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爱名号
  3. 周恺秉坚信杭州将是下一个硅谷!

周恺秉坚信杭州将是下一个硅谷!

来源:爱名网

尽管杭州很早就被经济学家称为“最有可能变成硅谷的城市”,但要找出新鲜有力的论据来马上证明两者的联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个问题困扰了周恺秉一个冬天。

当2018年春天来临,他有了答案。

3月12日植树节那天,春意盎然,在杭州第二届万物生长大会的演讲台上,周恺秉做了题为《杭州,一个新时代崛起的硅谷》的演讲。

他的普通话带一点温州口音,语调慢悠悠的,平和又好听,一如他的为人。

他举出了两份2017年底的全球榜单,一份是全球上市企业市值前十强,一份是全球前十的独角兽公司。在这两份重量级榜单上,全世界只有两个地方的公司同时上榜:一个是硅谷,一个是杭州。

杭州的阿里巴巴,是已上市全球企业市值前十强。杭州的蚂蚁金服,位居全球独角兽企业估值榜首。

“我们这个城市,是大踏步向硅谷迈进的一个城市”。

陈述这个结论的时候,周恺秉的声音激动得稍微有点颤抖。

微信图片_20180607165554.bmp

周恺秉在今年万物生长大会演讲《杭州,一个新时代崛起的硅谷》。

在现场,热血沸腾听他演讲的,有包括杭州独角兽企业在内的1000多家企业负责人,有杭州乃至全国最优秀的投资人,还有杭州市领导。

周恺秉是谁?杭州市创业投资协会轮值会长,杭州市高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高投)董事长、总经理。

杭高投是由杭州市政府授权杭州市科委出资成立并管理的国有投资公司,旗下业务包括杭州市创投引导基金、天使引导基金、政策性担保及其他投融资服务。——每一项都与造梦者息息相关。

你可以这样理解,他是创业创新方面政府理念的具体执行者。事实上,他也是对杭州投资圈、创业圈了如指掌的人。

1

护   航

为2000家企业担保融资超70亿元

丁香园、贝达药业都曾在危急中获得帮助 

丁香园北下到杭州创业的故事,今年年初在网上流传甚广。创业之初,这家优秀企业曾得到杭州市科委的屡次帮助。

万物生长大会上,杭州市科委党组书记、主任阳作军再次表示:我负责阳光雨露,你负责茁壮成长,杭州时刻准备着用心打造新物种孕育和成长的沃土。

包括丁香园在内,初创期得到帮助和支持的企业有很多。

丁香园的创始人李天天,2006年来杭州创业的时候,只拎了一只小箱子,他并没打算待多久。但审批手续的顺利,政府服务的到位,以及刚来3个月杭州市科委就把一间办公室租给了他们,让李天天决定扎根杭州。

2008年,丁香园遇到了最大的困难,资金链眼看就要断掉,杭高投下属子公司杭州高科技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科担保)给予其信用担保授信100万元。

这笔钱在紧要关头缓解了公司的压力,丁香园日后的发展日益稳健,从最开始的三个人到员工逾千人,成为已经实现规模化营收和盈利的知名互联网公司。

政策性融资担保业务是杭州的一项创举。有了政府的担保,银行可以放心地放款,企业解决了最头疼的资金问题。

“科技型企业是轻资产,比较难向银行拿到贷款,我们要做的,就是解决企业的两个问题:融资难、融资贵。”周恺秉说。

微信图片_20180607165550.bmp

周恺秉说:“我们要做的,就是解决企业的两个问题:融资难、融资贵。”

今天很多很牛的创新企业,都曾得到过帮助。

海归博士丁列明创办的贝达药业,2008年曾面临资金链断裂,危急时刻,高科担保“雪中送炭”伸出援手。3年后,贝达药业研制出抗肺癌新药凯美纳。

林东新能源自主研发的首台容量达3.4兆瓦的发电机组,创下“世界之最”。可是在项目初期,频频遭到银行拒绝,贷款难。高科担保为其担保贷款2000万元,支持项目的推进。

