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爱名号
  3. 币圈最空虚的人——一夜暴富,人却“废了”

币圈最空虚的人——一夜暴富,人却“废了”

来源:爱名网

2017是我人生中梦幻的一年!

1.png

在这之前,我是个纯屌丝。在北京一家文化公司做策划,大学毕业七年了,全部积蓄才三十万。

一年时间,我把三十万变成了五百万。过程不描述了,大家都知道去年比特币的走势。

总之,我发达了!用了好一段时间,才适应自己的不菲身价。

我知道,五百万在北京,也就够买一套二手房,而且还没得资格买——我社保没交满五年。谈不上什么财务自由。但是放在我老家的地级市,无疑能过上优哉游哉的寓公生活了。

今年年初,我在老家市里买了一套房,六十万。剩下的钱,大部分投了一个国资P2P平台,小部分还接着弄比特币,做做波段。加一块儿每月能收五六万。

接着,我把工作辞了,从酒仙桥的合租房搬进了东直门的独一居。正式开始我向往已久的闲汉生活。

没想到,这种生活过了半年,彻底把我给过颓了。

人生在世,吃喝二字。

有了钱,首先我得把以前没吃过的、想吃而吃不起的东西吃一遍,尝尝是咸是淡:

吃日料,吃金枪腩、海胆、白子、鱼肝;海胆鲜甜,简直可以做成冰淇淋来吃,白子就是河豚的精囊,口感细腻堪比奶油,吃到嘴里,半天说不出话来,觉得世上怎么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吃粤菜,吃鸡煲翅、焖龙趸、炖活鲍、烩官燕;龙趸刺少、肉厚、肥腻,仿佛鱼类里的五花肉。

吃云南菜,吃油鸡枞、牛肝菌、竹节虫、蜂蛹;牛肝菌入口滑细,吃多了会头晕——鲜到缺氧。

吃江浙菜,太湖三白、龙井虾仁、大煮干丝、松鼠桂鱼;最惊艳的是龙井虾仁,又小又嫩,晶莹剔透,像吃婴儿手指,简直不忍心咬它。

吃川菜,嗯,也就是火锅和兔头了。

吃北京菜,北京菜真没啥可吃的!

我一般都选下午两点后或晚上八点后去饭馆,那时候饭馆里客人少,我不用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人用餐。一个人下馆子真的有压力,特别是吃火锅,碰到饭点,外面等位的人隔着玻璃默默注视着你,令你咽下的每一片毛肚、牛肉都带着内疚感,如坐针毡,心里情不自禁响起一个BGM——张楚的「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唉,谁叫我是个单身狗呢!

胡吃海塞了一阵后,我停下来了。荷包受得了,肠胃受不了——馆子菜油盐重,天天吃顶不住。

我反正有的是时间,干脆自己在家做菜吃。

于是,我遇到了另一个麻烦:菜市场。

从周一到周五,超市里的人都不少,他们赶着早上买当天头一拨新鲜菜,这些人基本上由老头儿、老太太和少妇组成,而我,则是全场唯一的男青年。

我是工作日的白天出现在菜市场里的唯一一个男青年。

时间一久,超市生鲜摊位的商贩都认识我了,会跟我打招呼:「今天菜心很嫩,来一斤不?」他们也问我:「你这都不用上班啊?」我笑笑回答:「不用。」他们称许我:「不用上班,还这么顾家,你老婆有福气。」「可不,她能找着我算是上辈子积了德了!」

我够贫的。

这种感觉和一个人下馆子差不多,有点羞耻。别的男青年这个时候都在工作呢,就我在买菜——和大妈们一块儿。我想起电影「刺客聂隐娘」的台词:「一个人,没有同类。」

怪害臊的。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聊完了吃喝,下面聊聊男女。

数字货币圈内流行一句口号,「不要怂,就是干!赢了会所嫩模,输了下海干活!」非常深入人心,想必大家都听过。

我算是赢了的一拨,所以,我来说说这事儿吧。别的不知道,至少北京的会所嫩模,性价比真是低,根本就是做冤大头去了。那脸是雪白的,脖子是黄黑的,两截色,快赶上日本艺妓了,眼睛嘴巴鼻子像是车床车好了贴上去的。看多了就明白了,全是画皮,没啥意思。

还有那种整容脸外围女,专瞄准高级酒店客人,好几千地来一发儿,您要是短跑选手的话,十分钟内解决问题,觉得不值是吧,便宜的也有,但是那个样貌一样会让你产生上当受骗的感觉——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我消费不起,我的实力和智力还没有到不在乎做冤大头的地步。

而且,就算有条件一天到晚沉迷于女色之中,又怎样呢?

