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柳传志撰文:我为湖畔大学正名

来源:互联网 2017-11-21 10:13

柳传志20日发布题为《为湖畔大学正名》的文章。文章称,前不久,他在湖畔大学给第二期学员讲了一次课,讲了整整一天半。30余年,他参加各种论坛、座谈、讲课,人数从几十到上千,次数已无法计算,印象最深刻的当属这次。

文中柳传志称,前几年,社会上有一股风,矛头直指民营企业家阶层,把社会两极分化的根源、贪腐的根源、环境破坏的根源,都归结到企业家身上。又上升到阶级斗争的高度,认为改革开放出了新兴资产阶级,正在兴风作浪。尤为甚者,有一篇文章把湖畔大学比为东林党的集结地,言之凿凿,分析深刻。柳传志表示,类似这样的文章、说法,自然会搅乱人心,特别是对企业家。为此,他和企业界热爱国家、热爱中华民族的朋友,都认为应该发声。

柳传志称,上次在湖畔大学讲课之时就在课堂讲过,一定要写一篇在湖畔议事、讲课的过程,为湖畔大学正名、为中国企业家正名。

以下为柳传志《为湖畔大学正名》文章全文:

为湖畔大学正名

柳传志

2017年11月20日

前不久,我在湖畔大学给第二期学员讲了一次课。学员们年龄不齐,有可能差出20年纪,但个个老神在在,颇为自信。翻开花名册一看履历表,不少都是知名企业家。在商讨讲课内容时,学员代表专程来到北京,从新颖的角度给我提出要求:希望我能从联想成活的几个关键时刻找出几个“胜负手”——意即这么做,事情就成了,那么做,事情就坏了,还要求讲清背后的思考。中欧工商管理学院的资深教授梁能先生和我合作授课,为讲好这次课,我们线上线下碰过五六次,但结果都没有学员们要求的这么深刻。毕竟我在商场里摸爬滚打了30余年,历经风险无数,死里求生之战屡见不鲜,这个题目几乎是为我量身定做的,我很高兴按他们的要求去讲课。因为这启发我把以前打仗的细节回想一遍,并重新再做总结。

讲课时学员们神情专注,提的问题正到好处。有一个学员提的问题正是我引而不发的,他一问,不由我脱口叫了一声“知音啊”!一堂课讲了整整一天半。30余年,我参加各种论坛、座谈、讲课,人数从几十到上千,次数已无法计算,印象最深刻的当属这次。已无分教与学,实际是相互交流。谁也不端着,谁也不装,都是打过仗的人,我一讲他们就明白,他们一问,就直指要害,不由你不大呼过瘾。我的秘书老怕我累着,我心里话,要是商学院也有这样的学生,也这样讲课,我就改行到商学院去当教员,准能延年益寿。可惜商学院没有这样办学的。

记得2012年马云找我说起办湖畔大学的事,请我当校董,并谈到当校董的责、权。责任是一年要授课一次,权利是可保荐学员一名。当时我心中并不以为然,送一名学员去上学,难道还是多大的权利不成。不成想才办到第三期,湖畔大学名扬四海,报名者几乎千中取一,保荐一名学员真是天大的权利。因为知道我有这个权利而要求我推荐的朋友着实不少,弄得我委实难做。我明年将主动放弃这个权利,免得得罪朋友。

湖畔之所以办得好,首先是马云着实下了心思。从中国要培养什么样的企业家(不是职业经理人,而是企业家),从什么样的人中,以什么样的方法去选拔学员;从应为他们设计什么样的课程,如何去选请教员;从学员需要什么样的授课氛围,到如何营造这样的氛围;一次又一次的讨论、酝酿。酝酿者有校董及各行各界的志士能人,当然,以企业界为主。我第一次参加会时,心情多少有点儿是为面子而来,眼见得,议论的事一件件一桩桩的全在落实,甚至超出预计,不由得我不端正态度,打起12分的精神参会和授课。每次从杭州回京,总要心生感叹。从马云办淘宝网说要把生意做到几千个亿,我开始就不信,最后不出几年,大规模超额完成。从他说要把双11办成一个光棍节,我就又当笑话听,又是不曾想不出三年,真成了轰轰烈烈的抢购节。这次办湖畔大学是被马云当做百年大计办的,他说他从阿里退休后就只做公益和当湖畔大学的校长了。我觉得他是认真的,所以现在对他的尊称就是马校长。

前几年,社会上有一股风,矛头直指民营企业家阶层。把社会两极分化的根源、贪腐的根源、环境破坏的根源,都归结到企业家身上。又上升到阶级斗争的高度,认为改革开放出了新兴资产阶级,正在兴风作浪。尤为甚者,有一篇文章把湖畔大学比为东林党的集结地,言之凿凿,分析深刻。说的话,像是中东的恐怖基地。此文过些日子就又传上一阵,不由你不想起文化革命。类似这样的文章、说法,自然会搅乱人心,特别是对企业家。为此,我和企业界热爱国家、热爱中华民族的朋友,都认为应该发声。上次在湖畔大学讲课之时,我即在课堂讲过,我一定要写一篇在湖畔议事、讲课的过程,为湖畔大学正名、为中国企业家正名。

十九大东风浩荡吹散雾霾,中国企业家精神抖擞,应在经济领域弘扬正气,大展宏图。当然我们更要小心谨慎,端正言行,要在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宏伟事业中成为骨干力量!

 

论坛热帖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