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恶魔已问世

2017-11-29 15:33

一个拿着3000块钱月薪的「低端青年」,在一家「高端人口」创办的幼儿园里,拿针去扎月薪两万以上的「中端人口」的孩子。孩子遭受莫大的痛苦,低端青年被警方调查,高端人口的公司股价被腰斩且名声扫地,中端人口的不安全感急剧上升。没有赢家。

但这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看看社交媒体上的戾气,几乎每个人都在愤怒、都在声讨。大家都是多重受害者:先是被事件伤害,接着又被处理事件的方式伤害,最后被社交媒体上不堪忍受伤害的情绪所伤害。

在这个时代,只有伤害才能凝聚人心;也只有伤害才能打通「高中低」三端人口。校园裸贷打通了60后、60后子女与80后创业新贵们之间灰色的地下通道;魏则西事件打通了福布斯富豪、莆田土豪与小镇青年之间的利害关系;三色幼儿园事件打通了小镇青年、新中产与创业富豪之间的新链接。不是北京折叠,而是伤害折叠。

过去几十年,中国的进步一直来自于三端人口的和谐相处:diduan人口输送劳动力,中端人口输送首付款,高端人口输送税收。财富生产的食物链是笔直而健康的,闷声发大财是主流。但幼儿园老师的这一针,刺破了阶层固化的藩篱——不是有福同享,而是有难同当。

由利益纽带集成的信任关系,正在被现实摧毁。那边要建通向世界的新机场,当然容不得「diduan人口」;那边要建通向白洋淀的新高铁,当然容不得「diduan人口」。但新机场需要高大上的人群,新特区需要高大上的公司。以前是心照不宣的共处,现在是非此即彼的规划。

外部压力会传递给传统的利益链条。diduan人口担心变成中端人口还会被diduan人口欺负;中端人口身前是可望不可及的高端人口,身后是面目模糊的diduan人口;高端人口不知道以后还怎么通过diduan人口赚中端人口的钱。

很多年以前,中国乡村的传统结构这是这么被打破的:解放了生产力,也终结了某种传承。历史永远都是在重复。群情激奋是可以像打火机、袜子、U盘那样被制造出来的,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

但接二连三的群情激奋不是好事。一个人有自己持久的青春期,一个社会不能总是青春期;如果民众只能把愤怒作为情绪宣泄的唯一通道,那我们与生活在一座动物庄园里猴子没有本质区别。遗憾的是,动物园却拥有更好的阶层固化模式:老虎有老虎的天地,兔子有兔子的乐园,猴子有猴子的笼子。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我们并没有。我们彼此愤怒的洪水正在肆意泛滥,我们连幸存者的资格都不够,每个人都是恶魔、都是木偶。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

 

 

论坛热帖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