我记得金狮奖电影「在某处」里的一个片段,描写了一位好莱坞大明星的生活状态——大早上的,男主角床没起,脸没洗,就打电话召来一对青春靓丽的金发双胞胎给他跳钢管舞,女孩们娇姿艳绝,满室活色生香,而男主角看着看着,竟然打起了盹。

美色若唾手可得,便教人昏昏欲睡。

「在某处」是「迷失东京」女导演索菲亚?科波拉的作品,灵感来自她从小接触的声色犬马的好莱坞名人生活。(她是「教父」科波拉的女儿,好莱坞世家出身)

2.jpg

影片男主角的日常状态是喝酒抽烟嗑药、开豪车兜风,以及不停地换姑娘,而他是我见过的活得最空虚、无聊、丧气的角色。

影片在豆瓣上恶评如潮,认为男主角「作」,明明过着世人艳羡的生活,还要摆出一副万念俱灰的样子,无病呻吟。

3.jpg

我倒不觉得这是无病呻吟,它只是说明一个道理——药物、性爱、烟酒,这些东西很刺激、很爽,但是无法拿来「填满」你的人生,成为人生的解决方案。

因为炒比特币,我认识了一些数字货币的玩家,他们一块儿聚餐,会叫上我。

跟他们聊天,发现他们每天就是想着去哪儿挣笔快钱——看哪种资产在风口上,立刻跟风买进去,炒高它,再转给接盘侠。这么着快进快出,挣到就跑。

挣了钱干什么?胡吃海塞、上澳门赌博、买车、买房子,然后呢?然后再挣钱,买更好的车、更大的房子。

聊得我都要疯了,这个模式跟网络游戏里的「打怪升级换装备然后打更大的怪」有啥区别?这他妈是个无限重复的套子啊!

这个圈子的人说话充满了狠劲,「一把梭!」「富贵险中求!」「办它!」「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知道的是说投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准备劫银行来着。

同时,对于「如何做一个男人」,他们怀有非常一致的观点,「男人不能窝囊」「车是男人的脸」「爷们就要有个爷们的样子」。

还有就是,这帮人怪没文化的。唉,我本人就够没文化了,可这帮人,真是除了钱聊不出啥别的来——恨不得上回正经读书还是十年前看的金庸。

他们视我为圈中的一员,觉得我的人生目标无疑也是过这种生活——赚快钱、开豪车、住别墅、上赌场,同时养几个女朋友,养一段时间就换一批,「想玩的话,我给你介绍,什么型的都有,包月不贵!」一位带头大哥热心地告诉我。

我想像了一下,感觉这是文盲草包发财后才想过的日子。不适合我。

比起数字货币圈,更让我产生归属感的地方是健身房。

在这里,我发现了一个新的世界:原来有这么多不用工作的人。

我去健身房也都是拣大家的日常工作时间,经常遇见几位锻炼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见得多了,自然就聊起来:

有传说中的拆迁户,身材厚实,笑容可掬,口头禅是:「我就喜欢和你这样读过书有文化的人聊天,特别有水平,和他们(指同为拆迁户的群体)不是一个层次的,他们一张嘴,连个成语都说不全乎,没法聊!」大哥开一辆奥迪Q5,十分谦虚:「主要是媳妇喜欢,要依着我,开个哈弗就挺好!」

有全职主妇,看着二十多岁,实际三十多了。丈夫经商,经济无忧,刚生完二胎,着急恢复身材,每天雷打不动过来锻炼一个半小时,她练完了胸前总是湿漉漉的一片,那可不是汗!