去年4月A股上市的正元智慧,更是一路由高科担保相伴。这家国内校园智能卡应用领军企业,从2008年开始,几乎每年,都有担保资金的不断支持。

截至2017年底,十几年来,高科担保走访了上万家企业,累计支持小微企业近2000家,担保融资金额超70亿元。2013年推出的融资周转业务,累计为800家(次)企业提供融资周转资金约55亿元,为企业节省融资成本超过2亿元。

如果把杭州的创业企业做一个金字塔型的分布,杭高投直接帮助过的企业,如今分布在金字塔的各层,有令人瞩目的“独角兽”,有高速奔跑的“小独角兽”,还有孕育着更多可能性的初创型企业。

“杭州给了创业者一个自由、开放、平等的软环境。”李天天的感慨,也是杭州这些年不断吸引创业者、投资者前来的理由。 

2

领   航

从挑选“千里马”到寻觅“伯乐”

基金数量和总额双“破百”

4月底,杭高投又得到一块奖牌,荣膺“投中2017年度中国最佳有限合伙人TOP20”。类似有份量的奖项,杭高投没少拿。杭州市创投引导基金连续七年被评为“全国十佳政府引导基金”。

作为杭州规模最大的LP(有限合伙人),到2017年底,杭高投管理的基金先后投资了深创投、创东方投资、德同资本、硅谷银行资本等国内外知名创投基金逾100支,基金总规模超过100亿,实现了“双破百”。

根据周恺秉对硅谷的解读,创新需要非常好的土壤,而发展创业投资和天使投资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

“硅谷就是以创新投资、天使投资发展起来的一个城市。硅谷创业投资、天使投资的份额占美国30%左右。独角兽企业或者伟大的企业背后,都有投资者的影子。”

微信图片_20180607165546.bmp

周恺秉说:“独角兽企业或者伟大的企业背后,都有投资者的影子。”

在杭州,不管是2008年率先在国内探索成立的杭州市创业投资引导基金,还是后来增设的蒲公英天使投资引导基金,这些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政策性基金,借助市场化的手段放大财政资金杠杆,正在支持创新创业方面发挥着积极重要的作用。

相较于传统“直接无偿资助”的方式,基金模式以小博大,有效撬动了社会资本。而面对现在越来越高的创业成本,在市场手段下,由创投机构支持初创企业,好处不只是输送钱,还输送了企业成长所需的“营养液”。

此举凸显的,是政府主动打破部门权限、实现从原来的行政式拨款向市场化机制转换的创举。

擅长用通俗的比喻让外行“秒懂”的周恺秉,用选“伯乐”还是选“千里马”,形象描述政府的这种职能角色转换。

——传统政府支持科技型企业的模式是以项目补贴的形式,由政府直接选“千里马”;而通过引导基金,则意味着由政府选择“伯乐”即投资公司,再由这些专业的投资机构用专业的眼光去选“千里马”。

“相比之下,有着营收压力的投资机构,更能挖掘出真正具有市场前景的‘科技之光’。”周恺秉说。

由浙江赛伯乐总裁陈斌设立管理的灵峰赛伯乐,是第一批合作子基金,投出了经典案例——聚光科技。2011年上市后,市值目前已突破140亿元。

由华睿投资董事长宗佩民管理的华睿富华,所投项目中,泰一指尚、医慧科技均被成功并购……

微信图片_20180607165542.bmp

杭州市创业投资协会、杭州日报传媒公司等操办的第二届万物生长大会,为杭州年度创业人物、投资人物和创投服务机构颁奖。

到目前,引导基金共投资了600多家企业,其中聚光科技、汉鼎信息等15家企业上市,16家被上市公司并购,还有12家在新三板挂牌。这样的成绩在全国是领先的。

可以说,引导基金是以一种新的方式为初创企业“保驾护航”,也支持和推动着本地风投机构的发展,同时还为社会创造了税收和就业,结果是多赢的。

杭州活跃的投资机构与引导基金密切合作,共同发展,为创业提供了一个好环境。

杭州投资圈很认可周恺秉。创投方面的事情,他似乎从不说“不”,杭州的创投大佬在微信群里“爱特”他,请他周末出席活动,他总回说“好的”。而且有好几次,因为其他大佬临时有事不能演讲,他作为“备胎”前去“救场”。

