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爱名号
  3. 许小年最接地气的演讲:财政政策失灵,货币政策失灵,苦日子才刚刚开始

许小年最接地气的演讲:财政政策失灵,货币政策失灵,苦日子才刚刚开始

来源:互联网


非常高兴来到这里,与大家对于有关中国经济环境和最近出现的一系列变化,做一个交流。今年正好是全球金融危机10周年,我们好像又碰到了一个非常复杂的局面,国内国外的经济形势都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在这个变化中,我们企业金融机构如何应对,这是我和大家交流的主要内容。

关于经济形势的变化,我想谈这几个方面,虽然这几个方面仅仅是我们目前所面临挑战中的几项,但是我认为这几项是对于今后经济发展和企业经营,影响比较大的方面。

第一个是从长期来看,中国经济现在已经进入了后工业化时代。后工业化时代经济运行的规律如果有任何规律的话,它和工业化时代有着根本的不同。大家都知道,我们做金融的,更是在第一线感受到这个冲击。

第二项就是国家正在进行的去杠杆,采取各种各样的措施在去杠杆。

01

一个长期的变化

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下,出现两个问题:

第一是宏观政策失灵。

财政政策、货币政策都不知道怎么去用了,不能再像工业化时期在资本快速积累的情况下那样用宏观政策了,它不起作用。当然,宏观政策不能再像过去那样使用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们的货币早就超发了,不可能继续下去,我们的财政现在已经非常紧张了,也不可能再像过去搞4万亿那样,再来刺激经济了。

第二个问题,是我们企业传统的制造业,普遍发生了经营的困难。

这个经营的困难就是生产能力大于市场需求,企业应收帐期在拖长,反映出销售方面的困难。银行需要注意了,应收帐全都在拉长,库存在增加,企业找不到他新的业务在什么地方,到市场上看一看,大家都激烈地在争夺市场现有的这些需求订单。

这是面临的两个问题,是在后工业化时期,我们所面临的新挑战。

那么应对这个新的挑战,等一下我在微观层面上还会讲,那么怎么办呢?

政府总体政策上的思路我认为是正确的,但是做法,很抱歉,本人不能同意。在这个时候,我们提出的方向,政策的方向也罢,希望能够引导企业也罢,都是创新,我认为这是正确的。但是由政府成立产业投资基金,搞什么产业政策,咱们这儿又什么腾笼换鸟、凤凰涅磐,听起来又是似曾相识,这样的做法解决不了在后工业化时期中国经济和中国企业所面临的问题。解决的方案在什么地方?在市场,在企业,不在政府的办公室里,等一下我会给一些具体的案例。

在后工业化时期,中国的经济已经从制造经济变成了服务经济,这也是刚才我们讲的,为什么投资的增长速度,它只是和GDP同步。因为服务经济不需要那么多的固定资产,中国的经济和世界上所有其他的市场经济都一样,一定是从工业化中的制造业为主,逐渐的转变为后工业化时代的服务业为主。

在改革开放初期,我们服务业只是GDP的四分之一(25%)。到去年(2017年)服务业已经超过了GDP的50%。中国正在向其他国家一样,迈入服务经济,而不是制造经济。在服务经济中,投资当然速度要下降,因为我搞服务业不需要固定资产,我租一片房子,雇一些工人就可以开干,不需要固定资产。

后工业化时代的经济发展,他的规律和工业化时代是不一样的,用工业化时代的这种思路搞经济,那是要犯错误的。所以第一个大的变化,在一个比较长的时间段上的变化,就是中国的经济进入了后工业化时代。这一点政府要有清醒的认识,企业也要有清醒的认识。

政府不能再靠宏观政策来维持经济的增长,所以最近几年,政府谈保增长,谈得少了,这是对的,不能再以GDP增长为经济发展的目标。

企业也不能像过去那样,按照老的思路来进行经营。过去企业经营、企业成功靠的是什么?我总结了一下,基本上叫做资源整合能力。企业做的比较好的,都是资源整合能力比较强,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制造业。什么叫资源整合能力啊?资源整合能力就是两大关系,第一大关系是政府关系,能拿到土地;第二大关系是金融机构的关系,能拿到资金。两关系处理好了,企业就可以发展,就可以整合资源,把产品制造出来,在市场上卖掉。现在不行了,你的资源整合能力再好,没有市场需求,你也没办法。你的资源整合能力依然很重要,但是已经不是决定企业生死和企业发展最关键因素了。受到了市场需求的限制,现在对于企业来说,最关键的是创新能力,而不是资源整合能力。这是对企业的一大挑战。

