用户了解自身肠道的多样性和复杂性,检测完可以看到是否感染治病细菌以及炎症风险。

 

“癌症筛查最大的问题是,每一种方法各有优劣性,但最重要的意义是有更多的人参与才可以。”朱叶青对钛媒体记者表示,早期癌症筛查并非看病治疗,没有更多的人参与便没有意义。

 

怎样才能让更多的人参与早筛呢?朱叶青认为一定要使产品体验过程轻松、便捷,这样才能使早期癌症筛查变得跟体检一样成为常规消费行为。因此诺辉健康提升用户体验上,下了 很大功夫。不管是产品的人性化包装设计上,还是使用用产品的过程中的便捷上,都能体验到这一点。

 

 

打造快速医疗消费品生态还有多远?

 

技术的商业化落地虽是最后一环,但却最为重要。通过梳理诺辉的销售渠道可以发现,这款早筛产品并非直接销售给消费者,而是与保险公司、体检机构、移动医疗APP、医院、社区等合作,也就意味着这是一整个健康保障生态的打造。

 

以诺辉健康与众安保险在2016年推出的产品“肠命百岁”为例,将早筛检测服务匹配于后期的保险保障服务,客户在网上购买相应的保单,线下自助采样后进行大肠癌早期筛查,然后可以凭检测结果得到相应的理赔。这款产品改变了以往保险事后经济补偿单一的功能,可以做到事前预防。

 

基于场景的布局,让早癌筛查绕过了以往简单粗暴式的用户教育,以用户容易接受的方式触达。诺辉健康将和中国癌症基金会合作,把这种早期癌症筛查技术带进全国近80家医院。

 

之所以将主要渠道铺在医院和体检机构,朱叶青的考虑是,“大家一定信任的是医生,尤其和癌相关,没有专业人士给意见也不敢买,我们有电商渠道,但量还是有限。

 

不过,朱叶青对钛媒体表示,诺辉的最终愿景是将癌症早筛产品做成“有品牌的快速医疗消费品”,也就是直接进入有需求消费者的购买清单,帮助寻常百姓家完成“家庭自己测”。

 

医疗预防产品从医疗服务渠道转向消费级市场,最典型的案例是早孕试纸。

 

早孕试纸是一种方便女性检测自己是否怀孕的产品,只能作为一种初筛检查。早孕试纸的价值在于,“查一下有问题再去医院找医生。”

 

这个目前已经普及的初筛产品实际上诞生在1972年,当时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宣布了一种快速验孕的新方法,加上第二年罗伊诉韦德案使堕胎合法化,推动了家庭自测的普及。

 

但1977年首次出现在药店里的怀孕自测套装e.p.t.(Early Pregnancy Test, 早孕测试),还要求尿液必须冷藏、测试不能受到干扰,而且必须在感觉不到任何震动的地方进行。尽管操作烦琐,但在当时已经比其他同类产品方便很多;直到1988年,联合利华公司推出了第一款“一步到位”的测试棒Clearblue Easy,改变了人们确定怀孕的方式。

 

从产品演进到市场策略,大肠癌筛查试剂等早筛产品正在复制早孕试纸进入大众市场的路径。

 

不过,和验孕棒相比,早癌筛查目前仍处于政策和技术推动的阶段,一两千块的早癌筛查产品尚未达到家庭自测的普及,除了产品检测的简便程度外,大众的接受度以及检测成本都是早癌筛查需要一个个攻克的难题。

 

诺辉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通过最广泛的公共医疗服务将(常卫清的产品)建立了产品同潜在消费人群的连接,在早筛领域建立了口碑和品牌。更为重要的是,为其产品走向消费级市场积累了大量的样本和数据。

 

目前,诺辉健康已经积累了近10万量级的粪便DNA样本库,在获得B轮融资后将布局中国人群大数据收集和人工智能,计划在2-3年内将样本扩大至百万级。样本数量的扩大会反过来提升技术的筛查敏感度、降低筛查成本,而筛查技术的提升和成本降低也会反过来作用样本数量增多,这将会形成一个正向循环,推动早癌筛查产品成为快速医疗消费品。

 

虽然已经有了Cologuard的案例在先,但诺辉健康目前尚未进入医保。在探寻未来进医保的可能性上,赵平教授认为,“医疗的东西根据效果才能够判断。检查试剂类医疗产品同样面临这个问题,必须积累大量的数据。”

 

影星安吉丽娜朱莉切除乳腺一事在2013年成为轰动公众的大新闻。她之所以做出选择,是因为通过基因测序,因携带遗传的BRCA1基因突变,得出其患乳腺癌概率为87%。

 

朱叶青告诉钛媒体记者,易感基因检测得出的结论是基于“分析正常细胞的DNA特性而得出的癌症风险概率”,由于正常细胞的特性不变,易感基因检测一生只需做一次。

 

而早癌筛查的检测原理则更为准确,通过分析粪便DNA得出是否有基因突变来自早期癌前病灶,早期筛查频次更高,因此,获客成本会逐年摊薄。

 

生态的培养,还需要时间。不过在整个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下,快速医疗消费品的未来是值得期待的。

 

论坛热帖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