有休长假的公职人员,一边拽划船机,一边得意洋洋地公布自己的生存之道:「我就挂在那儿,开病假条呗,单位爱查查去,我有慢性病,医生说我得休息,假条都是真的,他们能拿我怎么办!」大家听完了呵呵一笑,不搭腔。

我跟大家讲比特币的事,他们都听过,就是不太明白,「这玩意儿凭什么值那么多钱?」

这些人会在暗地里互相比较,但整体上是轻松的,有「我们是一伙的」、「和那帮上班的人不一样」的自得感。

嗯,我不是没有过女朋友。我的前女友家里十分富有,她爸爸在西南某省做厅官,而我则是农村来的穷小子。因为怕我占她家便宜,处了两年后,她把我甩了,并留给我一辈子忘不了的警句——「我怀疑你跟我结婚的动机,你可能想做一个干净的人,但本质上不是。」

甩了我以后,她爸爸得癌死了,她辞了工作,回家照顾她妈妈,听说最近只身去了贵州支教;而我,把所有钱孤注一掷,投了比特币。

这不是一个「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的故事,人家的家产可比我多多了。

我想结束单身狗的生涯,于是上相亲网站找女朋友。情况很顺利,注册第二天就约上人了,约在一个胡同里的茶馆,八十年代装修风格,女孩说着一口塑料普通话,很体贴地点了个最便宜的套餐,一壶茶带个果盘,两百八。

喝茶的时候,女孩一再强调自己很久没唱歌了,很想去唱歌。喝完茶,她提议去附近的KTV唱歌,我拒绝了。

我怀疑遇上了托儿,但是人家点的可是最便宜的套餐啊。

一位相亲经验丰富的朋友向我指出,那就是托儿,只不过现在的托儿进化得非常地道,讲究方式方法,要还是当年的「野蛮生长」时期,恐怕我的破手机当场就得押在店里了。

我依然是个单身狗。

我喜欢看电影。

辞职以后,我在家一天至少看三部电影。洪尚秀、侯孝贤、娄烨、李沧东、是枝裕和、山田洋次、奉俊昊、查理?考夫曼、小津安二郎…,看得昏天黑地,我在豆瓣上开了个豆列写短评,已经写到一千多部了。不过没有人看。

我的确是个没救的死宅了。

要是有个聊得来的姑娘陪我四处看电影就好了,北京电影节、法国文化中心电影厅、小西天电影资料馆、MOMA百老汇艺术院线…北京有全国最丰富的电影资源,不过,我这是想得美吧。

现在,我的生活就是叫外卖、刷手机、看片,要不是去健身房锻炼,我能一个礼拜不下楼。

晨昏颠倒,夜里看片看到三点,第二天11点醒,在床上刷手机刷到下午,肚子饿得受不了了才起床。

下午,我去看小区里老头下棋。小区老头真多,一个凉棚底下能开三个棋摊,每个棋摊围一圈人,这里没有「观棋不言真君子」这回事,都是边下边聊,边看边支招儿,就爱个讨论,「你非要追他的卒子,让人偷车了吧!」「别歪将啊,他那边炮一动你就死了!」

而熟悉的情况再次发生了——我是一群老头中间,唯一一个年轻人。我支的招儿都是三步以后有作用,老头们看不明白,他们就喜欢咔咔杀棋、啪啪换子,不讲布局。

傍晚时分,我拿个玻璃杯盖在墙上,听楼上吵架,主要是女的骂男的不挣钱、窝囊废,每天换着花样骂,有时候吵完架会做爱,我于是边听边撸起来。

我跟踪过流浪狗。听说瑞典有个很火的「慢综艺」节目,内容就是跟踪一头牛在农庄里的日常活动。我也想试试。

我跟踪的是经常出现在小区里的一只黑狗,看不出来多脏,胡须老长,眼睛是浑浊的黄红色。有的老头,一边下棋,一边吃鸭脖子,它就在旁边守着,老头把骨头往地上一扔,立刻衔了跑到远处去吃,把骨头嚼碎了,全咽下去,渣都不剩。

它看中了一只黄色的小母狗,跟着人家打转,一有机会就上前嗅人家屁股,小母狗绕着楼群躲了它两圈儿,最后趴在了一个看棋的老头脚底下——人家有主人。看着黑狗灰溜溜走开的样子,我突然感到某种复杂的况味,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跟了它一天后,我对小区附近垃圾桶的分布情况有了个全面的了解,对我自己的无聊程度也有了确切的认识——可以说无聊透顶了。

我还买了个高倍望远镜,用来观察对面楼的阳台和窗户,看一家三口坐在客厅里表情呆滞地看电视,看穿背心热裤的少妇在家练瑜伽,看高中生学习到深夜后,从阳台往下撒尿…

这种闲汉生活把我彻底过颓了。就像漂在海面上的船,没有锚。始终有种浪掷时光的焦虑和不安感。不是在过日子,而是打发日子。

我其实是个没找到自己爱干的事儿的人。以前没钱,只能老实上班,没条件想到这上面来。现在我解放了,又不想过浑浑噩噩一天三个饱两个倒的生活,于是这个问题就来找我了——要是不为了挣钱,我有想干的事儿吗?