对政府的挑战是什么?是你不能依靠过去刺激需求的政策来保证经济的增长,而政府现在需要配合企业,不是替代企业,而是配合企业来促进企业的创新。这也是我们最近几年,谈供给侧的主要原因。供给侧这个提法我也是赞成的,我认为是正确的,经济增长动力,不在需求侧,经济增长的动力在供给侧。供给侧的主体是谁?是企业,不是政府。

所有供给侧的政策应该围绕着如何提高企业的效率,如何促进企业的创新来进行设计,而不是去替代企业来搞创新,创新永远来自于市场。我从来没见过政府有什么创新,政府创新的全都是名词,全是新名词。真正的创新,来自于市场,来自于企业,这并不是说政府无所作为,政府应该思考的问题是如何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如何去进行制度上的变革,使得企业能够在这样一个环境中,能够更积极的、更好的去进行创新。企业只有创新,才能够开拓出新的市场,才有新的发展机会。

现有的市场,都已经饱和了,你怎么办?现有的各行各业都是产能过剩,你怎么办?对于企业来说只有两个办法,一个办法是自己去开创一个新的市场,你在市场中玩。

什么意思?企业在后工业化时代,不是靠你资源整合能力,不是靠你的生产规模来求企业的发展,而是要靠创新,要用新产品和新技术开拓出新的市场来,在这个新的市场上,你是老大,在原有的市场上你很难再有所作用。

所以对我们在座的企业家朋友来说,制造成本控制,已经不是今后发展的关键,今后发展的关键是研发、是创新。依靠创新,为自己创造新的市场,依靠创新从竞争对手那里抢夺现有的市场份额。企业今后只能这么做,因为形势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如果企业能够创新,如果企业的效率能够提高,经济增长的微观动力就具备了。所以今后我们考虑宏观的经济增长,不再是政府的政策,而是企业的创新,而是企业效率的提高。金融机构要配合企业进行创新,而不是替代企业。政府要为企业营造创新的环境。

这是我要讲的第一个变化,长期趋势,工业化基本完成,资本积累的速度大大放慢,投资不再是经济最强有力的驱动,现在要靠创新。

02

中期两大变数,

一大变数是去杠杆,第二大变数是贸易摩擦。

为什么中央在这个时候下决心去杠杆?我们看一下中国经济的总体负债率就知道了。总体负债率在很长一段时间是稳定的,稳定在140%。到了08年,负债率突然跳升,大家都知道这是2008年推出4万亿,说的是财政刺激计划,其实不是,4万亿资金的主要来源是银行贷款的大量发放。

那个时候我记得我的学生跟我讲:教授,我现在压力很大。我说:你有什么压力?他说:我放款放不出去,今年放了300亿,没完成任务。我说还有这事,上面下来的命令,你一定要放款放多少?找不到项目,完不成任务,就被批评,就承受巨大的压力。

所以,从4万亿开始,我们就靠借债度日,靠借债维持经济的刚开始是8%的增长,刚开始是拼命保8%,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要保8%,受广东人影响,8%是一个吉祥数字?后来8守不住了守7%,现在7%也守不住了,是不是该守6%了,六六大顺嘛。6%保不住了怎么办?保5%,5%有什么说头,不知道。这是政府要干的事,我不用操心,他们总会有人发明出更多新名词来。

这个负债率从08年开始一路上升,这是2012年的4万亿负债率2.0%,再次上升,上升到目前,这个数据是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统计局的数据我现在用起来都是心里不托底,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因为有4家地方政府承认他们GDP造假。如果地方政府的GDP数据造假,那中央拿的数据是什么数据?我就搞不清楚了。还好国际清算银行给了一个数字,并且进行了各国的比较。我认为这个可能还是比较扎实的数据吧。

