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爱名号
  3. 联想“卖国”?别逗了

联想“卖国”?别逗了

来源:爱名网

微信图片_20180517101136.bmp

近日,一篇标题为《联想,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爱国企业》的文章开始在各大平台发酵,文中剑指联想在两年前,即2016年关乎「5G标准确立」的会议中,投票支持高通,反对华为,并最终导致高通提案胜出,华为惜败。

恰逢最近中美贸易战正处于微妙阶段,此文一出,随即在全网引发了共鸣,一时间网络弥漫着爱国主义情绪,联想作为「罪魁祸首」被舆论痛批「卖国」。

昨天,联想集团创始人 柳传志、联想集团CEO 杨元庆、联想控股总裁 朱立南就此事发表了联名信。

柳传志在文中称:联想的投票原则没有问题,执行也没有问题!

对此,他还专门致电当事一方华为的创始人任正非,询问了他关于整个事件的意见和看法。

任总对我表示,联想在5G标准投票过程中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并就联想对华为的支持表示感谢。我们一致认为,中国企业应团结,不能被外人所挑拨。

微信图片_20180517101243.bmp

▲联想在《行动起来,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一文中的配图

面对「卖国」的大帽子,柳传志及时回应、掷地有声,言之凿凿。

整个联想从上到下以及联想的合作伙伴也都非常重视,甚至邦哥看到一些联想的前员工也都纷纷在朋友圈表态支持联想。

但不可否认的是,现在整个事件正处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阶段,那么真相到底是怎样的?联想到底有没有投出「卖国」票?

邦哥觉得有必要先回顾下两年前那场引爆舆论的会议。

联想确实支持了高通的提案

先介绍一下事件背景。

这次会议的主办方是3GPP,译作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是一个成立于1998年的,致力于实现全球性的(包括但不限于第三代)移动电话系统规范标准化机构,它的权威性被全球通讯行业的主要公司或组织认可。

有文章说这是一个「霸权组织」,然而很遗憾它并不是。据三易生活报道,华为无线网络标准专利部部长万蕾博士这样评价它,「这是一个公正、透明、团结和技术性极强的组织」。

关于5G核心编码标准的确立,3GPP一共举办了三场会议,#86(2016年8月)、#86b(2016年10月)和 #87(2016年11月)。

这些会议联想均有代表参加,接下来邦哥剔除无关紧要的时间、地点等因素,将会议串联起来,回顾一下全部事情经过。

首先,有三套解决方案摆在所有人的面前,会议的目的是全球的从业者就此达成一个共识,以便之后能在这个共识的基础上开发相互兼容的通讯产品。

微信图片_20180517101246.bmp

值得注意的是,在编码的具体应用场景,还可以细分为三个模块:「数据信道·长码」、「数据信道·短码」、「控制信道」。

数据信道,传输的是用户所要传递的数据本身,比如图片、音频、视频、语音通话、短信等等。根据不同的数据长度,数据信道又分为长码和短码。

控制信道,传输的是用户数据的一些基本信息,比如数据从哪儿来、到哪儿去、数据包大小等等。

所以,需要议定的内容就变成了下面这样。

微信图片_20180517101249.bmp

目标明确后,来自全球各国通讯行业的企业、组织代表开始投票。

很快,LG牵头的涡轮码,便因为性能方面确实逊色太多被大家PASS,于是议题变成了下面的样子。

微信图片_20180517101252.bmp

整个标准的制定成了以高通为代表的LDPC码与以华为为代表的Polar码之间的较量。

第一次投票先是针对全数据信道发起,结果如下(R1-1610850)。

微信图片_20180517101256.bmp

可以看到,A、D选项的人数旗鼓相当;B选项仅华为一家支持,在后续的投票中华为也主动弃权。至于C选项,后来也被PASS。

后续又进行了好几次投票,最终A和D达成了部分共识,即5G数据信道·长码采用LDPC编码。

值得注意的是,联想在这次投票中确实明确支持了高通,反对了华为。

第二次投票是针对数据信道·短码发起的,结果如下(R1-1613342、R1-1613307)。

微信图片_20180517101259.bmp

可以看到,由华为主导的B方案支持方众多,达到惊人的56个;而高通的方案支持方却只有31个。

然而, 由于Polar支持者们的投票权重不够高(对,不是一人一票),所以最终的结果还是以高通为代表的LDPC方案胜出。

至此,5G数据信道长码、短码编码方式达成共识——LDPC。

注意,联想这次明确支持了以华为为代表的Polar。

还剩下最后的「控制信道」编码方案没有确定,于是大家又开始第三次投票,结果如下(R1-1613211)。

微信图片_20180517101305.bmp

这就意味着「卖国」?