人缘好,又对行业熟悉,周恺秉还把看似不可能的事变成现实——邀请了史上最牛最低调的投资人龚虹嘉来杭州演讲,而且还邀请他担任杭州创投协会的名誉会长。 

3

远   航

硅谷的种子,来杭州生根发芽

周恺秉生性低调,不张扬,但一开口,博古通今的谈吐就把人吸引住了。经常说到最后,他会来一句:我都是瞎说,听听笑笑就过去了。

这个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应用数学专业的高材生,上世纪90年代起,就开始研究创业投资了。2007-2008年到美国波士顿大学做访问学者期间,他还专门去了解了美国的创投领域,研究了美国各个洲的政策。到杭高投任董事长之前,他一直在做这方面的研究。

他研究过硅谷,他认为硅谷科技创业者能引领全球的产业变革,得益于良性循环的创业生态系统,包括成熟的风投机制,鼓励冒险、宽容失败、以人为本的创业文化,高度发达的创业服务体系等等。

作为杭州市政协委员,周恺秉很早就在投资方面建言献策,他认为创新创业与风险投资就是一对密不可分的“双胞胎”,而硅谷就是将创新创业和风险投资完美结合的典范。

他深入观察着本地的创业创新,研究着大洋彼岸的硅谷,跟创投大佬们沟通交流,然后把科学合理的建议传递给政府。

同时,杭高投也在与市场的接触中不断创新。

微信图片_20180607165537.bmp

杭州,正在成为新时代崛起的硅谷。对此,周恺秉深信不疑。

以“西湖”命名的“Westlake Ventures”,近两年在硅谷打响了名气。

“Westlake Ventures”,中文名是“杭州硅谷孵化器”,是2014年末杭州在硅谷成立的全国首个孵化器。该孵化器是由杭州市政府在海外设立、由杭高投管理的创新投融资服务平台。

“政府+市场”的国际化探索,改变了过去单纯引进人才的做法。

“就像谈恋爱,以前双方的信任建立在一见钟情上。能不能成夫妻,是需要磨合的。初见面的时候,政府展示了诚意,创业者展示了技术,但也许他的经营能力很弱。一见钟情看上去很美,都看到光鲜的一面,等过日子了才发现你呼噜打得那么响。”周恺秉打了个比方。

关口前移到硅谷,可以避免选择的匆忙和不成熟,这是对政府和创业者双方负责。

为了在硅谷“挖人”“引智”,孵化器采用“天使投资+母基金投资”的巧妙方法,撬动社会资本,扩大引进的目标范围与数量。

迄今为止,Westlake Ventures直接投资孵化39家高科技创新项目,领域遍布人工智能、大健康、大数据、机器人、金融科技、虚拟现实、网络安全等。引导投资11家海外优秀创投基金。孵化器累计成功推动了108家海外优秀高科技企业落户杭州或形成落户杭州意向。

经过“深刻交往”,落户杭州的高科技企业都发展良好。

在硅谷诞生的生捷科技,从事基因检测,2015年,生捷科技中国总部落户杭州,目前估值超数亿美元。

打造智能企业云管理服务平台的才云科技,同样于2015年来杭,目前是一家潜力无限的“小独角兽”企业。

而今年年初杭州硅谷孵化器全新亮相,升级为硅谷跨境创新加速器,开足马力的加速器,正在进行着从1到N的新裂变。

杭州与硅谷,正在新时代发生着各种联系和反应。

一个良性循环的创业生态系统,也正如周恺秉所愿,在各种创新力量的共同推动下,逐渐形成。

杭州,正在成为新时代崛起的硅谷。对此,周恺秉深信不疑。 

返回爱名头条首页 >



周恺秉坚信杭州将是下一个硅谷!