到了2017年的时候我们经济的总体负债率已经从08年的140%上升到了260%,也就是增加了120个百分点。换句话说,在过去的10年间,不到10年的时间里,我们经济增长还能维持在6%点几,靠的是什么呀?靠的是借债。借债是什么?借债就是寅吃卯粮,借债就是透支未来的GDP,借债不是价值创造,是向我们子孙后代透支未来的财富。现在负债260%,比日本还低,日本的负债接近300%。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去杠杆,如果不去杠杆,这个风险我们承担不了。你很难再设想一下08年的事情在中国发生,但是如果你要让这个债务水平继续上升,08年的事情很有可能在中国重演。所以,最近中央推出了去杠杆的政策,本人是拥护的。我的学生讽刺我说:教授,很少见你和政府保持一致。我说不是我和政府保持一致,是政府和我保持一致。因为从08年开始我们就讲要警惕债务过高的风险,4万亿一推出,我就写文章批评,这是有据可查的,这不是事后诸葛亮。当然这篇文章后来只能收到我的文集里面去,过了几年以后包含这篇文章的文集居然也出版了。

在中国的背景下,我认为中央去杠杆这个方向是正确的,至于在具体的执行上,方法上,有值得探讨的地方,但是我认为不要因为具体执行中出现的问题,来怀疑这个方向。这个方向应该是坚定不移的要推进下去,这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隐患。我可以看到的就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隐患。

房地产市场的价格实际上跟这个是一回事,这条曲线,你把纵轴换一下就是房地产价格。房地产价格是什么推动的,债务推动的呀。你给老百姓放按揭贷款,你给开发商放贷款,你把纵轴换一下,就是地产价格。地产价格就是这么上的,资产价格的上涨,全都是债务推动的。资产价格上涨,只有两大推动力,一个是资产的收益率,第二个是杠杆率,就这两项。资产的收益率不可能这么上升,如此快的上升,只有杠杆率。这是一回事。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央最近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为什么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就是因为我们的债务存量已经非常高了。现在流量开始出问题,也就是债务偿还开始出问题了。

在债务偿还的压力之下,我们知道,2015年财政部做了一次债务置换,把地方政府的短期到期债务置换为长期债务,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债务置换?因为地方政府的偿债都发生了困难,这是2015年就发生困难了。这个措施是财政部2015年采取的。

财政部今年发的,暂停向地方融资平台贷款,停止PPP棚户区改造,全停,取消一切补贴,这都是正确的。对我们影响最大的是出台资管新规,清理影子银行,打破刚性兑付。多少年了我们一直在呼吁,要打破刚性兑付,就是做不到,总是一个维稳当先,一直推行的就是刚性兑付,花钱息事宁人,现在刚兑终于打破了,这是一件好事。打破了刚兑之后,引起了市场对风险的重新评估,市场对风险的重新评估自然就会影响到资产价格,毫无疑问的。因为资产价格是由预期形成的,金融市场上最重要的不是交易的金额是多少,不是交易的笔数是多少,在金融市场上最重要的就是预期。金融资产的价格全都是预期形成的,不是实际交易形成的,这一点,我们要注意到,只要预期发生变化,资产价格立即就变,资金的数量、资金的流动方向马上就发生变化。

所以有一些朋友说,资产新规、清理影子银行、打破刚兑、去杠杆这都对。但是,措施是不是太过于激烈了。我个人认为是错误的,到目前为止还是得当的。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平缓一些?我觉得很难,因为金融市场是预期主导的,只要大家看到了中央银行已经下决心打破刚兑,这个预期立即发生变化。而市场上,资产价格马上就反映出来。金融市场他永远是过度反应的,因为预期是超前的,预期是可以在瞬间改变的。

03

出路在哪里?