我不知道。

小区底下开着一家茶餐厅,因为常去吃饭认识了老板,老板早就可以退休,开这家店不为挣钱,主要是有个事儿做,「人不能闲着,闲久了会生病,身体机能都退化了。」

健身房里的拆迁户大哥,以前是干出租的,现在开滴滴拉活儿,说,「我不出来开车干啥呀,天天跟家呆着,不接触社会,人不得呆傻了?我这么着还能跟客人聊聊天。」

想不到,没钱的时候就盼着不干活儿,有钱了反倒发愁没事干。没钱烦,有钱也烦。人真是难伺候。

唉!

实在不行我周游全国各地去吧,把名山胜水都玩一趟,让各个省的导游团伙都宰一遍,假装增广见闻,陶冶情操。俗是俗气了点,也是一招不是?

看了这篇文章,估计有人会说我无病呻吟,发笔小财就装起大爷来,假装有了形而上的苦恼。

确实,世道浇漓,大家活得都不容易,我不该有这么矫揉造作的苦恼。惭愧。

何以遣有涯之生?我请一个好哥们给指条明道。

他给我的建议是——等社保满五年了,在北京买套房,让手里的钱瞬间归零,然后老老实实找个地方上班!

注:原标题:财务自由的日子,把我过抑郁了丨真实故事

声明:本网站发布的内容(图片、视频和文字)以原创、转载和分享网络内容为主,如果涉及侵权请尽快告知,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邮箱:tougao@22.cn。


返回爱名头条首页 >



币圈最空虚的人——一夜暴富,人却“废了”

A+

2017是我人生中梦幻的一年!

1.png

在这之前,我是个纯屌丝。在北京一家文化公司做策划,大学毕业七年了,全部积蓄才三十万。

一年时间,我把三十万变成了五百万。过程不描述了,大家都知道去年比特币的走势。

总之,我发达了!用了好一段时间,才适应自己的不菲身价。

我知道,五百万在北京,也就够买一套二手房,而且还没得资格买——我社保没交满五年。谈不上什么财务自由。但是放在我老家的地级市,无疑能过上优哉游哉的寓公生活了。

今年年初,我在老家市里买了一套房,六十万。剩下的钱,大部分投了一个国资P2P平台,小部分还接着弄比特币,做做波段。加一块儿每月能收五六万。

接着,我把工作辞了,从酒仙桥的合租房搬进了东直门的独一居。正式开始我向往已久的闲汉生活。

没想到,这种生活过了半年,彻底把我给过颓了。

人生在世,吃喝二字。

有了钱,首先我得把以前没吃过的、想吃而吃不起的东西吃一遍,尝尝是咸是淡:

吃日料,吃金枪腩、海胆、白子、鱼肝;海胆鲜甜,简直可以做成冰淇淋来吃,白子就是河豚的精囊,口感细腻堪比奶油,吃到嘴里,半天说不出话来,觉得世上怎么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吃粤菜,吃鸡煲翅、焖龙趸、炖活鲍、烩官燕;龙趸刺少、肉厚、肥腻,仿佛鱼类里的五花肉。

吃云南菜,吃油鸡枞、牛肝菌、竹节虫、蜂蛹;牛肝菌入口滑细,吃多了会头晕——鲜到缺氧。

吃江浙菜,太湖三白、龙井虾仁、大煮干丝、松鼠桂鱼;最惊艳的是龙井虾仁,又小又嫩,晶莹剔透,像吃婴儿手指,简直不忍心咬它。

吃川菜,嗯,也就是火锅和兔头了。

吃北京菜,北京菜真没啥可吃的!

我一般都选下午两点后或晚上八点后去饭馆,那时候饭馆里客人少,我不用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人用餐。一个人下馆子真的有压力,特别是吃火锅,碰到饭点,外面等位的人隔着玻璃默默注视着你,令你咽下的每一片毛肚、牛肉都带着内疚感,如坐针毡,心里情不自禁响起一个BGM——张楚的「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唉,谁叫我是个单身狗呢!

