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爱名号
  3. 滴滴消失的第一夜:司机走投无路,乘客也无路可走

滴滴消失的第一夜:司机走投无路,乘客也无路可走

来源:爱名网

滴滴快车司机李林把今天的“最后一位乘客”送到北京三里屯,时间刚刚好,晚上10点57。他把车停在路边。

按照此前公布的整改措施,9月8日到9月14日,滴滴出行将暂停深夜23:00-次日5:00时间段的出租车、快车、优步、优享、拼车、专车、豪华车服务,进行安全大整治。

这个消息让守候在三里屯路边的黑车司机们异常兴奋。23点刚过,就有黑车司机在路边开始大喊:“今晚没有滴滴!早上车早回家!”

北京夜生活座标之一的三里屯一向是“打车难”的重灾区,不过就在一天前的同一时间,礼橙专车和神州专车均会在半分钟内迅速接单,虽然价钱是快车的两倍多。

2.jpg

传说中的打车难,潮水一样向享受夜生活的人涌来。午夜,他们三三两两从酒吧走出,却立刻陷入寸步难行的境地。滴滴停止了运营,而其他的网约车软件,在数倍溢价之后,也宣告失败。我混在人群中尝试了几次,永远是派车失败,陷入不明就里的绝望。

一些乘客寄希望于路过的出租车,每辆车经过时都会有七八个人同时招手,但大约半小时才会有一辆停下。吊诡的是,等车的人群旁边其实停着五六辆出租车。司机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座上,大声吆喝着揽客,一口价,不打表。

滴滴的停运,让原本乘客司机双赢的局面短暂终结。

1.jpg

李林和几个刚拉完乘客的网约车司机站在一起,不知为什么,和不远处的黑车司机相比,显得有些兴致低落。他们音量低一些,只有偶尔有人擦身而过时,才会低声问一句,“小伙子坐不坐车”。

显然,对于黑车司机那种亢奋过度而又随意涨价的买卖方式,他们还不太适应。

一夜之间,李林陷入了完全不熟悉的丛林规则中。在网约车平台上,价格是乘客与平台协商定好,司机要做的,只是接上乘客,送达目的地。但黑车司机不同,没有监管者在场,他们成了肆意制定规则的人。

这不是一个习惯于在规则之内做事的网约车司机生存的世界。四十分钟过去了,我还陪着李林站在路边抽烟。

过了一会儿,他的情绪突然有些激动,低声咒骂了几句。

网约车司机走投无路,乘客也同样无路可走。在三里屯,我遇到一个迟疑的姑娘。面对多路黑车司机和出租司机的拼车吆喝,她有些迟疑。她说,自己都没办法分辨这些出租车是不是套牌假出租,不敢轻信。

她的谨慎是有道理的。2013年,有媒体调查发现,半夜在大街上跑的出租车之中,有相当比例都是克隆出租车。这些假出租车经过喷涂之后流入二手交易市场,购买者花费1万到3万元即可购得,然后从市场上购得一台可以随意调价的计价器,即可在北京的街头以假乱真。

这种出租车乱象直到今天仍然存在,就在9月4号,北京警方还通报称抓获了32辆假出租车。

而深夜没有了网约车,安全问题突然更让人担忧。恰巧,一周前,中央财经大学司法案例研究中心发布过一个调查报告,发现从2017年至今,有183起涉及巡游出租车司机侵害乘客的刑事犯罪判决。该中心认为,巡游出租车刑事案件发生率其实远高于网约车,但由于网约车是新兴业态,受到社会普通关注,因此网约车一旦涉及刑事案件,在媒体上的曝光度也会大于传统巡游出租车。

一位住在20公里以外的小伙子不得已在附近宾馆定了房间,还好今天有带身份证出门。

路边依旧站着几位没有放弃的夜归人,望眼欲穿地盯着路过的出租车。

9月7日晚上12点,同样的路口。滴滴出行的数据显示,排队等快车的乘客共有104位,需要等待一个小时以上。而滴滴礼橙专车和神州专车依旧半分钟内就会接单,价钱是快车的两倍左右。两位女孩儿已经站在路边等了半小时出租车,一名黑车司机告诉她们大家都是中国人,150元就可以送到家。她们当时还有底气告诉他专车只需要95元。

但今夜没有网约车,150元也已经成为过时的价格。还有三个小时,城市里的潮男靓女们将会迎来第二个没有网约车的深夜。应该没人预料到,新的一周和新的一天,要在漫长的等车之中到来。

只有黑车司机们的口号出奇的一致:“今晚没有网约车,没有出租车”。

声明:本网站发布的内容(图片、视频和文字)以原创、转载和分享网络内容为主,如果涉及侵权请尽快告知,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邮箱:tougao@22.cn。

返回爱名头条首页 >



滴滴消失的第一夜:司机走投无路,乘客也无路可走

A+

滴滴快车司机李林把今天的“最后一位乘客”送到北京三里屯,时间刚刚好,晚上10点57。他把车停在路边。

按照此前公布的整改措施,9月8日到9月14日,滴滴出行将暂停深夜23:00-次日5:00时间段的出租车、快车、优步、优享、拼车、专车、豪华车服务,进行安全大整治。

这个消息让守候在三里屯路边的黑车司机们异常兴奋。23点刚过,就有黑车司机在路边开始大喊:“今晚没有滴滴!早上车早回家!”