那么出路在什么地方?希望在什么地方?我下面讲微观。

我在微观层面上,确实看到了一些新的变化,而这些新的变化使我对中国经济的未来还是具有一定信心的,是审慎乐观。

宏观层面上,没有什么文章好做了,那么经济的发展,企业的发展希望在什么地方?下面跟大家交流一下,希望在下面几个方向上探讨:

第一个是行业重组。

行业重组为企业创造了很多的机会,中国的各个行业都过于分散,行业重组势在必行。如果谁能抓住行业重组的历史机会,就有可能在下一轮的竞争中脱颖而出。那么我们的金融机构,也应该抓住这样的机会,配合企业进行行业的重组。

第二个经济的其他机会是消费。

消费升级大家谈得很多,做得很少。消费升级已经从过去的柴米油盐变成了健康、医疗、养老、娱乐、户外运动、品牌消费、定制消费。全是机会,看你怎么去做。

第三个是企业的技术升级。

顺便说一句,我们将来要投资,就应该投这些企业。将来我们投资的思路,也不再是猜测政府的政策,也不再是去划出曲线来,要掌握波动,市场的波动,哪个是谷底,那个是波峰,这都是陈旧的思路。将来的投资,你就是找这一些有创新能力的企业,别管大小,只要有创新能力就可以投。我知道,等一下如果有时间,大家会问投资的事儿,我事先说一句话,我的回答就是,谁有创新能力我就投谁,规模大小无所谓。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做一个小结。

企业在面对多变的经营环境,投资人、企业、金融机构,都面对多变的环境,但是我们没有必要对这个环境有过多的焦虑。也没有必要过多的关注,因为环境对所有的企业影响都一样,而并不是加到你一家头上。所以在市场上,你要关注的是什么?是市场,是客户,是你的员工。

环境永远是在不断的变化,但是也有不变的,不变的是什么?不变的是要打造和提升你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不变的是你要为客户不断的去创造价值。

声明:本网站发布的内容(图片、视频和文字)以原创、转载和分享网络内容为主,如果涉及侵权请尽快告知,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邮箱:tougao@22.cn。

返回爱名头条首页 >



许小年最接地气的演讲:财政政策失灵,货币政策失灵,苦日子才刚刚开始

A+


非常高兴来到这里,与大家对于有关中国经济环境和最近出现的一系列变化,做一个交流。今年正好是全球金融危机10周年,我们好像又碰到了一个非常复杂的局面,国内国外的经济形势都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在这个变化中,我们企业金融机构如何应对,这是我和大家交流的主要内容。

关于经济形势的变化,我想谈这几个方面,虽然这几个方面仅仅是我们目前所面临挑战中的几项,但是我认为这几项是对于今后经济发展和企业经营,影响比较大的方面。

第一个是从长期来看,中国经济现在已经进入了后工业化时代。后工业化时代经济运行的规律如果有任何规律的话,它和工业化时代有着根本的不同。大家都知道,我们做金融的,更是在第一线感受到这个冲击。

第二项就是国家正在进行的去杠杆,采取各种各样的措施在去杠杆。

01

一个长期的变化

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下,出现两个问题:

第一是宏观政策失灵。

财政政策、货币政策都不知道怎么去用了,不能再像工业化时期在资本快速积累的情况下那样用宏观政策了,它不起作用。当然,宏观政策不能再像过去那样使用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们的货币早就超发了,不可能继续下去,我们的财政现在已经非常紧张了,也不可能再像过去搞4万亿那样,再来刺激经济了。

第二个问题,是我们企业传统的制造业,普遍发生了经营的困难。

这个经营的困难就是生产能力大于市场需求,企业应收帐期在拖长,反映出销售方面的困难。银行需要注意了,应收帐全都在拉长,库存在增加,企业找不到他新的业务在什么地方,到市场上看一看,大家都激烈地在争夺市场现有的这些需求订单。

这是面临的两个问题,是在后工业化时期,我们所面临的新挑战。

那么应对这个新的挑战,等一下我在微观层面上还会讲,那么怎么办呢?