胡吃海塞了一阵后,我停下来了。荷包受得了,肠胃受不了——馆子菜油盐重,天天吃顶不住。

我反正有的是时间,干脆自己在家做菜吃。

于是,我遇到了另一个麻烦:菜市场。

从周一到周五,超市里的人都不少,他们赶着早上买当天头一拨新鲜菜,这些人基本上由老头儿、老太太和少妇组成,而我,则是全场唯一的男青年。

我是工作日的白天出现在菜市场里的唯一一个男青年。

时间一久,超市生鲜摊位的商贩都认识我了,会跟我打招呼:「今天菜心很嫩,来一斤不?」他们也问我:「你这都不用上班啊?」我笑笑回答:「不用。」他们称许我:「不用上班,还这么顾家,你老婆有福气。」「可不,她能找着我算是上辈子积了德了!」

我够贫的。

这种感觉和一个人下馆子差不多,有点羞耻。别的男青年这个时候都在工作呢,就我在买菜——和大妈们一块儿。我想起电影「刺客聂隐娘」的台词:「一个人,没有同类。」

怪害臊的。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聊完了吃喝,下面聊聊男女。

数字货币圈内流行一句口号,「不要怂,就是干!赢了会所嫩模,输了下海干活!」非常深入人心,想必大家都听过。

我算是赢了的一拨,所以,我来说说这事儿吧。别的不知道,至少北京的会所嫩模,性价比真是低,根本就是做冤大头去了。那脸是雪白的,脖子是黄黑的,两截色,快赶上日本艺妓了,眼睛嘴巴鼻子像是车床车好了贴上去的。看多了就明白了,全是画皮,没啥意思。

还有那种整容脸外围女,专瞄准高级酒店客人,好几千地来一发儿,您要是短跑选手的话,十分钟内解决问题,觉得不值是吧,便宜的也有,但是那个样貌一样会让你产生上当受骗的感觉——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我消费不起,我的实力和智力还没有到不在乎做冤大头的地步。

而且,就算有条件一天到晚沉迷于女色之中,又怎样呢?

我记得金狮奖电影「在某处」里的一个片段,描写了一位好莱坞大明星的生活状态——大早上的,男主角床没起,脸没洗,就打电话召来一对青春靓丽的金发双胞胎给他跳钢管舞,女孩们娇姿艳绝,满室活色生香,而男主角看着看着,竟然打起了盹。

美色若唾手可得,便教人昏昏欲睡。

「在某处」是「迷失东京」女导演索菲亚?科波拉的作品,灵感来自她从小接触的声色犬马的好莱坞名人生活。(她是「教父」科波拉的女儿,好莱坞世家出身)

2.jpg

影片男主角的日常状态是喝酒抽烟嗑药、开豪车兜风,以及不停地换姑娘,而他是我见过的活得最空虚、无聊、丧气的角色。

影片在豆瓣上恶评如潮,认为男主角「作」,明明过着世人艳羡的生活,还要摆出一副万念俱灰的样子,无病呻吟。

3.jpg

我倒不觉得这是无病呻吟,它只是说明一个道理——药物、性爱、烟酒,这些东西很刺激、很爽,但是无法拿来「填满」你的人生,成为人生的解决方案。

因为炒比特币,我认识了一些数字货币的玩家,他们一块儿聚餐,会叫上我。

跟他们聊天,发现他们每天就是想着去哪儿挣笔快钱——看哪种资产在风口上,立刻跟风买进去,炒高它,再转给接盘侠。这么着快进快出,挣到就跑。

挣了钱干什么?胡吃海塞、上澳门赌博、买车、买房子,然后呢?然后再挣钱,买更好的车、更大的房子。

聊得我都要疯了,这个模式跟网络游戏里的「打怪升级换装备然后打更大的怪」有啥区别?这他妈是个无限重复的套子啊!