A+

尽管杭州很早就被经济学家称为“最有可能变成硅谷的城市”,但要找出新鲜有力的论据来马上证明两者的联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个问题困扰了周恺秉一个冬天。

当2018年春天来临,他有了答案。

3月12日植树节那天,春意盎然,在杭州第二届万物生长大会的演讲台上,周恺秉做了题为《杭州,一个新时代崛起的硅谷》的演讲。

他的普通话带一点温州口音,语调慢悠悠的,平和又好听,一如他的为人。

他举出了两份2017年底的全球榜单,一份是全球上市企业市值前十强,一份是全球前十的独角兽公司。在这两份重量级榜单上,全世界只有两个地方的公司同时上榜:一个是硅谷,一个是杭州。

杭州的阿里巴巴,是已上市全球企业市值前十强。杭州的蚂蚁金服,位居全球独角兽企业估值榜首。

“我们这个城市,是大踏步向硅谷迈进的一个城市”。

陈述这个结论的时候,周恺秉的声音激动得稍微有点颤抖。

微信图片_20180607165554.bmp

周恺秉在今年万物生长大会演讲《杭州,一个新时代崛起的硅谷》。

在现场,热血沸腾听他演讲的,有包括杭州独角兽企业在内的1000多家企业负责人,有杭州乃至全国最优秀的投资人,还有杭州市领导。

周恺秉是谁?杭州市创业投资协会轮值会长,杭州市高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高投)董事长、总经理。

杭高投是由杭州市政府授权杭州市科委出资成立并管理的国有投资公司,旗下业务包括杭州市创投引导基金、天使引导基金、政策性担保及其他投融资服务。——每一项都与造梦者息息相关。

你可以这样理解,他是创业创新方面政府理念的具体执行者。事实上,他也是对杭州投资圈、创业圈了如指掌的人。

1

护   航

为2000家企业担保融资超70亿元

丁香园、贝达药业都曾在危急中获得帮助 

丁香园北下到杭州创业的故事,今年年初在网上流传甚广。创业之初,这家优秀企业曾得到杭州市科委的屡次帮助。

万物生长大会上,杭州市科委党组书记、主任阳作军再次表示:我负责阳光雨露,你负责茁壮成长,杭州时刻准备着用心打造新物种孕育和成长的沃土。

包括丁香园在内,初创期得到帮助和支持的企业有很多。

丁香园的创始人李天天,2006年来杭州创业的时候,只拎了一只小箱子,他并没打算待多久。但审批手续的顺利,政府服务的到位,以及刚来3个月杭州市科委就把一间办公室租给了他们,让李天天决定扎根杭州。

2008年,丁香园遇到了最大的困难,资金链眼看就要断掉,杭高投下属子公司杭州高科技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科担保)给予其信用担保授信100万元。

这笔钱在紧要关头缓解了公司的压力,丁香园日后的发展日益稳健,从最开始的三个人到员工逾千人,成为已经实现规模化营收和盈利的知名互联网公司。

政策性融资担保业务是杭州的一项创举。有了政府的担保,银行可以放心地放款,企业解决了最头疼的资金问题。

“科技型企业是轻资产,比较难向银行拿到贷款,我们要做的,就是解决企业的两个问题:融资难、融资贵。”周恺秉说。

微信图片_20180607165550.bmp

周恺秉说:“我们要做的,就是解决企业的两个问题:融资难、融资贵。”

今天很多很牛的创新企业,都曾得到过帮助。

海归博士丁列明创办的贝达药业,2008年曾面临资金链断裂,危急时刻,高科担保“雪中送炭”伸出援手。3年后,贝达药业研制出抗肺癌新药凯美纳。

林东新能源自主研发的首台容量达3.4兆瓦的发电机组,创下“世界之最”。可是在项目初期,频频遭到银行拒绝,贷款难。高科担保为其担保贷款2000万元,支持项目的推进。

去年4月A股上市的正元智慧,更是一路由高科担保相伴。这家国内校园智能卡应用领军企业,从2008年开始,几乎每年,都有担保资金的不断支持。

截至2017年底,十几年来,高科担保走访了上万家企业,累计支持小微企业近2000家,担保融资金额超70亿元。2013年推出的融资周转业务,累计为800家(次)企业提供融资周转资金约55亿元,为企业节省融资成本超过2亿元。