政府总体政策上的思路我认为是正确的,但是做法,很抱歉,本人不能同意。在这个时候,我们提出的方向,政策的方向也罢,希望能够引导企业也罢,都是创新,我认为这是正确的。但是由政府成立产业投资基金,搞什么产业政策,咱们这儿又什么腾笼换鸟、凤凰涅磐,听起来又是似曾相识,这样的做法解决不了在后工业化时期中国经济和中国企业所面临的问题。解决的方案在什么地方?在市场,在企业,不在政府的办公室里,等一下我会给一些具体的案例。

在后工业化时期,中国的经济已经从制造经济变成了服务经济,这也是刚才我们讲的,为什么投资的增长速度,它只是和GDP同步。因为服务经济不需要那么多的固定资产,中国的经济和世界上所有其他的市场经济都一样,一定是从工业化中的制造业为主,逐渐的转变为后工业化时代的服务业为主。

在改革开放初期,我们服务业只是GDP的四分之一(25%)。到去年(2017年)服务业已经超过了GDP的50%。中国正在向其他国家一样,迈入服务经济,而不是制造经济。在服务经济中,投资当然速度要下降,因为我搞服务业不需要固定资产,我租一片房子,雇一些工人就可以开干,不需要固定资产。

后工业化时代的经济发展,他的规律和工业化时代是不一样的,用工业化时代的这种思路搞经济,那是要犯错误的。所以第一个大的变化,在一个比较长的时间段上的变化,就是中国的经济进入了后工业化时代。这一点政府要有清醒的认识,企业也要有清醒的认识。

政府不能再靠宏观政策来维持经济的增长,所以最近几年,政府谈保增长,谈得少了,这是对的,不能再以GDP增长为经济发展的目标。

企业也不能像过去那样,按照老的思路来进行经营。过去企业经营、企业成功靠的是什么?我总结了一下,基本上叫做资源整合能力。企业做的比较好的,都是资源整合能力比较强,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制造业。什么叫资源整合能力啊?资源整合能力就是两大关系,第一大关系是政府关系,能拿到土地;第二大关系是金融机构的关系,能拿到资金。两关系处理好了,企业就可以发展,就可以整合资源,把产品制造出来,在市场上卖掉。现在不行了,你的资源整合能力再好,没有市场需求,你也没办法。你的资源整合能力依然很重要,但是已经不是决定企业生死和企业发展最关键因素了。受到了市场需求的限制,现在对于企业来说,最关键的是创新能力,而不是资源整合能力。这是对企业的一大挑战。

对政府的挑战是什么?是你不能依靠过去刺激需求的政策来保证经济的增长,而政府现在需要配合企业,不是替代企业,而是配合企业来促进企业的创新。这也是我们最近几年,谈供给侧的主要原因。供给侧这个提法我也是赞成的,我认为是正确的,经济增长动力,不在需求侧,经济增长的动力在供给侧。供给侧的主体是谁?是企业,不是政府。

所有供给侧的政策应该围绕着如何提高企业的效率,如何促进企业的创新来进行设计,而不是去替代企业来搞创新,创新永远来自于市场。我从来没见过政府有什么创新,政府创新的全都是名词,全是新名词。真正的创新,来自于市场,来自于企业,这并不是说政府无所作为,政府应该思考的问题是如何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如何去进行制度上的变革,使得企业能够在这样一个环境中,能够更积极的、更好的去进行创新。企业只有创新,才能够开拓出新的市场,才有新的发展机会。

现有的市场,都已经饱和了,你怎么办?现有的各行各业都是产能过剩,你怎么办?对于企业来说只有两个办法,一个办法是自己去开创一个新的市场,你在市场中玩。

什么意思?企业在后工业化时代,不是靠你资源整合能力,不是靠你的生产规模来求企业的发展,而是要靠创新,要用新产品和新技术开拓出新的市场来,在这个新的市场上,你是老大,在原有的市场上你很难再有所作用。

所以对我们在座的企业家朋友来说,制造成本控制,已经不是今后发展的关键,今后发展的关键是研发、是创新。依靠创新,为自己创造新的市场,依靠创新从竞争对手那里抢夺现有的市场份额。企业今后只能这么做,因为形势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如果企业能够创新,如果企业的效率能够提高,经济增长的微观动力就具备了。所以今后我们考虑宏观的经济增长,不再是政府的政策,而是企业的创新,而是企业效率的提高。金融机构要配合企业进行创新,而不是替代企业。政府要为企业营造创新的环境。