北京夜生活座标之一的三里屯一向是“打车难”的重灾区,不过就在一天前的同一时间,礼橙专车和神州专车均会在半分钟内迅速接单,虽然价钱是快车的两倍多。

2.jpg

传说中的打车难,潮水一样向享受夜生活的人涌来。午夜,他们三三两两从酒吧走出,却立刻陷入寸步难行的境地。滴滴停止了运营,而其他的网约车软件,在数倍溢价之后,也宣告失败。我混在人群中尝试了几次,永远是派车失败,陷入不明就里的绝望。

一些乘客寄希望于路过的出租车,每辆车经过时都会有七八个人同时招手,但大约半小时才会有一辆停下。吊诡的是,等车的人群旁边其实停着五六辆出租车。司机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座上,大声吆喝着揽客,一口价,不打表。

滴滴的停运,让原本乘客司机双赢的局面短暂终结。

1.jpg

李林和几个刚拉完乘客的网约车司机站在一起,不知为什么,和不远处的黑车司机相比,显得有些兴致低落。他们音量低一些,只有偶尔有人擦身而过时,才会低声问一句,“小伙子坐不坐车”。

显然,对于黑车司机那种亢奋过度而又随意涨价的买卖方式,他们还不太适应。

一夜之间,李林陷入了完全不熟悉的丛林规则中。在网约车平台上,价格是乘客与平台协商定好,司机要做的,只是接上乘客,送达目的地。但黑车司机不同,没有监管者在场,他们成了肆意制定规则的人。

这不是一个习惯于在规则之内做事的网约车司机生存的世界。四十分钟过去了,我还陪着李林站在路边抽烟。

过了一会儿,他的情绪突然有些激动,低声咒骂了几句。

网约车司机走投无路,乘客也同样无路可走。在三里屯,我遇到一个迟疑的姑娘。面对多路黑车司机和出租司机的拼车吆喝,她有些迟疑。她说,自己都没办法分辨这些出租车是不是套牌假出租,不敢轻信。

她的谨慎是有道理的。2013年,有媒体调查发现,半夜在大街上跑的出租车之中,有相当比例都是克隆出租车。这些假出租车经过喷涂之后流入二手交易市场,购买者花费1万到3万元即可购得,然后从市场上购得一台可以随意调价的计价器,即可在北京的街头以假乱真。

这种出租车乱象直到今天仍然存在,就在9月4号,北京警方还通报称抓获了32辆假出租车。

而深夜没有了网约车,安全问题突然更让人担忧。恰巧,一周前,中央财经大学司法案例研究中心发布过一个调查报告,发现从2017年至今,有183起涉及巡游出租车司机侵害乘客的刑事犯罪判决。该中心认为,巡游出租车刑事案件发生率其实远高于网约车,但由于网约车是新兴业态,受到社会普通关注,因此网约车一旦涉及刑事案件,在媒体上的曝光度也会大于传统巡游出租车。

一位住在20公里以外的小伙子不得已在附近宾馆定了房间,还好今天有带身份证出门。

路边依旧站着几位没有放弃的夜归人,望眼欲穿地盯着路过的出租车。

9月7日晚上12点,同样的路口。滴滴出行的数据显示,排队等快车的乘客共有104位,需要等待一个小时以上。而滴滴礼橙专车和神州专车依旧半分钟内就会接单,价钱是快车的两倍左右。两位女孩儿已经站在路边等了半小时出租车,一名黑车司机告诉她们大家都是中国人,150元就可以送到家。她们当时还有底气告诉他专车只需要95元。

但今夜没有网约车,150元也已经成为过时的价格。还有三个小时,城市里的潮男靓女们将会迎来第二个没有网约车的深夜。应该没人预料到,新的一周和新的一天,要在漫长的等车之中到来。

只有黑车司机们的口号出奇的一致:“今晚没有网约车,没有出租车”。

声明:本网站发布的内容(图片、视频和文字)以原创、转载和分享网络内容为主,如果涉及侵权请尽快告知,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邮箱:tougao@22.cn。

返回爱名头条首页 >

爱名号官方微信
相关内容
网站优化丨频繁更新网站内容的5大好处
网站优化丨频繁更新网站内容的5大
 女版马云卸任,从月薪500到6300亿帝国掌舵人,她留下2条职场潜规则!
女版马云卸任,从月薪500到6300亿帝
重庆市大数据智能化发展战略发布
重庆市大数据智能化发展战略发布
时间简史——回顾大数据时代之前的漫长历史
时间简史——回顾大数据时代之前的
挖掘数据价值,让选择有据可依
挖掘数据价值,让选择有据可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