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A站,北漂loser

来源:互联网 2017-11-28 15:01

作者 | 魏晓 来源 | 蓝媒汇

 

刚过去的周末,注定很不平静。

 

寒冬凛冽,更何况是那更加冰冷的夜晚,但斗鱼却一片狂热,后者搞出的新圈钱花样——十大巅峰主播的评选,让各主播的土豪拥垒心甘情愿地拼命砸钱,以冲排名。刷弹幕,刷火箭,刷鱼丸,满屏的礼物乱飞,斗鱼的服务器都一度瘫痪。

 

也正是在这个周末,传闻Acfun(俗称A站)站长带着架构师、程序员、运维、美工,回到衡水。虽不知真假,但A站已连续三天无法访问,疑似关停。

 

 

 

浸淫二次元多年的人应该知道,斗鱼是由A站孵化的,前身是A站的生放送。但发展至今,一个破解了直播C轮死的魔咒,挺到D轮,成为创业公司中的“高端”,而另一个则一路坎坷,深陷内斗、版权、资质泥潭,逐步沦为“低端”,更何况,还是身处于北京的“低端”。

 

A站,或许已经凉了。

 

10年就干了两件事

 

北京并不是A站的吉祥地。但在两年多以前,所有人都不是这样认为的。

 

2015年年初的时候,在拿到优酷土豆的投资之后,A站决定将公司从武汉迁至位于北京东北角的望京,彼时这被视为其向正规化迈进的重要一步。

 

A站的高层也信心满满。

 

搬到北京之前,A站刚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版权大风波,高管离职,名誉扫地,一度“药丸”声音不断。

 

 

A站望京办公室,图片来源:PingWest

 

来到望京之后,又是一番新气象,大肆招人,工资还不低,仅用一年不到的时候,便从随迁的十几个人发展到租用望京SOHO一层半,以及隔壁融科中心两层办公空间。画风就此一转。北京作为创业宝地,不缺资本,不缺人才,连公司前台的姑娘,都长得比其他地方水灵,也难怪,A站的高层也择机对外放话,是时候修理A站这艘破损的战舰,然后再打造联合舰队。

 

是的,A站是艘战舰,但确实破损不堪。

 

2007年6月6日,一个名为Acg_xilin的ID将Acfun这个网站第一次推到世人面前,这是中国最早一批至今还存活的弹幕视频网站。其最大的特点就是悬浮于视频上方的“弹幕”,和别人的评论“一起看剧”受到了不少年轻人的追捧。

 

 

 

网站正热时,2009年6月,A站却因员工矛盾引发了内部派系斗争。随后长达一个月的机房故障和无法访问,触及了用户的忍耐底线,导致老会员bishi另立门户创立了B站的前身“Mikufans”。

 

2010年,Xilin将自己一手创办的A站以400万元左右的价格卖出,从此撒手不管。这个时候正是A站最好也是最混乱的时候:2月,A站刚刚以第一届Acfun春晚打响了名头,在下半年却面临着大量水军恶意灌水刷屏的情况。同时,网站服务器不稳定、审核缓慢、首页混乱的问题达到了巅峰,这个时候,一大批用户转向了B站。

 

买下A站则是陈少杰。后者从A站这里孵化出了斗鱼。陈少杰最开始从Acfun生放送做起,靠着A站的流量做游戏视频直播,并于2014年1月1日改名斗鱼并最终和A站脱离了联系。

 

以至于业内经常调侃,A站成立了10年只做了两件事:创造了B站,孵化了斗鱼。斗鱼就不多说了,B站连团中央都为其打call。

 

北漂loser

 

在来北京之前,A站错过了很多。但来了北京之后,A站的日子也没想象中那么好过。

 

当B站被用户讨论过去商业化时,A站仍停在一个并不那么正规化的阶段:定位不清晰,产品不完善,甚至团队不稳定,分工不明确。

 

即便在其拿到了后续融资之后,不乏高管出面表态,认为A站的利空已经出尽,或动力已经恢复,开始发动攻击,但A站的表现依然是一副烂摊子。

 

 

 

在2016年,无论是短视频、直播,还是二次元,A站本有足够的机会切入风口。但可惜的是,这一年之内,A站便经历了3次高管人事变动。几乎每一次资本进入,都会伴随着管理层格局的改变与震荡。

 

目前A站背后四个资本方:奥飞娱乐董事长蔡东青个人、中文在线、土豆网和软银。最后一轮融资的时候,A站估值18.5亿。

 

团队人员的频繁更换让Acfun的产品改进速度不尽如人意,同时也暴露了A站部门内斗的问题,放到产品端,便是卡顿的App、黑屏的视频和日益无趣的内容。

 

今年6月的时候,在历经了接近半年的沉寂之后,A站终于搞了一个发布会,对外发声了。CEO刘炎焱的站台背书下,A站好像这次终于确定了自己的方向,开始准备大干一场了,

 

但没过几天,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文要求A站按照有关规定对视听节目服务进行全面整改。对于二次元网站,政策上的风险一直是牵制公司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且更致命的是,A站并未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9月,又遭到了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的再次通报,罚款并整改。

 

A站刚刚缓过来的势头,又因此次监管,而垮塌下去。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很多A站的用户用来形容自己对A站的感情。

 

 

 

在那些最困难的时期,这些A站用户都喜欢如此吐槽:“这破网站吃枣药丸(谐音:迟早要完)。”久而久之,“吃枣药丸”成为了一个最有名的A站梗,公司的管理层和普通员工们都会以此自嘲自黑。

 

但这次,梗可能要变成现实了,虽然A站就关停一事回应,公司内部还在处理,目前公司还在正常办公。但一个事实是,二次元的江湖中,已基本没有A站的座次了。

 

过去的A站一直是以近乎于个人网站的性质存在,偏居于武汉,被认为离互联网和商业的一线城市都比较远。来北京之后,不也这么回事。反倒是人家斗鱼,在武汉混的多么风生水起。

 

 

论坛热帖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