这是我要讲的第一个变化,长期趋势,工业化基本完成,资本积累的速度大大放慢,投资不再是经济最强有力的驱动,现在要靠创新。

02

中期两大变数,

一大变数是去杠杆,第二大变数是贸易摩擦。

为什么中央在这个时候下决心去杠杆?我们看一下中国经济的总体负债率就知道了。总体负债率在很长一段时间是稳定的,稳定在140%。到了08年,负债率突然跳升,大家都知道这是2008年推出4万亿,说的是财政刺激计划,其实不是,4万亿资金的主要来源是银行贷款的大量发放。

那个时候我记得我的学生跟我讲:教授,我现在压力很大。我说:你有什么压力?他说:我放款放不出去,今年放了300亿,没完成任务。我说还有这事,上面下来的命令,你一定要放款放多少?找不到项目,完不成任务,就被批评,就承受巨大的压力。

所以,从4万亿开始,我们就靠借债度日,靠借债维持经济的刚开始是8%的增长,刚开始是拼命保8%,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要保8%,受广东人影响,8%是一个吉祥数字?后来8守不住了守7%,现在7%也守不住了,是不是该守6%了,六六大顺嘛。6%保不住了怎么办?保5%,5%有什么说头,不知道。这是政府要干的事,我不用操心,他们总会有人发明出更多新名词来。

这个负债率从08年开始一路上升,这是2012年的4万亿负债率2.0%,再次上升,上升到目前,这个数据是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统计局的数据我现在用起来都是心里不托底,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因为有4家地方政府承认他们GDP造假。如果地方政府的GDP数据造假,那中央拿的数据是什么数据?我就搞不清楚了。还好国际清算银行给了一个数字,并且进行了各国的比较。我认为这个可能还是比较扎实的数据吧。

到了2017年的时候我们经济的总体负债率已经从08年的140%上升到了260%,也就是增加了120个百分点。换句话说,在过去的10年间,不到10年的时间里,我们经济增长还能维持在6%点几,靠的是什么呀?靠的是借债。借债是什么?借债就是寅吃卯粮,借债就是透支未来的GDP,借债不是价值创造,是向我们子孙后代透支未来的财富。现在负债260%,比日本还低,日本的负债接近300%。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去杠杆,如果不去杠杆,这个风险我们承担不了。你很难再设想一下08年的事情在中国发生,但是如果你要让这个债务水平继续上升,08年的事情很有可能在中国重演。所以,最近中央推出了去杠杆的政策,本人是拥护的。我的学生讽刺我说:教授,很少见你和政府保持一致。我说不是我和政府保持一致,是政府和我保持一致。因为从08年开始我们就讲要警惕债务过高的风险,4万亿一推出,我就写文章批评,这是有据可查的,这不是事后诸葛亮。当然这篇文章后来只能收到我的文集里面去,过了几年以后包含这篇文章的文集居然也出版了。

在中国的背景下,我认为中央去杠杆这个方向是正确的,至于在具体的执行上,方法上,有值得探讨的地方,但是我认为不要因为具体执行中出现的问题,来怀疑这个方向。这个方向应该是坚定不移的要推进下去,这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隐患。我可以看到的就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隐患。

房地产市场的价格实际上跟这个是一回事,这条曲线,你把纵轴换一下就是房地产价格。房地产价格是什么推动的,债务推动的呀。你给老百姓放按揭贷款,你给开发商放贷款,你把纵轴换一下,就是地产价格。地产价格就是这么上的,资产价格的上涨,全都是债务推动的。资产价格上涨,只有两大推动力,一个是资产的收益率,第二个是杠杆率,就这两项。资产的收益率不可能这么上升,如此快的上升,只有杠杆率。这是一回事。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央最近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为什么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就是因为我们的债务存量已经非常高了。现在流量开始出问题,也就是债务偿还开始出问题了。

在债务偿还的压力之下,我们知道,2015年财政部做了一次债务置换,把地方政府的短期到期债务置换为长期债务,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债务置换?因为地方政府的偿债都发生了困难,这是2015年就发生困难了。这个措施是财政部2015年采取的。