如果把杭州的创业企业做一个金字塔型的分布,杭高投直接帮助过的企业,如今分布在金字塔的各层,有令人瞩目的“独角兽”,有高速奔跑的“小独角兽”,还有孕育着更多可能性的初创型企业。

“杭州给了创业者一个自由、开放、平等的软环境。”李天天的感慨,也是杭州这些年不断吸引创业者、投资者前来的理由。 

2

领   航

从挑选“千里马”到寻觅“伯乐”

基金数量和总额双“破百”

4月底,杭高投又得到一块奖牌,荣膺“投中2017年度中国最佳有限合伙人TOP20”。类似有份量的奖项,杭高投没少拿。杭州市创投引导基金连续七年被评为“全国十佳政府引导基金”。

作为杭州规模最大的LP(有限合伙人),到2017年底,杭高投管理的基金先后投资了深创投、创东方投资、德同资本、硅谷银行资本等国内外知名创投基金逾100支,基金总规模超过100亿,实现了“双破百”。

根据周恺秉对硅谷的解读,创新需要非常好的土壤,而发展创业投资和天使投资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

“硅谷就是以创新投资、天使投资发展起来的一个城市。硅谷创业投资、天使投资的份额占美国30%左右。独角兽企业或者伟大的企业背后,都有投资者的影子。”

微信图片_20180607165546.bmp

周恺秉说:“独角兽企业或者伟大的企业背后,都有投资者的影子。”

在杭州,不管是2008年率先在国内探索成立的杭州市创业投资引导基金,还是后来增设的蒲公英天使投资引导基金,这些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政策性基金,借助市场化的手段放大财政资金杠杆,正在支持创新创业方面发挥着积极重要的作用。

相较于传统“直接无偿资助”的方式,基金模式以小博大,有效撬动了社会资本。而面对现在越来越高的创业成本,在市场手段下,由创投机构支持初创企业,好处不只是输送钱,还输送了企业成长所需的“营养液”。

此举凸显的,是政府主动打破部门权限、实现从原来的行政式拨款向市场化机制转换的创举。

擅长用通俗的比喻让外行“秒懂”的周恺秉,用选“伯乐”还是选“千里马”,形象描述政府的这种职能角色转换。

——传统政府支持科技型企业的模式是以项目补贴的形式,由政府直接选“千里马”;而通过引导基金,则意味着由政府选择“伯乐”即投资公司,再由这些专业的投资机构用专业的眼光去选“千里马”。

“相比之下,有着营收压力的投资机构,更能挖掘出真正具有市场前景的‘科技之光’。”周恺秉说。

由浙江赛伯乐总裁陈斌设立管理的灵峰赛伯乐,是第一批合作子基金,投出了经典案例——聚光科技。2011年上市后,市值目前已突破140亿元。

由华睿投资董事长宗佩民管理的华睿富华,所投项目中,泰一指尚、医慧科技均被成功并购……

微信图片_20180607165542.bmp

杭州市创业投资协会、杭州日报传媒公司等操办的第二届万物生长大会,为杭州年度创业人物、投资人物和创投服务机构颁奖。

到目前,引导基金共投资了600多家企业,其中聚光科技、汉鼎信息等15家企业上市,16家被上市公司并购,还有12家在新三板挂牌。这样的成绩在全国是领先的。

可以说,引导基金是以一种新的方式为初创企业“保驾护航”,也支持和推动着本地风投机构的发展,同时还为社会创造了税收和就业,结果是多赢的。

杭州活跃的投资机构与引导基金密切合作,共同发展,为创业提供了一个好环境。

杭州投资圈很认可周恺秉。创投方面的事情,他似乎从不说“不”,杭州的创投大佬在微信群里“爱特”他,请他周末出席活动,他总回说“好的”。而且有好几次,因为其他大佬临时有事不能演讲,他作为“备胎”前去“救场”。

