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某外资知识产权公司向前离职员工索赔4700万!年度身价最高IP人出现

来源:互联网 2017-11-07 16:10

这两天,在朋友圈流传的这张图让小编的心很受伤。

 微信图片_20171107160825.bmp

至此不由看了一下自己两位数的支付宝余额,不由得想,我们IP行业的薪水什么时候才能和IT看齐啊。

正在这时,有爆料者发来取得了一份文件的部分内容,是关于今年上半年,某外资知识产权服务公司向离职的前员工提起劳动仲裁。看到文件,小编着实被赔偿数字闪瞎了眼,死寂的心中的涟漪又起:

 微信图片_20171107160905.bmp

小编揉了揉眼睛,仔细分辨小数点和逗号,终于看清了,原来是竞业禁止赔偿金四千三百七十五万三千三百五十元,损失客户损失四百万元,使用数据库损失一万零六百十八元。

共计人民币47763698(四千七百七十六万三千六百九十八元——验算好几遍,眼瞎!)。

身价接近半个亿的本年度身价最高IP人诞生了!

小编怀着一颗八卦的心想继续深挖新闻背后的故事,可是很不幸,故事主人公拒绝接受采访,而该外资公司也是联系不上。

无奈之下,我们只得退而求其次,采访了一些号称熟悉内情的IP圈同行,没想到各说各话,这个故事最后变成了一个罗生门。

版本1: 国际资本运作

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外资IP服务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在2016年的时候被整体挂牌转让,挂牌价超过10亿美元,一时间从东京到纽约,从香港到伦敦,大批专业投资公司闻风而动,花大价钱对A公司进行收购前的尽调。

这一尽调就出了问题,我们按下在其他国家的问题不谈。投资公司发现,A公司在中国的业绩似乎跟不上中国知识产权业的蓬勃发展。比如说,一个指标是中国每年的PCT申请量火箭般增加,A公司中国的业务怎么没有能同步增加呢?

不知道是不是受在中国表现的拖累,A公司转让收购这档子是拖了一年多,从16年拖到17年,还是没有机构敢接盘。

A公司的管理层自然给了中国子公司压力,而中国这边则找了各种理由,其中一个办法就是让离职员工背锅,既然是背锅,那么自然是锅越大越好,于是就出现了这口半个亿的超级大锅。

这个说辞的效果如何,还有这个说辞是真是假,小编就不得而知了。不过IP一旦和资本联系到一起,还是国际资本,感觉一下子就高大上起来了,小编自己都有点飘飘然,仿佛国际资本要收购的是IPR Daily一般(那又怎样?小编又没有干股)。

版本2:团队集体叛逃

小编听到另一个说法是,A公司之所以咬牙切齿,是因为该公司一批骨干员工,以半亿为首,从跑腿的销售到各类项目负责人到前台漂亮小妹子,在一年的时间内纷纷离职,并集体投入新东家怀抱。

自然,A公司面对的是客户流失,以及需要重新组织团队,这种事情对于任何一个公司来说都是一万点的暴击,是可忍孰不可忍。

至于集体叛逃的原因,也是中说纷纭,有人说是新东家出了天价(都已经半个亿了,天价是什么价?小编表示有钱人的世界看不懂啊!)

版本3:宫斗

这是一个更为狗血的版本。据说(再次强调,小编完全不保证这些传闻的真实性),A公司的现任总经理是从另一个更大的跨国公司跳槽过来的,跳槽过来之后与半亿同学产生了尖锐的不可调和的矛盾(此处省略外资公司内部权力斗争三千字,读者可以自行以清宫戏脑补)。双方斗得是鸡飞狗跳,最终的结果是半亿同学很悲惨地失败了,被扫地出门。

然而,在斗争中的胜利者并不会善罢甘休,他的目标是干净彻底地铲除半亿同学的残余势力,把他一劳永逸地赶出IP圈(多大仇多大恨哪这是?)。于是想出了劳动仲裁这种代价低效率高的绝户计,但是一旦成功却能彻底吸干对方最后一滴血。即使不成功,也能使对方在很长时间之内,疲于奔命,在这段时间内,好整以暇,打压公司内的旧党残存势力,并把客户关系牢牢地抓在自己手中。

版本4:杀鸡儆猴

虽说事不过三,但是小编在交稿之前又听说了一个新的说法,所谓“大有大的难处”,原来对于A公司来说,中国业务只是其全球业务的非常小的一部分,即使全部放弃也不会伤筋动骨。但是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却是全球各大分公司的头头脑脑都看在眼里的。这一次在中国八成是有客户流失了,因此一定要痛下杀手,如果这一次心慈手软了,那么各地手握大量客户的封疆大吏们自然心中开始打小算盘,只要欧美日韩任何一个主要市场出了幺蛾子,那简直就是干柴烈火。

因此才会有这次的天价仲裁案,A公司就是杀鸡给猴看,让所有在职的管理层看到,离开公司的下场就是被追杀到天涯海角,而且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同时也是给煽风点火的各种风投、也给那些蠢蠢欲动想挖墙脚的竞争对手一个警告。

结论

不管事实真相如何,我们这些在IP圈苦苦坚(zheng)持(zha)的IP人,尤其是年轻的IP人打了一针强心剂,看来只要坚持下去,到了油腻的中年,身价上亿不是遥不可及的梦。

 

论坛热帖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