这个圈子的人说话充满了狠劲,「一把梭!」「富贵险中求!」「办它!」「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知道的是说投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准备劫银行来着。

同时,对于「如何做一个男人」,他们怀有非常一致的观点,「男人不能窝囊」「车是男人的脸」「爷们就要有个爷们的样子」。

还有就是,这帮人怪没文化的。唉,我本人就够没文化了,可这帮人,真是除了钱聊不出啥别的来——恨不得上回正经读书还是十年前看的金庸。

他们视我为圈中的一员,觉得我的人生目标无疑也是过这种生活——赚快钱、开豪车、住别墅、上赌场,同时养几个女朋友,养一段时间就换一批,「想玩的话,我给你介绍,什么型的都有,包月不贵!」一位带头大哥热心地告诉我。

我想像了一下,感觉这是文盲草包发财后才想过的日子。不适合我。

比起数字货币圈,更让我产生归属感的地方是健身房。

在这里,我发现了一个新的世界:原来有这么多不用工作的人。

我去健身房也都是拣大家的日常工作时间,经常遇见几位锻炼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见得多了,自然就聊起来:

有传说中的拆迁户,身材厚实,笑容可掬,口头禅是:「我就喜欢和你这样读过书有文化的人聊天,特别有水平,和他们(指同为拆迁户的群体)不是一个层次的,他们一张嘴,连个成语都说不全乎,没法聊!」大哥开一辆奥迪Q5,十分谦虚:「主要是媳妇喜欢,要依着我,开个哈弗就挺好!」

有全职主妇,看着二十多岁,实际三十多了。丈夫经商,经济无忧,刚生完二胎,着急恢复身材,每天雷打不动过来锻炼一个半小时,她练完了胸前总是湿漉漉的一片,那可不是汗!

有休长假的公职人员,一边拽划船机,一边得意洋洋地公布自己的生存之道:「我就挂在那儿,开病假条呗,单位爱查查去,我有慢性病,医生说我得休息,假条都是真的,他们能拿我怎么办!」大家听完了呵呵一笑,不搭腔。

我跟大家讲比特币的事,他们都听过,就是不太明白,「这玩意儿凭什么值那么多钱?」

这些人会在暗地里互相比较,但整体上是轻松的,有「我们是一伙的」、「和那帮上班的人不一样」的自得感。

嗯,我不是没有过女朋友。我的前女友家里十分富有,她爸爸在西南某省做厅官,而我则是农村来的穷小子。因为怕我占她家便宜,处了两年后,她把我甩了,并留给我一辈子忘不了的警句——「我怀疑你跟我结婚的动机,你可能想做一个干净的人,但本质上不是。」

甩了我以后,她爸爸得癌死了,她辞了工作,回家照顾她妈妈,听说最近只身去了贵州支教;而我,把所有钱孤注一掷,投了比特币。

这不是一个「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的故事,人家的家产可比我多多了。

我想结束单身狗的生涯,于是上相亲网站找女朋友。情况很顺利,注册第二天就约上人了,约在一个胡同里的茶馆,八十年代装修风格,女孩说着一口塑料普通话,很体贴地点了个最便宜的套餐,一壶茶带个果盘,两百八。

喝茶的时候,女孩一再强调自己很久没唱歌了,很想去唱歌。喝完茶,她提议去附近的KTV唱歌,我拒绝了。

我怀疑遇上了托儿,但是人家点的可是最便宜的套餐啊。

一位相亲经验丰富的朋友向我指出,那就是托儿,只不过现在的托儿进化得非常地道,讲究方式方法,要还是当年的「野蛮生长」时期,恐怕我的破手机当场就得押在店里了。

我依然是个单身狗。

我喜欢看电影。

辞职以后,我在家一天至少看三部电影。洪尚秀、侯孝贤、娄烨、李沧东、是枝裕和、山田洋次、奉俊昊、查理?考夫曼、小津安二郎…,看得昏天黑地,我在豆瓣上开了个豆列写短评,已经写到一千多部了。不过没有人看。

我的确是个没救的死宅了。

要是有个聊得来的姑娘陪我四处看电影就好了,北京电影节、法国文化中心电影厅、小西天电影资料馆、MOMA百老汇艺术院线…北京有全国最丰富的电影资源,不过,我这是想得美吧。

现在,我的生活就是叫外卖、刷手机、看片,要不是去健身房锻炼,我能一个礼拜不下楼。

晨昏颠倒,夜里看片看到三点,第二天11点醒,在床上刷手机刷到下午,肚子饿得受不了了才起床。

下午,我去看小区里老头下棋。小区老头真多,一个凉棚底下能开三个棋摊,每个棋摊围一圈人,这里没有「观棋不言真君子」这回事,都是边下边聊,边看边支招儿,就爱个讨论,「你非要追他的卒子,让人偷车了吧!」「别歪将啊,他那边炮一动你就死了!」