人缘好,又对行业熟悉,周恺秉还把看似不可能的事变成现实——邀请了史上最牛最低调的投资人龚虹嘉来杭州演讲,而且还邀请他担任杭州创投协会的名誉会长。 

3

远   航

硅谷的种子,来杭州生根发芽

周恺秉生性低调,不张扬,但一开口,博古通今的谈吐就把人吸引住了。经常说到最后,他会来一句:我都是瞎说,听听笑笑就过去了。

这个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应用数学专业的高材生,上世纪90年代起,就开始研究创业投资了。2007-2008年到美国波士顿大学做访问学者期间,他还专门去了解了美国的创投领域,研究了美国各个洲的政策。到杭高投任董事长之前,他一直在做这方面的研究。

他研究过硅谷,他认为硅谷科技创业者能引领全球的产业变革,得益于良性循环的创业生态系统,包括成熟的风投机制,鼓励冒险、宽容失败、以人为本的创业文化,高度发达的创业服务体系等等。

作为杭州市政协委员,周恺秉很早就在投资方面建言献策,他认为创新创业与风险投资就是一对密不可分的“双胞胎”,而硅谷就是将创新创业和风险投资完美结合的典范。

他深入观察着本地的创业创新,研究着大洋彼岸的硅谷,跟创投大佬们沟通交流,然后把科学合理的建议传递给政府。

同时,杭高投也在与市场的接触中不断创新。

微信图片_20180607165537.bmp

杭州,正在成为新时代崛起的硅谷。对此,周恺秉深信不疑。

以“西湖”命名的“Westlake Ventures”,近两年在硅谷打响了名气。

“Westlake Ventures”,中文名是“杭州硅谷孵化器”,是2014年末杭州在硅谷成立的全国首个孵化器。该孵化器是由杭州市政府在海外设立、由杭高投管理的创新投融资服务平台。

“政府+市场”的国际化探索,改变了过去单纯引进人才的做法。

“就像谈恋爱,以前双方的信任建立在一见钟情上。能不能成夫妻,是需要磨合的。初见面的时候,政府展示了诚意,创业者展示了技术,但也许他的经营能力很弱。一见钟情看上去很美,都看到光鲜的一面,等过日子了才发现你呼噜打得那么响。”周恺秉打了个比方。

关口前移到硅谷,可以避免选择的匆忙和不成熟,这是对政府和创业者双方负责。

为了在硅谷“挖人”“引智”,孵化器采用“天使投资+母基金投资”的巧妙方法,撬动社会资本,扩大引进的目标范围与数量。

迄今为止,Westlake Ventures直接投资孵化39家高科技创新项目,领域遍布人工智能、大健康、大数据、机器人、金融科技、虚拟现实、网络安全等。引导投资11家海外优秀创投基金。孵化器累计成功推动了108家海外优秀高科技企业落户杭州或形成落户杭州意向。

经过“深刻交往”,落户杭州的高科技企业都发展良好。

在硅谷诞生的生捷科技,从事基因检测,2015年,生捷科技中国总部落户杭州,目前估值超数亿美元。

打造智能企业云管理服务平台的才云科技,同样于2015年来杭,目前是一家潜力无限的“小独角兽”企业。

而今年年初杭州硅谷孵化器全新亮相,升级为硅谷跨境创新加速器,开足马力的加速器,正在进行着从1到N的新裂变。

杭州与硅谷,正在新时代发生着各种联系和反应。

一个良性循环的创业生态系统,也正如周恺秉所愿,在各种创新力量的共同推动下,逐渐形成。

杭州,正在成为新时代崛起的硅谷。对此,周恺秉深信不疑。 

返回爱名头条首页 >

爱名号官方微信
相关内容
「企业商标」日常使用自检清单!
「企业商标」日常使用自检清单!
全新定义“新三无企业”,你的公司中招了吗?
全新定义“新三无企业”,你的公司中
什么是“新五自”新型数字化企业!
什么是“新五自”新型数字化企业!
杭州电子商务研究院推荐企业上云解决方案——官微引擎
杭州电子商务研究院推荐企业上云解
爱名网入列杭州“国家两创示范”公共服务体系 ,2018继续砥砺前行
爱名网入列杭州“国家两创示范”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