很多人认为联想卖国的原因在于第一轮投票中,联想明确支持了高通的提案而反对了华为的提案,并引以为实锤。

然而从结果看来,联想即便将票型反转,第一轮也选择支持华为,投票结果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原因在于LDPC码在长码的情况下优于Polar码是几乎所有人的共识。

那么联想为什么不支持华为的Polar码呢?

邦哥不得不正本清源一下:LDPC 不属于高通,Polar 也不属于华为。

LDPC码是早在1962年被MIT教授 Robert Gallager提出的。不过,受限于当时技术水平,LDPC码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直到1996年才又引起通信领域的关注。

Polar码则是由土耳其毕尔肯大学Arikan教授在2008年国际信息论ISIT会议上首次提出的。

高通和华为之所以分别为这两个方案站队,只是因为他们的专利布局路线使然。

而联想在第一轮投票中之所以支持高通,也是出于自身的技术和专利储备的考虑。就像柳传志在回应中所说的一样:

在3GPP组织的5G eMBB方案第一轮(RAN1#86bis)投票的时候,联想集团基于自身前期技术和专利储备,选择了LDPC技术方案。在第二轮(RAN1#87)投票时,我们综合考虑国家整体产业合作、创新与发展,坚决选择了联想之前没有太多技术积累的Polar码方案。

微信图片_20180517101309.bmp

这一系列的会议,就像是一群厨师开会,希望把全球的菜系统一(作为一枚吃货,邦哥决不答应;但标准统一确实是通讯行业的基石)。

以高通为首的川菜厨子提案应以「辣椒」为主调味料。以华为为首的苏菜厨子提案应该以「糖」为主调味料。

而联想自家正好有几个手艺高超的川菜厨师,如果华为的提案被通过,还要另行招聘苏菜厨师,成本较高,出于自身实际情况的考虑,联想支持了高通的提案。

就是这么简单,从头到尾跟「爱国」完全没有关系,站在联想掌门人的位置,相信你也会作出同样选择。


返回爱名头条首页 >



联想“卖国”?别逗了

A+

微信图片_20180517101136.bmp

近日,一篇标题为《联想,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爱国企业》的文章开始在各大平台发酵,文中剑指联想在两年前,即2016年关乎「5G标准确立」的会议中,投票支持高通,反对华为,并最终导致高通提案胜出,华为惜败。

恰逢最近中美贸易战正处于微妙阶段,此文一出,随即在全网引发了共鸣,一时间网络弥漫着爱国主义情绪,联想作为「罪魁祸首」被舆论痛批「卖国」。

昨天,联想集团创始人 柳传志、联想集团CEO 杨元庆、联想控股总裁 朱立南就此事发表了联名信。

柳传志在文中称:联想的投票原则没有问题,执行也没有问题!

对此,他还专门致电当事一方华为的创始人任正非,询问了他关于整个事件的意见和看法。

任总对我表示,联想在5G标准投票过程中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并就联想对华为的支持表示感谢。我们一致认为,中国企业应团结,不能被外人所挑拨。

微信图片_20180517101243.bmp

▲联想在《行动起来,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一文中的配图

面对「卖国」的大帽子,柳传志及时回应、掷地有声,言之凿凿。

整个联想从上到下以及联想的合作伙伴也都非常重视,甚至邦哥看到一些联想的前员工也都纷纷在朋友圈表态支持联想。

但不可否认的是,现在整个事件正处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阶段,那么真相到底是怎样的?联想到底有没有投出「卖国」票?

邦哥觉得有必要先回顾下两年前那场引爆舆论的会议。

联想确实支持了高通的提案

先介绍一下事件背景。

这次会议的主办方是3GPP,译作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是一个成立于1998年的,致力于实现全球性的(包括但不限于第三代)移动电话系统规范标准化机构,它的权威性被全球通讯行业的主要公司或组织认可。