而熟悉的情况再次发生了——我是一群老头中间,唯一一个年轻人。我支的招儿都是三步以后有作用,老头们看不明白,他们就喜欢咔咔杀棋、啪啪换子,不讲布局。

傍晚时分,我拿个玻璃杯盖在墙上,听楼上吵架,主要是女的骂男的不挣钱、窝囊废,每天换着花样骂,有时候吵完架会做爱,我于是边听边撸起来。

我跟踪过流浪狗。听说瑞典有个很火的「慢综艺」节目,内容就是跟踪一头牛在农庄里的日常活动。我也想试试。

我跟踪的是经常出现在小区里的一只黑狗,看不出来多脏,胡须老长,眼睛是浑浊的黄红色。有的老头,一边下棋,一边吃鸭脖子,它就在旁边守着,老头把骨头往地上一扔,立刻衔了跑到远处去吃,把骨头嚼碎了,全咽下去,渣都不剩。

它看中了一只黄色的小母狗,跟着人家打转,一有机会就上前嗅人家屁股,小母狗绕着楼群躲了它两圈儿,最后趴在了一个看棋的老头脚底下——人家有主人。看着黑狗灰溜溜走开的样子,我突然感到某种复杂的况味,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跟了它一天后,我对小区附近垃圾桶的分布情况有了个全面的了解,对我自己的无聊程度也有了确切的认识——可以说无聊透顶了。

我还买了个高倍望远镜,用来观察对面楼的阳台和窗户,看一家三口坐在客厅里表情呆滞地看电视,看穿背心热裤的少妇在家练瑜伽,看高中生学习到深夜后,从阳台往下撒尿…

这种闲汉生活把我彻底过颓了。就像漂在海面上的船,没有锚。始终有种浪掷时光的焦虑和不安感。不是在过日子,而是打发日子。

我其实是个没找到自己爱干的事儿的人。以前没钱,只能老实上班,没条件想到这上面来。现在我解放了,又不想过浑浑噩噩一天三个饱两个倒的生活,于是这个问题就来找我了——要是不为了挣钱,我有想干的事儿吗?

我不知道。

小区底下开着一家茶餐厅,因为常去吃饭认识了老板,老板早就可以退休,开这家店不为挣钱,主要是有个事儿做,「人不能闲着,闲久了会生病,身体机能都退化了。」

健身房里的拆迁户大哥,以前是干出租的,现在开滴滴拉活儿,说,「我不出来开车干啥呀,天天跟家呆着,不接触社会,人不得呆傻了?我这么着还能跟客人聊聊天。」

想不到,没钱的时候就盼着不干活儿,有钱了反倒发愁没事干。没钱烦,有钱也烦。人真是难伺候。

唉!

实在不行我周游全国各地去吧,把名山胜水都玩一趟,让各个省的导游团伙都宰一遍,假装增广见闻,陶冶情操。俗是俗气了点,也是一招不是?

看了这篇文章,估计有人会说我无病呻吟,发笔小财就装起大爷来,假装有了形而上的苦恼。

确实,世道浇漓,大家活得都不容易,我不该有这么矫揉造作的苦恼。惭愧。

何以遣有涯之生?我请一个好哥们给指条明道。

他给我的建议是——等社保满五年了,在北京买套房,让手里的钱瞬间归零,然后老老实实找个地方上班!

注:原标题:财务自由的日子,把我过抑郁了丨真实故事

声明:本网站发布的内容(图片、视频和文字)以原创、转载和分享网络内容为主,如果涉及侵权请尽快告知,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邮箱:tougao@22.cn。


返回爱名头条首页 >

爱名号官方微信
相关内容
【7.3爱名早知道】数字米大爆发;超800种加密货币名存实亡,价值不到1美分?
【7.3爱名早知道】数字米大爆发;超8
比特币现金欲借零确认交易提升应用普及,双重支付问题再现
比特币现金欲借零确认交易提升应用
数字米要翻天?短米长米狂霸屏
数字米要翻天?短米长米狂霸屏
【7.4爱名早知道】EX.top近百个比特币交易;二字母GJ.com千万元易主;区块链终端收购双拼“秀币”!
【7.4爱名早知道】EX.top近百个比
比特币暴涨或成历史,原因竟是...?
比特币暴涨或成历史,原因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