财政部今年发的,暂停向地方融资平台贷款,停止PPP棚户区改造,全停,取消一切补贴,这都是正确的。对我们影响最大的是出台资管新规,清理影子银行,打破刚性兑付。多少年了我们一直在呼吁,要打破刚性兑付,就是做不到,总是一个维稳当先,一直推行的就是刚性兑付,花钱息事宁人,现在刚兑终于打破了,这是一件好事。打破了刚兑之后,引起了市场对风险的重新评估,市场对风险的重新评估自然就会影响到资产价格,毫无疑问的。因为资产价格是由预期形成的,金融市场上最重要的不是交易的金额是多少,不是交易的笔数是多少,在金融市场上最重要的就是预期。金融资产的价格全都是预期形成的,不是实际交易形成的,这一点,我们要注意到,只要预期发生变化,资产价格立即就变,资金的数量、资金的流动方向马上就发生变化。

所以有一些朋友说,资产新规、清理影子银行、打破刚兑、去杠杆这都对。但是,措施是不是太过于激烈了。我个人认为是错误的,到目前为止还是得当的。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平缓一些?我觉得很难,因为金融市场是预期主导的,只要大家看到了中央银行已经下决心打破刚兑,这个预期立即发生变化。而市场上,资产价格马上就反映出来。金融市场他永远是过度反应的,因为预期是超前的,预期是可以在瞬间改变的。

03

出路在哪里?

那么出路在什么地方?希望在什么地方?我下面讲微观。

我在微观层面上,确实看到了一些新的变化,而这些新的变化使我对中国经济的未来还是具有一定信心的,是审慎乐观。

宏观层面上,没有什么文章好做了,那么经济的发展,企业的发展希望在什么地方?下面跟大家交流一下,希望在下面几个方向上探讨:

第一个是行业重组。

行业重组为企业创造了很多的机会,中国的各个行业都过于分散,行业重组势在必行。如果谁能抓住行业重组的历史机会,就有可能在下一轮的竞争中脱颖而出。那么我们的金融机构,也应该抓住这样的机会,配合企业进行行业的重组。

第二个经济的其他机会是消费。

消费升级大家谈得很多,做得很少。消费升级已经从过去的柴米油盐变成了健康、医疗、养老、娱乐、户外运动、品牌消费、定制消费。全是机会,看你怎么去做。

第三个是企业的技术升级。

顺便说一句,我们将来要投资,就应该投这些企业。将来我们投资的思路,也不再是猜测政府的政策,也不再是去划出曲线来,要掌握波动,市场的波动,哪个是谷底,那个是波峰,这都是陈旧的思路。将来的投资,你就是找这一些有创新能力的企业,别管大小,只要有创新能力就可以投。我知道,等一下如果有时间,大家会问投资的事儿,我事先说一句话,我的回答就是,谁有创新能力我就投谁,规模大小无所谓。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做一个小结。

企业在面对多变的经营环境,投资人、企业、金融机构,都面对多变的环境,但是我们没有必要对这个环境有过多的焦虑。也没有必要过多的关注,因为环境对所有的企业影响都一样,而并不是加到你一家头上。所以在市场上,你要关注的是什么?是市场,是客户,是你的员工。

环境永远是在不断的变化,但是也有不变的,不变的是什么?不变的是要打造和提升你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不变的是你要为客户不断的去创造价值。

声明:本网站发布的内容(图片、视频和文字)以原创、转载和分享网络内容为主,如果涉及侵权请尽快告知,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邮箱:tougao@22.cn。

返回爱名头条首页 >

爱名号官方微信
相关内容
B2B的“下半场”,行业寡头垄断还是新起点?
B2B的“下半场”,行业寡头垄断还是
传统企业为什么要选择搭建平台?
传统企业为什么要选择搭建平台?
互联网流量角逐:官微,为企业而战!
互联网流量角逐:官微,为企业而战!
“互联网+”时代,是战死还是不战等死?取决于企业怎么想!
“互联网+”时代,是战死还是不战等
企业你不懂的互联网思维......
企业你不懂的互联网思维......