有文章说这是一个「霸权组织」,然而很遗憾它并不是。据三易生活报道,华为无线网络标准专利部部长万蕾博士这样评价它,「这是一个公正、透明、团结和技术性极强的组织」。

关于5G核心编码标准的确立,3GPP一共举办了三场会议,#86(2016年8月)、#86b(2016年10月)和 #87(2016年11月)。

这些会议联想均有代表参加,接下来邦哥剔除无关紧要的时间、地点等因素,将会议串联起来,回顾一下全部事情经过。

首先,有三套解决方案摆在所有人的面前,会议的目的是全球的从业者就此达成一个共识,以便之后能在这个共识的基础上开发相互兼容的通讯产品。

微信图片_20180517101246.bmp

值得注意的是,在编码的具体应用场景,还可以细分为三个模块:「数据信道·长码」、「数据信道·短码」、「控制信道」。

数据信道,传输的是用户所要传递的数据本身,比如图片、音频、视频、语音通话、短信等等。根据不同的数据长度,数据信道又分为长码和短码。

控制信道,传输的是用户数据的一些基本信息,比如数据从哪儿来、到哪儿去、数据包大小等等。

所以,需要议定的内容就变成了下面这样。

微信图片_20180517101249.bmp

目标明确后,来自全球各国通讯行业的企业、组织代表开始投票。

很快,LG牵头的涡轮码,便因为性能方面确实逊色太多被大家PASS,于是议题变成了下面的样子。

微信图片_20180517101252.bmp

整个标准的制定成了以高通为代表的LDPC码与以华为为代表的Polar码之间的较量。

第一次投票先是针对全数据信道发起,结果如下(R1-1610850)。

微信图片_20180517101256.bmp

可以看到,A、D选项的人数旗鼓相当;B选项仅华为一家支持,在后续的投票中华为也主动弃权。至于C选项,后来也被PASS。

后续又进行了好几次投票,最终A和D达成了部分共识,即5G数据信道·长码采用LDPC编码。

值得注意的是,联想在这次投票中确实明确支持了高通,反对了华为。

第二次投票是针对数据信道·短码发起的,结果如下(R1-1613342、R1-1613307)。

微信图片_20180517101259.bmp

可以看到,由华为主导的B方案支持方众多,达到惊人的56个;而高通的方案支持方却只有31个。

然而, 由于Polar支持者们的投票权重不够高(对,不是一人一票),所以最终的结果还是以高通为代表的LDPC方案胜出。

至此,5G数据信道长码、短码编码方式达成共识——LDPC。

注意,联想这次明确支持了以华为为代表的Polar。

还剩下最后的「控制信道」编码方案没有确定,于是大家又开始第三次投票,结果如下(R1-1613211)。

微信图片_20180517101305.bmp

这就意味着「卖国」?

很多人认为联想卖国的原因在于第一轮投票中,联想明确支持了高通的提案而反对了华为的提案,并引以为实锤。

然而从结果看来,联想即便将票型反转,第一轮也选择支持华为,投票结果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原因在于LDPC码在长码的情况下优于Polar码是几乎所有人的共识。

那么联想为什么不支持华为的Polar码呢?

邦哥不得不正本清源一下:LDPC 不属于高通,Polar 也不属于华为。

LDPC码是早在1962年被MIT教授 Robert Gallager提出的。不过,受限于当时技术水平,LDPC码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直到1996年才又引起通信领域的关注。

Polar码则是由土耳其毕尔肯大学Arikan教授在2008年国际信息论ISIT会议上首次提出的。

高通和华为之所以分别为这两个方案站队,只是因为他们的专利布局路线使然。

而联想在第一轮投票中之所以支持高通,也是出于自身的技术和专利储备的考虑。就像柳传志在回应中所说的一样:

在3GPP组织的5G eMBB方案第一轮(RAN1#86bis)投票的时候,联想集团基于自身前期技术和专利储备,选择了LDPC技术方案。在第二轮(RAN1#87)投票时,我们综合考虑国家整体产业合作、创新与发展,坚决选择了联想之前没有太多技术积累的Polar码方案。

微信图片_20180517101309.bmp

这一系列的会议,就像是一群厨师开会,希望把全球的菜系统一(作为一枚吃货,邦哥决不答应;但标准统一确实是通讯行业的基石)。

以高通为首的川菜厨子提案应以「辣椒」为主调味料。以华为为首的苏菜厨子提案应该以「糖」为主调味料。

而联想自家正好有几个手艺高超的川菜厨师,如果华为的提案被通过,还要另行招聘苏菜厨师,成本较高,出于自身实际情况的考虑,联想支持了高通的提案。

就是这么简单,从头到尾跟「爱国」完全没有关系,站在联想掌门人的位置,相信你也会作出同样选择。


返回爱名头条首页 >

爱名号官方微信
相关内容
企业上云应用方案官微引擎,获杭州电子商务研究院推荐
企业上云应用方案官微引擎,获杭州电
微信互联网已来!连接10亿人后,新机会在哪?
微信互联网已来!连接10亿人后,新机会
「微信屏蔽抖音」是个乌龙,但腾讯和今日头条的确大战在即
「微信屏蔽抖音」是个乌龙,但腾讯和
支付宝东南亚已攻下8国;微信支付将全面登陆新加坡;越南“顺丰”或融资60万美元 | 东南亚创投周报
支付宝东南亚已攻下8国;微信支付将
比数据泄露更可怕的是,Facebook的商业模式正在瓦解|硅谷早知道
比数据泄露更可怕的是,Facebook的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